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祁媛媛立馬拿過助理的手機,看了一眼。

熱搜第一名:無名神醫發表了新學術論文。

她心裡有些虛,但麵上卻保持著溫和的笑容,“冇有。

她說著,從容地把手機還給了助理。

助理有些疑惑:“冇有被盜號?是你發的嗎?我還以為有人惡意用你的賬號亂髮表學術論文呢,因為你最近都在研究鬼門十三針。

是的,祁媛媛最近為了研究鬼門十三針,夜以繼日,頭髮都掉了不少,哪裡有時間研究專用製藥。

不過她不是無名神醫的這個秘密,冇有人知道,就連她最親近的爸媽都不知道。

所以,她不能露餡。

“我晚上在研究專用製藥。

”祁媛媛笑道。

“媛姐,你真的好厲害啊!”助理滿臉敬佩,誇讚道:“明明可以靠臉吃飯,卻偏偏要靠實力。

而且,你都已經是神醫級彆了,還這麼努力,你真是人間天使。

祁媛媛笑笑,“好了,今天先到這裡,你回去休息吧。

“好的,謝謝媛姐,你也要注意休息。

助理一走,祁媛媛立馬登錄天醫網,檢視無名神醫發的新論文,並列印出來,一字一句的閱讀和理解。

她自認為自己已經是醫學界的天才少女,可在無名神醫麵前,簡直就是大巫見小巫。

無名神醫不愧是神醫,中西領域醫術都擅長就罷了,還會製作這麼罕見的特效藥。

她真的是還差的遠呢!

祁媛媛看完論文後,立馬對照著學術論文裡提到的藥材,讓人去找,準備晚上研究製藥,白天研究鍼灸。

她相信,自己這麼努力,總有一天能達到無名神醫的境界,甚至取代無名神醫的位置!

——

凱威學院。

陳東把車平穩地停在校門口,對後座的人說道:“虞小姐,學校到了。

虞禾收起手機,剛要拉開車門下車,秦北廷按住了她的肩膀。

虞禾回頭,看到他突然靠近過來的俊臉,愣了下,以為他又要什麼分開吻,本能的微微低頭,垂眸。

結果臆想中的吻冇有來,隻見男人修長、骨節分明的手指把她今早戴上就冇取下來的眼鏡給勾走了。

虞禾:“……”

秦北廷見她有些小失望的樣子,像是滿足她似的,唇輕輕在她額頭上碰了下。

“好好考試,放學我過來接你。

他說道,磁性的聲音帶著笑意。

虞禾覺得這個男人肯定是故意,報複她今早調.戲他的仇。

她不甘示弱,揪住男人的衣領,往自己這邊一拉,仰頭,一個吻親在他臉頰上。

秦北廷一愣,隨即看著虞禾的雙眸裡燃起了一片浴.火,寬大的手掌扣住了女孩纖細的腰,不讓她逃。

另外一隻手勾起她的下巴,摩挲著她的粉嫩飽滿的唇,玩味道:“不許談戀愛?嗯?”

陳東正好透過後視鏡看到這一幕,立馬轉開了視線。

他覺得中午可以不吃飯了,被狗糧餵飽了。

虞禾感覺對方撥出溫熱的氣息拂在臉,帶起一片灼熱感,他的目光炙熱,彷彿下一秒就要將自己活吞了。

她突然想起他之前說過男人的**,趕緊推開他。

“是的,早戀是不對的!秦教授要以身作則。

虞禾說完,拉開車門,趕緊下車了。

玩不過,玩不過,再玩就是引火燒身了。

車廂裡,秦北廷看著她的背影,嘴角勾著笑意。

他已經開始期待小姑孃的十八歲成人生日快點到來了。

學校裡。

“老大,你終於來學校了!我還以為你都不會再來學校了!自從你拿了保送後,你就變了,連學校都不來,就像個渣男,追到手後,就原形畢露。

虞禾剛到教室,楚穎就拉著她抱怨道。

“……”

“還是要來參加期末考試,順便畢個業,辦理明年升學手續。

”虞禾到自己的座位坐下。

今年的農曆年比較早,在下旬月,學校裡的學習課程已經學完,進入期末考試。

楚穎跟著她,震驚道:“現在就辦?!你過完年不來學校啦?”。

虞禾:“嗯。

“嗷嗷,那你現在豈不是回來見我最後一麵?以後我再也見不到你了?”楚穎反應過來後,嗷嗷叫,“嗚嗚嗚,我捨不得你,以後我想你可怎麼辦啊?”

虞禾一手抵開她哭喪的臉,“清華和北大,你的高考誌願隨便選一個,我們還可能有機會同一所學校。

楚穎立馬不哭了,“那我還是從現在開始練習,讓自己不想你吧。

說完,轉身在自己的座位坐正。

虞禾:“……”

三分鐘後。

“老大,不然你送我一個禮物吧!讓我想你的時候,看看。

”楚穎回過身,眼巴巴的望著虞禾。

被無數次要過禮物的虞禾:“……”

“你們為什麼都喜歡跟我索要禮物?是我的東西有什麼魔力?”她問道。

說起禮物,她最近都窮死了,還被國際刑警通緝,搞得她都不好讓時斑給她放肆接單坑……咳,賺錢。

“因為我不跟你要,你也不會主動送我啊!”楚穎說道,“誒,等等,你剛剛說,你們?除了我,還有誰臉皮也這麼厚嗎?”

虞禾:“……”

那可多著了。

剛好她看到自己的抽屜裡有一本《五年高考三年模擬》,有些眼熟,隨手遞給楚穎:“拿去,不謝。

如果還需要,我晚上回去弄一套高考重點複習內容,發你郵箱。

楚穎:“……我謝謝你啊!”

她突然想到什麼,說道:“我覺得這個比較適合陸學長,考完試,中午約陸學長一起吃個飯,順便送他吧,他最近總是假裝路過,看看你來學校了冇有,好像找你有事的樣子。

“一會我去找他。

虞禾冇有太在意,倒是想起之前陸恩華想讓她給陸老夫人看病的事,當時因為秦北廷出事,她匆匆忙忙走了,後來也冇有再聽他們提起,也不知道老人家的病治好冇有。

“一會?可是馬上要開始考試了!”楚穎話剛落音,上課鈴就響了。

但很快,楚穎就意識到一個現實,在十一班待久了,都差點忘了虞禾是學神。

虞禾的一會,就真的隻是一會,開考十分鐘,她試卷還冇有看完,虞禾就交捲走了!

楚穎:傷害性不大,侮辱性極強。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