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虞禾臉頰唰的一下,全紅了,心跳如擂鼓。

她手忙腳亂地爬起來,看了一眼秦北廷的臉,確定他雙眸還是自然閉著,才鬆了口氣,趕緊把浴巾給他蓋回去,然後又拉過被子給他蓋上,捂得嚴嚴實實的。

門鈴聲還在響,虞禾放下藥,先進洗手間用冷水拍了拍發燙的臉頰,纔出去開門。

“老大。

門剛開,時斑戴著鴨舌帽、口罩,做賊似的,左右看了眼,見冇有人,立馬竄了套房的客廳裡。

“老大,你要的東西,我給你帶來了。

”他放下揹包,從裡麵拿出一檯筆記本電腦。

這是虞禾在秦北廷洗澡的時候,讓他送過來的東西。

“你怎麼打扮成這樣?”虞禾接過電腦,在茶幾上打開。

時斑邊摘帽子和口罩,邊吐槽道:“你是不知道跟一個巨星談戀愛有多累,時刻要注意不能被記者、媒體、私生飯盯上。

被拍了,回去還要跟他解釋,你真不是我的姘頭。

“……小聲點。

”虞禾提醒道。

時斑看了眼套房裡的房門關著,“你男人在裡麵?”

他說著回過頭,才發現虞禾臉頰未完全退下的潮紅,“你臉頰怎麼這麼紅?”

“……”

虞禾想到剛剛在房間裡的尷尬,心說還不是因為你。

“你們剛不會是在做什麼羞羞的事情吧?”時斑想到什麼,一臉八卦的湊前虞禾,“你們家的秦七爺猛不猛?棒不棒?”

“……”

“你可以滾了!”虞禾冷冷道。

“嚶嚶,使喚完就讓滾,你真是絕絕子。

都不體諒一下人家,我為了你,都被他們盯上了。

”時斑委屈巴巴的說道。

虞禾眄視他一眼,“繼續說。

“他們找不到你的資料,開始從我這邊入手了。

尤其是星闕的白羊,自從上次撞見他後,我發現他開始留意我在黑客網的動態了,搞得我都不敢隨意上線。

”時斑說道。

他們指的是那群參與通緝烏鴉的人,在他們眼裡,現在的烏鴉,就是行走的美金。

誰先逮到了,錢是誰的。

“哦。

”虞禾淡淡的應了聲,彷彿這事與她無關。

時斑見她事不關己高高掛起,忍不住叮囑道:

“你可上點心吧,連星闕的人都參與進來,那幫魔鬼,不容小視。

你最近千萬彆再上線,等風頭過去了再說,我感覺星闕的目的可能不單純,你千萬彆被他們逮住了。

“我知道了,你滾吧。

”虞禾不耐煩擺擺手。

時斑撇撇嘴,把帽子口罩重新戴上,正要開門離去時,虞禾突然叫住了他。

“等會,這個針對心臟的特效藥拿去先用。

虞禾說著,把一個小瓶子拋給他。

時斑接住,看著手中的小瓶子,上麵貼著小字寫的服用方式,有些愣神。

“你怎麼知道我想讓你幫忙再治療的人是心臟病?”

問完,時斑又覺得自己的話顯得多餘。

他的乾兒子患有先天性心臟病,這個訊息不算隱秘,以虞禾的能力,動動手指,就能查到所有資訊。

一直以來,他覺得虞禾是一個高冷、不易親近的人。

甚至他感覺自己在虞禾的眼裡,隻是單純的合作利益來往,不管他多麼熱情的主動接近她,她都是一臉清冷,使喚完人,就讓滾。

可這一刻,時斑被她感動到了。

他還冇有找到合適的機會開口請她給乾兒子治病,她卻已經把特效藥給研製出來了。

這心思也太細膩了!

他以後再也不吐槽虞禾冷漠無情了。

“老大,謝謝你!麼麼噠~”

時斑握緊手中的小瓶子,感動地衝回客廳裡,想跟虞禾來個擁抱,卻被她無情地一手抵開了。

“一百萬,記得把錢打我賬上。

”虞禾說道。

時斑:“……”

大佬還是那個大佬。

……

時斑走後,虞禾順手就把酒店的監控刪了,然後登錄了無名的微信號,找到星闕殿主,給他發了條資訊。

無名:【有一批用黑靈珠餘料製作的特效藥,數量有限,放你們星闕拍賣,要不要?】

虞禾的手指在桌麵上來回敲著,等著對方的回覆,然後再繼續探探對方的底。

然而訊息發過去,過了十分鐘,對方還冇有回覆。

她看了眼時間,已經淩晨一點,難道睡了?

她從包裡摸出一個u盤,插入電腦,然後電腦黑色螢幕上出現了一串串白色的代碼。

要是時斑還在這裡,肯定會被氣吐血,前腳剛叮囑完她不要上線,後腳她就立馬上線了。

另外一邊,星闕。

主控樓的辦公室裡。

“有人在攻擊防火牆。

金牛端著一桶泡麪,路過大螢幕時,看了眼防火牆提醒和自動攔截的數據提醒。

“讓他攻擊唄,殿主親自設計的防火牆係統,有生以來,我還冇有見誰攻破過。

白羊蹲坐在椅子上打遊戲,嘴上叼著根棒棒糖,毫不在意的說道。

“那倒也是。

”金牛坐回座位,把防火牆自動攔擊的數據調出來,邊吃泡麪邊看。

泡麪吃到一半,金牛“臥槽”一聲,從座位上彈了起來,連帶著把泡麪都打翻在鍵盤上。

白羊被他嚇了一跳,鼠標一滑,遊戲角色被殺了,他憤憤罵道,“你見鬼了?一驚一乍的!”

金牛手忙腳亂地拔掉了鍵盤介麵,顧不上清理泡麪,臉幾乎都要鑽進電腦螢幕裡去了。

“攻擊防火牆的人好像是烏鴉!”

“我艸!”白羊立馬退出了遊戲,調出防火牆的數據,越看越激動,“這就是傳說中的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

他說完,換了個坐姿,雙手快速地在鍵盤敲動,試圖逮住對方。

“快快快快逮住他!”金牛立馬換了一副鍵盤,也加入了其中。

帝盛酒店這邊。

虞禾看到螢幕的提示,嘴角勾了勾,起身給筆記本電源接上,揉揉手指,隨後,十指在鍵盤上快速地飛舞起來。

這一夜,註定是不平凡的。

直到窗外曉破,金牛和白羊都覺得自己的雙手敲鍵盤敲地手指抽搐,抬不起來了,還冇有逮住對方的一點兒有用資訊。

然而,對方還在繼續攻擊防火牆,還是在邊防禦他們兩個的同時,邊攻擊防火牆,那還是人嗎?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