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虞禾找到考場時,上午第二場考試隻剩下半個小時。

她被監考老師攔在考場外,說:“開考十五分鐘後,不能再入考場。

虞禾:“……”

恰在這時,她的手機響了,來電顯示是葉建明。

她剛接起,話筒裡傳來葉建明火冒三丈的聲音:

“虞禾,誰給你的熊心豹子膽,竟然敢逃考!你是不是存心要給葉家的臉麵抹黑?!

“我不管你現在哪裡,立刻、立馬給我滾回家!彆在外麵丟人現眼……”

真吵。

虞禾麵無表情把電話掛了。

葉建明的話還冇有罵完,結果聽到嘟嘟的聲音,一看,電話竟然被掛了!

頓時怒火又冒三丈,重新撥了回去。

這次電話冇有接,就被掛了。

葉建明氣得想摔手機,竟然敢掛你老子的電話!

他不死的心再次回撥。

“您好,你所撥打的電話已關機,請稍後再撥……”

虞禾把手機關機了,叫住要回考場的監考老師。

“老師,我覺得我還可以再搶救一下……”

“你就是虞禾?”監考老師打量她一眼。

剛纔米勒老師特地來問過,他印象深刻。

因為他最不喜歡考試遲到的學生了。

這種學生時間觀念差,成績好不到哪去,考了也白考。

“是。

”虞禾點頭。

“下學期再來吧,你第一場語文冇有考,這場數學也來晚了,下午的英語和綜合考就算考滿分,你也達不到入學分數線。

監考老師擺擺手,讓她快走。

虞禾不動:“我可以用下午兩場的時間做四份卷子。

監考老師一愣,他監考了十年,第一次見口氣如此狂大的考生。

學霸陸辰宇都不敢輕易說這樣的話,一個從山旮旯裡出來的土鱉竟然敢吹這麼大的牛!

他不屑恥笑:“哦?既然都這麼厲害了,還念什麼高中?直接去參加高考,上大學去啊。

虞禾:“……”

也不是不可以,但那樣過於張揚了,容易引來不必要的麻煩。

“虞同學,幸好你還在。

這時,羅主任氣喘籲籲地跑過來。

“羅主任?”監考老師看到他有些驚訝。

羅主任撐著膝蓋,喘著粗氣對監考老師說:“陳老師,還麻煩你加個班,讓虞禾同學把入學考試做了。

“這憑什麼啊?”一聽要加班,監考老師就不樂意了。

尤其是要給遲到了學生加班監考。

羅主任抹掉額頭上的汗,說:“我剛接到訊息,虞禾同學剛被秦教授叫去幫忙做了點事情,才耽擱了考試時間。

“秦教授特地讓我過來說明情況,不能為難助人為樂的好同學。

虞禾:“……”

她有些意外,看了眼羅主任。

該說秦北廷細心?

還是故意的呢?

監考老師雖然不樂意加班,但教導主任親自跑過來,又搬出了連院長都要敬三分的秦教授,不樂意也得點頭應好。

待羅主任一走,他把虞禾帶到一個空教室,四份卷子擺在她麵前。

“你不是說可以用兩場考試時間做四份卷子?做吧。

他說完,轉身在講台上坐下。

虞禾:“……”

想低調點,真難。

她淡然地坐下,拿起卷子開始看。

虞禾做題有個習慣,會先把要做的題看一遍。

知道大概的題目後,在心裡演算,最後才下筆。

監考老師坐在講台上玩著手機,抬頭看了眼底下看著試捲髮呆,遲遲不動筆的虞禾,心裡不由得恥笑,同時又有些惱怒。

這反應,怕是連題目都看不懂吧?!

還一口氣說兩場考四科!

簡直就是浪費時間。

終於,十五分鐘過去了,虞禾右手拿起鋼筆,開始作答。

第一場考試時間過去了。

監考老師掐準了時間,對還在做題的虞禾說道:

“時間到了,把做好的兩科試卷先交上來。

虞禾冇有理她,繼續寫。

“叫你彆寫了,聽不見嗎?這點時間能做什麼題。

監考老師三兩步走過去,想要阻止她繼續寫。

隻見虞禾右手鋼筆冇有停,左手拿起兩份試卷,頭也不抬地遞給他。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