-

虞禾想跟著一起去醫院,追到大門時,突然被秦北廷拉住了。

一枚子彈快速地從對麵的樓頂飛速而來,正好擊中秦美美的腦門。

一槍爆頭,腦漿濺的到處都是。

“啊!”大廳裡報案的人被嚇到了,抱頭亂竄,現場一片混亂。

秦北廷抬手擋住了虞禾的雙眼,不想讓她看到這麼血腥的一麵,目光則看向子彈射出的方向。

虞禾拉開了他的手,抬頭也看向子彈來的方向。

對麵大樓的天台上閃過一個黑影,很快消失了。

公安局迅速出警把對麵的大樓封鎖了,一一排查凶手。

國內禁槍,凶手敢在國內用槍就算了,還是公然在公安局門口殺人,這是對司法的猖狂挑釁。

秦美美被放平在大廳裡,一動不動,雙眼瞪得老大,瞳孔保持著收縮的狀態,一副死不瞑目的樣子。

虞禾上前探了探秦美美脖子上的動脈,已經冇脈搏了。

如果剛纔秦北廷不拉虞禾一把,剛剛那一槍估計就到了她頭上。

是有人要謀殺她?還是原本就想滅口秦美美?

眼看著凶手的名字馬上要出來了,人卻死了,感覺更像是幕後凶手在阻攔她繼續查下去。

虞禾握緊拳頭,目光沉冷。

秦北廷眼神底下閃過一瞬的陰戾,他向陳東使了個眼神,陳東立馬領會,轉身出去打電話。

“我們先回去,等警方的結果。

”秦北廷牽過虞禾的手,用濕紙巾幫她擦了擦剛剛碰過秦美美的手。

現在公安局忙成一團,虞禾點頭,跟他一起離開。

剛出公安局大門,外麵的記者立馬把鏡頭對著他們“哢哢”的拍照,虞禾不悅的眉頭輕皺。

“陳東。

”秦北廷喚了聲,剛掛了電話陳東立馬上前,強行要求記者把照片刪了,並警告不能報道關於秦北廷和虞禾事。

這也是為什麼葉家年會和顧家的事能上新聞,但卻冇有媒體爆出秦北廷和虞禾在現場的原因,很多網友們都以為,是葉家把顧家給報複的。

天禦。

虞禾已經有一段時間冇有回來這裡了,小香豬“哼唧哼唧”地蹭著她的腳。

虞禾坐在沙發上,把它抱在腿上,單手擼著,單手看著手機。

一隻豬:【/圖片,這個熱搜量夠不夠?】

圖片是新聞熱搜的前十名,其中有八條都關於顧家的,這個功歸於時斑讓影帝南歐用了些娛樂圈的媒體號帶的節奏,把北市顧家徹底淪冇的訊息宣傳到大江南北。

烏鴉:【不錯,謝了。

一隻豬:【不客氣,費用從任務單裡扣/呲牙。

烏鴉:【……】

烏鴉:【雙子大廈的監控調的怎樣?】

雙子大廈正是公安局對麵那棟樓,在回來的路上,秦北廷在旁邊,虞禾不方便調監控,便讓時斑去操作了。

一隻豬:【查了,不過從中午開始,雙子大廈的監控就被關了,說是監控係統維修,四點纔開始恢複的,冇有查到任何異樣。

虞禾桃花眼微眯,這麼巧合?

一隻豬:【不過,我剛在入侵他們監控係統的時候,遇到了星闕的人,“白羊”】

白羊在國內黑客網,名次排行前20名,隸屬星闕,傳聞星闕裡有一個以十二星座作為代號組成的組織,才藝各異,專門為星闕辦事。

虞禾盯著“星闕”兩個字,這件事情跟星闕也有關?

她想起上次嘗試入侵的網址是在晟大風投,秦氏財團旗下的小分公司……得找個時間摸清一下這個星闕殿主的真實身份!

一隻豬:【他也入侵了雙子大廈的監控係統,不過我還冇有來得及查他的痕跡,就被他跑了。

烏鴉:【確定不是你技不如人,冇有追蹤到?】

一隻豬:【你殺人誅心!】

與此同時,廚房裡。

秦北廷正要準備煎牛排,手機響了,是北冥。

他接起電話,低沉著聲音,吐了個字,“說。

“廷哥,從中午開始雙子大廈的監控就以係統維修關了,冇有查到可疑的人。

”北冥說道。

“不過,白羊在入侵雙子大廈係統的時候,遇到了‘一隻豬’,他好像在確認雙子大廈的監控視頻。

一隻豬是烏鴉的助理在黑客界裡是眾所周知的事情,烏鴉接的所有任務都經過他的手。

烏鴉的個人真實資料保密性做的很隱秘,以致於之前秦北廷讓人查他的資料,什麼都冇有查到。

“我知道了,繼續追蹤烏鴉的位置。

”秦北廷吩咐道。

上次虞禾出事的時候,烏鴉出現了,這次他的助理出現,事情絕對不是巧合。

北冥:“是。

秦北廷掛了電話,繼續煎牛排。

五分鐘後。

他出去客廳,見虞禾在沙發心不在焉的跟小香豬玩著,“寶寶,給你煎了牛排,過來吃。

虞禾應聲起身進廚房洗完手出來,因為心裡惦記著公安局那邊的事,坐在餐桌上,看著色香味俱全的牛排,竟然冇有什麼胃口。

秦北廷見她遲遲冇動手,說道:“還在想公安局那邊的事?”

“嗯。

“彆擔心,那邊有結果了,會第一時間通知我們。

”秦北廷安慰道。

“嗯。

秦北廷見她心不在焉的,又道:“要我餵你?”

“嗯。

虞禾心不在焉應完後,猛然回過神,等等,他剛剛說什麼來的?

秦北廷嘴角上揚,無奈的笑了,切了塊牛排,送到她唇前,“來,啊。

虞禾:“……”

次日。

一早,虞禾收到了警方那邊傳來的搜尋最新訊息。

他們隻在天台上找到狙擊槍架在牆麵上的痕跡,和菸灰,子彈殼和菸頭都被清理了,警察排查了整棟大廈的人,並冇有發現可疑的人。

狙擊手出現的太過於巧合了,顯然對方是有備而來的。

目的是把秦美美滅口。

我明敵暗,每一次在關鍵時刻,訊息都斷了,這讓虞禾內心裡憋著一口怒氣。

但往好的方向想,幕後黑手找人滅口秦美美,說明也是被她逼急了吧?

這種時刻,她得沉住氣才行。

至於顧天磊的審問,問及秦美美與羅小瑤一家三口的事,他一口咬定不知情。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