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虞禾在上午考試距離結束還差十五分鐘回到了教室。

用十分鐘把試卷做完了,然後下課。

“老大,你剛去哪裡了?這麼晚纔回來,就算是學神,這些試卷難不到你,但你能不能考慮一下學渣的感受,彆給那麼大的打擊。

”楚穎收完書包,轉過身抱怨道。

虞禾從抽屜裡拿出一個小禮盒遞給她,“去給你買這個了。

楚穎眼睛發亮,連忙打開,是一條粉色水晶手鍊。

“老大,你特地去給我買的禮物嗎?我好喜歡!”

虞禾見她歡喜的樣子,冇好意思說其實是回來路上看到一家精品屋櫥窗擺著,就順便買了的。

楚穎把手鍊戴上,拍了幾張照片發朋友圈後,“謝謝老大,走,我請你喝奶茶!我跟裴詩怡和陸學長約好了在小吃街碰麵。

虞禾一聽小吃街,眼神亮了,說起來,一個學期即將結束了,她還冇有去過呢。

兩人收拾完東西,到小吃街與陸辰宇和裴詩怡碰麵。

一見到陸辰宇,楚穎立馬把特地帶來的《五年高考三年模擬》遞給他,“陸學長,這是我老大送你的禮物。

陸辰宇受寵若驚的看著虞禾,“真的嗎?”

女神竟然送他禮物!

還是這麼有意義的練習冊。

虞禾:“……”

“當然啦,這麼經典的練習冊,跟學霸最匹配了!”楚穎肯定的說道。

她纔不會說這是她不要的禮物呢!

“謝謝!我一定會好好珍惜的。

”陸辰宇接過練習冊,寶貝的護在懷裡。

雖然這本練習冊他早就做過了,但女神送他,他一定會好好表起來,收藏的!

虞禾:“…………”

“那我呢?”裴詩怡指著自己,滿眼期待的看著虞禾,“給楚穎送了手鍊,陸學長練習冊,我呢?”

楚穎這才意識到,大意了。



老大原本就冇有給大家準備禮物的想法,是她自己要的,又擅自主張把練習冊送給了陸學長,卻忘了裴詩怡,這容易讓裴詩怡誤會,說老大一碗水端不平啊!

“其實是……”楚穎正要解釋,結果卻見虞禾從包裡拿出了一個小禮盒遞給裴詩怡。

嗯?這小禮盒怎麼這麼挺眼熟?

“還真有!謝了!”裴詩怡欣喜的接過。

她隻是湊熱鬨開個玩笑而已,冇想到虞禾還真的給她準備了禮物,心裡甜蜜蜜的。

她打開禮盒,裡麵也是一條粉色水晶手鍊。

虞禾:“不客氣,剛好是買一送一。

裴詩怡:“……”

楚穎:“……”

陸辰宇:所以隻有我的禮物是獨一無二的嗎?開心。

小插曲過後,楚穎帶他們到一家排著長隊的奶茶店,排隊的人除了學生,還有不少社會人,可見這家奶茶店的火熱程度。

“這家的網紅奶茶超好喝的,老大,你離開凱威前,一定要喝一次。

”楚穎帶著他們排隊。

“好。

”虞禾應道。

聞言,陸辰宇有些驚訝,“虞禾同學,你下學期就不回來了嗎?”

虞禾:“嗯。

雖然早上的時候,楚穎有跟他提過這事,但親耳聽虞禾這麼說,陸辰宇心裡特彆的不捨。

其實自從虞禾拿了清華北大的保送後,他就一直想找個機會跟她聊聊,想問她能不能彆去京城的學校,畢竟以虞禾的學習成績,留在國內真的有些遺憾。

如果可以,他想虞禾能夠跟他一起出國。

然而,他正要開口,把自己的想法說出來,虞禾的手機響了,打斷了他。

虞禾看了眼來電顯示,秦北廷。

她到一邊,接起電話,“喂?”

“你在哪?放學有一段時間了,怎麼還冇有出來?”男人的磁性聲音從話筒了傳來,好聽的彷彿能讓耳朵懷孕。

“你說的放學是中午放學?”虞禾想起早上他說的話,問道。

凱威學院雖然走宿生比較多,但學生們基本中午不會回去,學院配有飯堂和宿舍,供學生們休息。

電話那頭的秦北廷沉默了一小會,說:“我想你了。

“……”

“你在哪兒?我過去找你,一起去吃午飯。

”秦北廷又道。

虞禾還冇有吃到小吃街的美食呢,想著秦北廷也不可能會喜歡吃這些東西,說道:

“我和同學在小吃街排隊買奶茶,一會一起去吃飯逛街,你來不方便,你先回去,晚上再一起吃飯。

“跟幾個同學?”秦北廷突然問道。

“三個。

“男的女的?”

虞禾突然意識到他這麼問的用意,甚至第六感告訴她,但凡她說有個男的,電話那頭的男人會立馬過來。

“……女的。

”她說道。

“好,那你們玩。

虞禾正要掛電話,話筒裡又傳來男人的磁性聲音:“你想不想我?”

“……”

根據虞禾對這個男人的瞭解,要是自己回答不是他要想要的,估計這通電話是不會掛了。

她說:“……想。

“我也想你。

”秦北廷說完,終於把電話掛了。

虞禾看著手機螢幕,嘴角不自覺上揚,其實心裡還是有些想他的。

“老大,到我們了。

這時,楚穎他們已經排到了點餐檯。

虞禾收起手機過去,在楚穎的推薦下,點了一杯他們家的招牌奶茶,還點了一些特色小吃,準備要結賬時,身後排隊的人群突然沸騰起來。

“好帥啊!”

“往這邊來了,天啊,他也要買奶茶嗎?”

“好想要他的微信。

“有帥哥?”楚穎也回頭眺望,“好帥!老大,詩怡,你們快看,不過這帥哥有點眼熟,好像是秦教授?!”

虞禾聞聲回頭,隻見男人那張人神共憤的俊臉加上挺拔的身材,在人群中異常的亮眼。

冬陽下,男人渾身散發著矜貴的氣息,邁著穩健的步伐,向這邊走來,人群中不自覺的給他讓開了路。

虞禾看著他耀眼的光芒,心跳彷彿漏了一拍。

直到秦北廷走到麵前,她才反應過來,“你怎麼來了?”

“不是你說想我了嗎?”秦北廷垂眸看著她。

磁性的聲音說著這話時,很蘇,很甜。

因為你說你想我,所以我就出現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