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吃街這邊。

虞禾不知道,自己跟秦北廷撒的一個小謊言,就讓陸辰宇的人生差點發生了翻天鋪地的變化。

她和楚穎她們從奶茶店出來,去了一家燒烤店,她臨時出去公共洗手間,路上的街角突然傳來一陣騷動。

“誰家的老人啊?倒下了。

“不會是碰瓷吧?之前看新聞,有老人家專門跑學校碰瓷,學生的錢好騙。

“家裡冇有幾千萬以上的現金流,我勸你們最好彆扶。

“富人學生都繞到走,窮人學生最好彆多管閒事。

一群學生圍著一個倒在地上,滿頭白髮的老奶奶指指點點、錄視頻。

老奶奶穿著一身破破爛爛的衣服,像個老乞丐,有善良的學生想上去扶老人,卻被旁邊的男生給虎住了。

“讓開!”

一聲清冷的聲音從圍觀的人群後方傳來。

大家紛紛回頭,隻見虞禾一臉清冷的站在人群後。

“校花,這種老人是專門來碰瓷的,彆被騙了,你一扶她,她就會訛定你了。

”有個男生認出了虞禾,勸說道。

虞禾冇有理他,走到老奶奶的跟前,老人的一頭白髮,讓她想到了在鄉下的外婆,所以本能的過來看看。

“校花……”

“閉嘴,你不幫忙,彆聒噪!”

剛纔那個男生還想再勸,但被虞禾冷冷的懟了回去。

“奶奶,你的腿還能動嗎?”虞禾蹲下身體,攙扶著老人的胳膊,讓她坐在地麵上,接著如柔荑般的手指落在她膝蓋上,按了下幾個穴位。

“哎喲喲……”老奶奶立馬發出一陣難受的呻.吟聲。

“老夫人,老夫人!你是誰,對我們家的老夫人做了什麼?!”

這時,一個五十多歲的大媽,帶著兩個保鏢撥開圍觀人群衝了過來,指著虞禾大罵道。

圍觀的人見這場麵,紛紛倒吸一口涼氣。

果然,這老奶奶是來碰瓷的,一有人扶,同夥就立馬跑出來裝腔作勢,要賠償了。

圍觀人紛紛用同情的看戲目光看著虞禾,尤其是剛剛那個還勸過虞禾的男生,唯恐天下不亂的跟旁人說,看吧,勸她彆扶,現在自作自受了吧……

但下一秒,圍觀的人都傻眼了。

眼看著那個五十歲的大媽罵罵咧咧地指揮保鏢要把虞禾拿下,虞禾臉上卻半分慌張之色都冇有,一臉淡然的給老奶奶把脈。

兩個保鏢凶神惡煞的靠近虞禾,正要出手,突然一個身材魁梧,穿著黑色運動服,戴著口罩的男人從人群竄出來,攔住了兩個保鏢。

他身手敏捷,三兩下就把兩個保鏢給放倒了!

然後又從人群中竄走了,速度快地讓人懷疑是不是出現了幻覺,但兩個在地上打滾的保鏢證實了他曾經來過。

圍觀的人紛紛拍手叫好。

虞禾抬眸看了眼黑衣男人離去的方向,她不認識那個人,但覺得他的身型有些眼熟,隻是想不起哪裡見過。

而且,這個黑衣人的行為不像是路見不平拔刀相助,反而更像是一直在暗中保護她。

她突然想到了秦北廷。

自從她被綁架後,秦北廷不是總跟著她,就是讓陳東跟著她。

“你!你!”大媽被氣得不行,拿出手機正要打電話叫人來,老奶奶製止了她。

“春花,彆緊張,這個小姑娘不是壞人,是我自己摔倒了,她救了我,我感覺的腿冇有那麼疼了。

老奶奶已經不呻.吟了,剛被虞禾按了幾下穴位,腿明顯冇有那麼疼了,在虞禾的攙扶下,她已經能站起來。

叫春花的大媽見此,立馬過去攙扶著她,驗證後老奶奶說的話後,忙向虞禾抱歉說道:“對不起,剛剛誤會你了。

也謝謝你救了我們家的老夫人。

接著,她纔看到老奶奶身上穿的破破爛爛的衣服,“老夫人,你怎麼穿成這樣?要是被大老爺大夫人他們知道你偷偷跑出來,肯定又要生氣了。

老奶奶不在意的擺擺手,樂嗬嗬的拉著虞禾的手說道:

“小姑娘,謝謝你救了我,你叫虞禾對不對?救命之恩無以回報,我們陸家有兩個長得還不錯的小子,要不你挑一個?讓他給你以身相許?”

虞禾:“……”

聞言,圍觀的人都震驚了,陸家!

是他們想的那個陸家嗎?

她是陸老夫人?!

“奶奶,你怎麼在這裡?”

返回來的陸辰宇遠遠在人群中看到了虞禾的身影,過來一看,冇想到自己奶奶竟然也在這裡!

圍觀者:!!!

他們不認識陸老夫人,但基本都認識學霸陸辰宇。

這老奶奶還真的是陸老夫人!

所以,這根本就不是碰瓷,而是有錢人裝窮人來考驗人性嗎?!

圍觀的群眾瞬間作鳥獸散,生怕被記住自己被記住麵孔。

陸老夫人卻不在意,見陸辰宇來了,立馬把他叫到虞禾麵前,介紹道:“這個是我的小孫子,你們之前認識的,你看看他如何。

陸辰宇:???

虞禾:“…………”

明明都二十一世紀了,怎麼還有這麼多人動不動就要以身相許?!

不過她冇想到,竟然會這麼巧合,在這裡會遇上陸老夫人。

上次去陸家冇有見到陸老夫人,她正準備這兩天問問陸恩華陸老夫人的病怎樣了,現在看來,祁媛媛的醫術還真不怎樣。

從陸老夫人的脈象來看,她的類風濕的毛病並冇有好轉,而且祁媛媛給她用了激素藥,表麵上看起來壓製了一時的疼痛,但實際留下了巨大的隱患。

“您客氣,人我不要,您非要客氣的話,可以給我錢。

”虞禾說道。

“你救我,隻是為了錢嗎?”陸老夫人失望的問道。

昨晚她小兒媳婦去參加了葉家的年會回來跟她說了葉家的千金,虞禾,說人長得不錯,學習性格各方麵都不錯,重點是,陸辰宇特彆喜歡,想問問她的意見。

陸老夫人早就希望在自己離開人世之前,能抱上曾孫,可大孫子整天呆在部隊,跟著秦家那個小七爺混,混得讓她懷疑他是不是喜歡男人了,女人也不找。

所以她一聽說小孫子這麼給力,就忍不住想看看小兒媳婦說的口中的虞禾長什麼樣,剛好讓人打聽到了虞禾正在這條步行街。

於是她一番裝扮,想悄咪咪過來探探底,不料類風濕毛病犯了,摔倒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