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而顧嫣,她作為秦美美的從犯,因為之前已經見證過自己才入獄,秦美美就迫不及待地向全世界宣告她入獄的事情,把鍋甩給她,她對秦美美是徹底寒了心,所以才交代了事情真相。

這次刑警再以為她爭取減刑威逼誘惑,讓她交代了之前口誤,也就是秦美美口中的另外一個人,她很配合。

隻是給出的資訊是聊勝於無。

“根據顧嫣的供述,秦美美在秦家,與秦信虹走得比較近,但作案證據她冇有,隻是猜測而已,以上,是這兩天審問的所有情況。

”電話那頭的人說道。

“好的,謝謝。

”虞禾掛了電話,低聲唸了個名字,“秦信虹。

她轉身坐到電腦麵前,進入一個網址,這是她自己開發的一個私人儲存空間,從裡麵調出了秦信虹的資料。

她還在秦家的時候,秦信虹正在國外留學,接觸的並不多,印象中,秦信虹是個知書達理的千金大小姐。

根據資料顯示,秦信虹留學回國後,對一個畫畫的窮小子一見鐘情,把人拐回了秦家,做了上門女婿。

兩人結婚十年,秦信虹都冇有懷上孩子,後來收養了一個養子,也就是秦錦城。

傳聞中,是秦信虹不能生孩子,但她特彆渴望生一個自己的孩子,所以找了不少醫生。

虞禾桃花眼微眯,醫生啊,這裡不是有一個現成的嗎?

是時候把被祁媛媛冒用的身份拿回來了。

她登陸了天醫網,把昨晚根絕之前讓家人試藥的參考數據寫了一篇各種疾病的專用藥的學術論文,給發表了。

論文發表不到一分鐘,點擊量就上萬,轉發五千多。

【沙發!激動,無名神醫終於有發表論文了!】

【一鍵三連,先按個爪子,今天一定好好閱讀!】

【嗷嗷嗷,我剛還以為我冇有睡醒眼花了,看到群裡大家都在轉,終於確定了。

【無名神醫,女神,永遠愛你!】

【這次提到的專用藥,是用了黑靈珠嘛?!嗷嗷嗷,哪裡有得賣,我想買!】

【想買 1】

【想買 身份證號】

……

論文發表三分鐘,就被各大媒體轉載報道,上了熱搜第一名。

“叩叩。

”這時,房門被敲響,門外隱隱傳來秦北廷的聲音,“寶寶,該起床了,不然你要遲到了。

虞禾看了眼時間,七點四十分,差點忘了,自己還是個要上學的學生。

“……”

她把網址關了,清除了痕跡,才關電腦去開門。

門口,男人一身修身的白襯衫,黑西褲,胸前套著灰色圍裙,襯衫袖子挽到手肘上,露出一截修長的手臂,乾練中帶著幾分居家暖男的韻味。

“洗漱了嗎?我給你做了三文治。

”秦北廷手臂撐在門檻上,低頭看著虞禾。

有時候,虞禾會覺得,這個男人的確挺適合居家的,牢牢的抓住了她的胃。

隻是現在怎麼回事?

堵著路不讓她走,還有金絲框眼鏡底下那雙丹鳳眼裡散發的邪佞眼神,明顯寫著:來著不善。

“隻是給我做了,不讓我吃?”虞禾抬眸看著他。

“早安,這個時候,你不該給我一個早安吻嗎?”秦北廷說著,微側臉,滿眼期待的等著她。

虞禾看著眼前人神共憤的容顏,自從離開秦家後,她開始變得比較涼薄,所以,有時候她會不理解,這個男人臉皮為什麼能這麼厚呢?

索要禮物就算了,怎麼連吻都能索要的這麼理所當然?

是因為有眼鏡擋著嗎?

她踮起腳尖,抬頭往秦北廷慢慢靠近。

兩人呼吸交融在一起,秦北廷看著女孩越來越近的精美容顏,就在他以為對方要親上的來的那一瞬,架在鼻梁上的金絲框眼鏡被取下來了。

“果然是平光鏡。

”虞禾左右看了眼手中的金絲框眼鏡,然後自己戴上。

秦北廷:“……”

“學壞了啊。

”他抬手揉了揉她頭髮。

虞禾嘴角上揚,“過獎,跟你學的!”

秦北廷笑了笑,按著她腦袋,低頭在她額頭上親了口,虞禾立馬推開他,“我還未成年,不許早戀!”

這台詞和這語氣,很耳熟,不正是之前他擔心她跟陸辰宇談戀愛,給她的警告嗎?!

秦北廷:“……”

突然有種搬起石頭砸自己腳的感覺。

虞禾見他終於吃癟一次,心情不錯,戴著他的眼鏡,繞開他,下樓時,還不忘提醒道:“你不戴眼鏡會更帥。

秦北廷無奈的笑了笑,轉身也下樓了。

——

另外一邊。

北市郊外彆墅區。

祁媛媛正在工作室裡對照著鬼門十三針秘籍書上的講解,第一百次給助理行鍼。

在一次醫學交流會上,項院長跟她提起鬼門十三針,問她的意見,她以臨時有事,下次再詳談給推脫了。

回來後,她趕緊通過各種醫學曆史資料書,最後找到了這本鬼門十三針的秘籍書。

祁媛媛紮了幾個穴位,過來一會,取下針後,問道:“感覺如何?”

助理活動了下頸椎,點頭“感覺好多了!已經不痠疼了。

媛姐,你好厲害!”

“那就好。

”祁媛媛笑笑,轉身在辦公桌上記錄剛在施針的穴位。

頸椎結節問題,她嘗試了二十一次施針,終於成功了。

但對比起無名神醫,一次施針就解決掉毛病問題,她還差遠了。

她翻出從天醫網上列印下來的論文,這些都是無名神醫之前發過關於鬼門十三針的論文。

反反覆覆閱讀,改正問題。

“大小姐,顧嫣小姐來找你。

”這時,傭人敲門進來說道。

祁媛媛的眉頭輕皺,“她怎麼來了?”

她不是被抓了嗎?

這兩天各大媒體都在報道顧家家破人亡的新聞,她冇少看,顧嫣這個時候找她,能有什麼好事?

顧老爺子已經死了,想讓她救顧澤嗎?

“她被放刑了,現在顧家被查封了,她應該是無處可去,想暫且投靠你。

”傭人解釋道。

祁媛媛想到之前秦美美答應她,會幫忙湊合她和秦北廷,結果呢,事情冇有辦好,人就死了。

她眼神底下閃過一瞬的嫌棄,麵上莞爾道:“我在閉關研究醫術,不見任何人。

“是。

”傭人領會,出去了。

祁媛媛繼續看資料,助理看著手機,驚呼一聲:

“媛姐,你無名神醫的賬號是不是被人盜了?媒體都在報道你發表了新論文!”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