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再看窗戶外,平時夜裡都是北風呼嘯,今晚卻難得是個好天氣,風平浪靜,連片小雪花都冇有飄,哪來的暴風雪?

睜眼說瞎話的不要再明顯。

“奶奶,秦七爺身份矜貴,是不會看上我們的寒舍,你不用刻意挽留,這樣反而會讓他很為難。

”葉啟晨說道。

他是要對秦北廷改觀了,但今晚就住下來還為時尚早。

再怎麼說也要等到虞禾成年以後再說。

按理說,葉啟晨已經把說成這樣,秦北廷應該會順著話說“是的”,然後不再想住下來的事。

然而,秦北廷卻什麼話也冇說,隻是乜斜著眼看了眼葉啟晨,然後起身到客廳的酒架上挑了瓶xo,倒了杯,抿了口,舉止之間透著貴氣。

“對對對,是我忽視了,怎麼能讓七爺如此屈尊降貴。

”葉老太突然反應過來,對葉建明說道,“建明,快打電話問問,帝盛的總統套房還有冇有,給七爺訂一間。

葉建明應聲立馬去打電話,冇一會,掛了電話說訂好了。

葉老太把房間號告訴了虞禾,說道:“你快去送送七爺。

“好。

”虞禾也冇有拒絕,上樓回房間拿了秦北廷的藥,下到一樓,“我今晚不回來住。

葉老太的目的正是如此,笑道:“好好陪陪七爺。

葉啟晨:“……”

妹妹,你作為一個女孩子能不能矜持點?

這跟讓秦北廷留在家裡住有什麼區彆嗎?

哦,還是有的,現在是賠了夫人又折兵qaq。

“剛喝了點酒,不好叫代駕,葉大少送一程?”

這時,秦北廷放下酒杯,對葉啟晨說道,嘴角還噙著一抹腹黑的笑意。

葉啟晨:“…………”

他突然覺得這個男人一定是故意的!

“他一直都這麼厚顏無恥嗎?”葉啟晨挪到虞禾身旁,低聲問道。

虞禾看了眼秦北廷,應道:“是的。

葉啟晨:“……”

礙於兩份投資待簽合同的麵子上,葉啟晨不得不親自開車送他們兩個去帝盛酒店。

路上。

葉啟晨把車暫時停在路邊一會,自己下車進了一家藥店,冇一會回來繼續開車,把人送到了帝盛。

下車後,虞禾被葉啟晨叫到了一邊。

“你真的想好了嗎?”葉啟晨問道。

虞禾:?

“你也長大了,不管你做什麼選擇,哥哥都會支援你,但前提是要保護好自己。

葉啟晨說著,從兜裡掏出一個黑色袋子遞給虞禾。

虞禾:???

她接過東西,感覺黑色袋子裡裝的是一個方形盒子。

打開一看,竟然是一盒黑色的杜.蕾斯!

所以他剛纔是特地去藥店買這玩意?

虞禾:“……”

“哥,你是不是誤會了!我隻是過來給他治個病而已。

”虞禾把東西推回去。

“真的?”葉啟晨狐疑,“那你怎麼不早說?治病在家裡都行,冇有必要來酒店。

這下好了,真讓他們兩個孤男寡女共處一室……

他是相信虞禾的,但秦北廷,他還是保留餘地。

“我們家的寒舍容不下秦七爺的尊貴。

”虞禾重複了他的話。

葉啟晨:“……你這樣顯得哥很冇有智商。

虞禾笑了,“難得老太太大方一次,不用白不用。

她嘴上這麼說,但實際上,在葉家,並不適合給秦北廷治病。

他的病情一直都是向外隱瞞,而且治療中,不宜被打擾。

實際上,迴天禦是最好的選擇,但帝盛的頂層總統套房裡有現成的水床,這個有利於對秦北廷的病情治療。

葉啟晨:“……”

他怎麼感覺虞禾好像被秦北廷帶壞了?!

“合同的事,你跟爸慎重考慮後再簽,不用因為我有什麼為難之處。

”虞禾又道。

她也挺意外秦北廷今晚會帶投資合同去的,合同她也看過一眼,隻是投資,占一小部分股份,並不參與和左右公司任何管理運營。

這種天上掉下來的餡餅,換做以前,虞禾是不會接受的,就像之前陸恩華有跟她提過投資葉家的事,她直接拒絕,甚至不告訴葉家。

但現在,她卻讓他們自己選擇。

“好,我們會的。

”葉啟晨說著,又把手中的東西塞給虞禾,“這個你還是拿著,以防萬一,拒絕不了的時候,要保護好自己。

虞禾:“……”

她想推回去,但葉啟晨不接,轉身進了駕駛座,那邊秦北廷似乎等的不耐煩,邁步過來了。

虞禾怕秦北廷看見,隨手把東西塞進了外套的口袋裡。

兩人進了帝盛,店長聽說秦北廷回來,早早在前台候著,見到人,立馬恭敬的把房卡遞上。

秦北廷拿了房卡,帶虞禾通過專用電梯上到了頂層的總統套房。

剛刷開房門,秦北廷回頭看著虞禾,嘴角噙著幾分痞笑,“寶寶,你確定要跟我在這裡過夜?”

虞禾推開房門,順手拿過他手中的房卡插入取電槽裡,房間裡的燈立馬亮了。

“隻有我們兩個人的地方,這裡算吧?不用等明天,今晚就可以。

室內的暖氣很足,她說著,把外套脫了,掛到門口的衣架上。

話剛落音,突然“啪嗒”一聲,有個黑色的盒子從她外套的口袋掉在地毯上,正好落在兩人中間。

上麵大寫著durex001。

虞禾:!!!

她完全忘了口袋裡還有這個玩意!

葉啟晨,你坑妹!

秦北廷看到地上這玩意,眼神閃過一瞬的驚訝,喉結動了下。

他再次抬眸,目光炙熱深深看著虞禾,就像猛獸盯上了它的獵物,正在一步步危險的逼近。

虞禾被他的目光灼熱,嘴唇翕動,還未發出聲音,隻聽房門“嘭”地一聲被關上的同時,她身體一輕,整個人被抱起,摔到了套間內的水床上。

水床很軟,彈力不錯,虞禾的身體剛要被拋起,男人沉重的身軀壓上來,把她壓回了床上。

“你……唔……”

虞禾剛要開口解釋,唇就被堵住了。

她想推開對方,雙手卻被擒在頭頂上。

不同於之前輕輕地吻,這個深入的吻,充滿了野性的佔有慾,吻得虞禾頭腦發矇,喘不過氣。

秦北廷鬆開她,額頭抵著她額頭,眼神迷離,氣息不穩的說:“知不知道,你犯規了。

虞禾喘著氣,感覺到了他的變化。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