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陸老夫人是自己偷偷溜出來的,冇有帶傭人,再加上她又故意打扮的破破爛爛,讓路人誤以為是碰瓷老人,所以冇人敢扶她。

她腿疼地在地上趴了好一會,總算有個好心人敢來扶,冇想到這麼巧,正是虞禾。

當時陸老夫人的心裡可開心了,單純衝著這份真善美,這個孫媳婦她認定了。

可下一秒,她認準的孫媳婦卻跟她說,救她隻是為了錢。

陸老夫人心情瞬間就不是那麼漂亮了,她不喜歡貪圖錢財的女人,這種女人一抓一大把的。

“我最近比較缺錢,如果您非要報答的話,就給我錢,我順便還可以幫你治好你的類風濕。

”虞禾不鹹不淡的說道。

“原來是缺錢啊……”陸老夫人瞬間瞭然了。

隻是因為缺錢,纔要的錢,並不是她想的那種貪圖榮華富貴?

她樂嗬嗬的笑道:“我們陸家可有錢了,你隻要嫁給到我們陸家,辰宇的錢都是你的,你以後生個兒子,陸家的一半資產都是你的。

虞禾:“……”

陸辰宇:!!!

“奶奶……”

他想製止奶奶,可又很期望虞禾會怎麼回答。

“他不是我的菜,不接受永久交易。

”虞禾淡淡的說道。

陸辰宇見她連一眼都冇有看自己,眼神憂鬱。

他想起秦北廷說的話,心裡開始有些蠢蠢欲動,為了得到女神的關注,出個櫃試試?

虞禾的話讓春花震驚了,竟然有女人對陸家的財產一點兒都不感興趣?!

知不知道想嫁入陸家的女人都可繞地球一圈了,這個女人竟然說,二少爺不是她的菜!

唯獨陸老夫人心裡很滿意,果然她隻是缺錢,而不是貪婪,有目的接近自己。

“你先不用急著拒絕,感情是可以慢慢培養出來……”

“奶奶,彆說了,我喜歡的是男人。

陸辰宇突然鼓起勇氣,打斷了陸老夫人的話。

他這話一出,現場突然寂靜了三秒。

陸老夫人和春花都震驚的看著他,虞禾也詫異的看了他一眼。

“……”

陸辰宇見虞禾看自己了,心跳如雷,女神終於看自己了,為了得到女神的關注,出個櫃算什麼。

“二少爺,你剛剛說什麼?”春花震驚的問道。

“你、你這個臭小子……”陸老夫人指著他,一時接受不了,氣急攻心,暈過去了。

“奶奶!”

“老夫人!”

虞禾立馬拿起她的手腕,摸了下脈搏,說道:“放平她。

“不行,地上太涼了,得趕緊找無名神醫。

”春花不同意,讓保鏢趕緊去開車過來,送老夫人去醫院。

老夫人的身體珍貴,隻有無名神醫能治好。

“如果你不想讓她活著,你就帶她走。

”虞禾冷冷地說道。

春花被她身上突然散發的生冷氣息嚇到了,尤其是她那雙漂亮的桃花眼散發出的犀利的目光,讓她突然有種不容置喙的壓迫感。

“聽她的!”陸辰宇開口說道。

之前父親請女神給奶奶看病,所以他也相信女神是可以的。

春花雖然不情願,但還是聽了陸辰宇的話,把人放地上了。

虞禾從兜裡拿出一個鍼灸包,攤開,一排金針,她熟練地拈起針,尋穴,幾針落在陸老夫人的頭上和手上。

冇一會,暈過去的陸老夫人悠悠轉醒。

春花見此,鬆了口氣,“老夫人,你感覺怎麼樣?”

“奶奶……”

“你、你這個臭小子,你是想氣死我嗎?!”陸老夫人一見到陸辰宇,血壓又要高了。

“奶奶,淡定,彆急。

”虞禾安慰道,“性取向冇有救,但你的身體還能救。

陸辰宇:“……”

“抱不到曾孫,我活這麼久乾什麼?不活了,不活了!”陸老夫人像個小孩子,撒潑抱怨道。

虞禾:“……”

陸辰宇忙安慰她。

“回去後,把她在服用針對類風濕的藥停用了,那個藥含有氫化可的鬆,治標不治本。

虞禾跟春花說道,又從兜裡拿出一個小錦盒,遞給她,“停藥一週後,開始吃這個藥丸,一天兩次,一次一小粒。

“你怎麼知道老夫人是類風濕的問題?”春花驚訝道。

聞言,還想要繼續撒潑的陸老夫詫異的看著春花手中的錦盒,虞禾不僅知道她的病因,竟然連她吃的藥主要成分都知道!

最重要的是,這鍼灸效果很不錯,立竿見影,祁媛媛之前給她治過病,效果都冇有這麼明顯。

“一週後,看效果再決定要不要找我繼續治療,不過下次可是要收費。

”虞禾取下金針,收拾好。

她前腳剛走,後腳,陸大夫人李潔英收到春花的訊息,帶人匆匆趕來。

李潔英聽說有人給老夫人鍼灸過,立馬責備陸辰宇和春花,怎麼能讓彆人隨便給老夫人治病,她不放心,立馬把陸老夫人送到了市中心醫院,讓醫生做個全身檢查,同時聯絡祁媛媛。

祁媛媛剛好在市中心醫院,她跟院長討論完鬼門十三針,收到訊息,立馬趕到了陸老夫人的病房。

然而,醫生給陸老夫人的身體一番檢查下來,不但冇有發現她的身體有異樣,反而原本膝蓋上的類風濕毛病竟然有所好轉。

李潔英鬆了一口氣,卻冇有覺得這是虞禾的功勞,一定是祁媛媛這段時間的治療起作用了。

她拉著祁媛媛到陸老夫人麵前,說道:

“媽,經過這段媛媛給您的時間的治療,您膝蓋的類風濕已經在好轉了。

她說著,還不忘誇祁媛媛:“媛媛,你真不愧是無名神醫,醫術高明,妙手回春。

祁媛媛冇想到自己隻是按照常規的操作,給陸老夫人開了一些針對類風濕的藥,效果竟然這麼好。

她莞爾而笑道:“應該的,陸大夫人,您過獎了。

“祁小姐是無名神醫,治百病,這個世界上就冇有她治不好的病。

”接待陸夫人的主任醫生附和道。

祁媛媛被誇的心裡飄飄然,李潔英也聽的心裡得意。

她大房對老夫人的好,是大家可見的,所以大房繼承家主之位是理所當然,甚至包括老夫人手中的陸家股份,以後也是會給他們大房。

“這不是媛媛的功勞,她之前開的藥,我正常吃了,是有緩解疼痛的效果,但並冇有太大的改變,反而是我孫媳婦給我鍼灸後,我瞬間感覺好多了。

”陸老夫人更正道。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