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鼻尖滿滿是女孩身上淡淡的清香,秦北廷嘴角上揚,笑了,抬手把她環抱住。

“等過完年,我們談戀愛吧。

”虞禾把臉埋在他脖子上,說道。

她的生日是大年初一,過完年也就成年了,可以談戀愛了。

秦北廷的心尖給她這話撩動,“我突然不想回去了。

“……”

虞禾也不想他回去,但他始終是秦家人。

“葉家收我這個上門女婿嗎?”秦北廷戲謔道。

虞禾鬆開他,“你走吧。

秦北廷:“……”

“我真的走了。

”他戀戀不捨道。

“再見。

”虞禾拎起寵物籠,進了院子。

客廳裡亮著燈,虞禾剛打開門,正好與葉啟晨打了個照麵。

“你怎麼突然回來了?”葉啟晨驚訝的問道。

三更半夜突然回來,還拎著一個行李……寵物包?

“你跟秦北廷吵架了?”他又問道。

“冇有。

他要回秦家過年,我回來住段時間。

”虞禾說道。

“哦……”葉啟晨應了聲。

似乎挺可惜的樣子。

虞禾:“……”

秦北廷站在大門口,看著她的背影,直到進了屋,才轉身上車。

“迴天闕。

”他說道。

陳東欲言又止,“家主那邊……”

“不管他。

”秦北廷冷冷道。

陳東隻好閉嘴,發動車子駛向天闕。

回到天闕,秦北廷隨手把外套脫了,進了書房。

書房裡,書桌上架著四台顯示器,他坐下,開機,四台顯示器亮起。

他調出北冥發過來烏鴉攻擊星闕防火牆的數據,左右手分彆落在兩副鍵盤上,快速地敲打,四個螢幕上飛快地閃過不一樣的代碼。

——

另外一邊。

祁媛媛熬了三天三夜,按照無名神醫論文裡提到藥方與方式,終於製作出了幾份樣品。

她找來傭人阿姨,送出一個藥丸,“芳姨,這個針對骨質增生的藥,你可以試試看。

“謝謝大小姐!”芳姨大喜。

祁媛媛是無名神醫她是知道的,加上最近釋出的特製專用藥的論文很火熱,網友們都在傳,這個特效藥,是藥到病除的效果。

她的腰間盤增生的毛病折磨了她好幾年,恨不得立馬試試這神奇的特效藥。

芳姨接過藥,立馬就給自己倒了杯水,吃下去了。

祁媛媛留在客廳裡觀察了芳姨做家務,一個小時後,不見她有異樣,問道:“芳姨,你感覺怎樣?”

芳姨左右扭了扭腰,“感覺腰上暖暖的,以前拖個地,腰就疼的不得了,現在完全冇有感覺,大小姐,你這真的是神藥啊!”

祁媛媛見有效果,心裡非常的的開心,成功了!

製藥對她來說,比鍼灸容易多了。

“這裡還有六粒藥丸,你每天吃一粒,七天為一個療程。

”祁媛媛遞給她一個小藥瓶。

“謝謝大小姐,你真的是太好了,我一定會好好準時服用的!”芳姨欣喜若狂的說道。

祁媛媛微笑,冇有說什麼,轉身回了書房,把藥方和製作方式都寫下來,並把芳姨服藥後的情況記錄下來,做藥物測試觀察。

她剛記錄完,手機響了,她看了眼來電顯示,接起電話。

“大小姐,你釋出的專用藥的專利,和上市許可證都辦下來了,我們的藥什麼時候開始投入生產?”電話那頭的人問道。

他是祁氏集團名下的一個製藥公司的總經理,趙偉。

他在無名神醫的論文出來的第一時間,就去搶先註冊了藥物的專利。

辦事效率很高,就差拿到藥方,投入生產,然後送去各個部門檢測,上市了。

祁媛媛原本還有些猶豫的,但見芳姨吃了效果這麼見效,說明這藥方是冇問題的。

加上這藥方出自無名神醫之手,成份都是滋補的藥材,就算她製作出來的藥丸治不好病,對身體也冇有壞處。

這麼想著,她覺得可以先小規模生產,搶占市場。

“我把藥方發你,你先小規模生產一批。

不能太多,物以稀為貴。

”祁媛媛說道。

“好的。

這是大小姐你的專利,世界上不可能還有人能研發出這種特效藥,這將是祁家載入史冊的榮耀。

”趙偉誇讚道。

祁媛媛被她誇的心花怒放,自從她被誤認為無名神醫開始,她得到的稱讚和肯定比以往要多了很多。

而且這麼長一段時間,無名神醫都冇有出來揭穿她,這讓她越來越上癮這種被奉承的感覺。

趙偉又奉承了幾句後,祁媛媛笑容燦爛地掛了電話,剛好手機來了一條陌生號的彩信。

她點開一看,臉上的笑容瞬間僵硬。

彩信是幾張偷拍的照片,一對俊男美女一起進酒店、出酒店,以及夜空下,男人親密的親吻女人的額頭。

照片裡的主角不是彆人,正是秦北廷和虞禾。

祁媛媛臉上的笑容蕩然無存,她在努力地讓自己變得更好、更優秀,就是為了都能吸引秦北廷。

可他眼裡卻隻有那個狐狸精!

這時,又來了條陌生資訊:

【祁小姐,有興趣來聊聊我小叔嗎?秦信虹。

祁媛媛立馬給回了四個字:【時間地址。

——

虞禾還不知道自己的藥方已經被祁媛媛那邊的人搶先註冊了專利。

一早,她安頓好小香豬後,換了套比較中性的衣服,戴上漁夫帽和口罩,背上電腦和剩下的藥丸,打的到了星闕。

昨晚臨睡前,她跟星闕殿主約了在星闕麵談。

門衛聽說她約了殿主,把她引到前台,再由前台小姐一路彎彎繞繞,引到了拍賣會塔後麵的一座名叫“天一閣”裡。

“無名神醫?”北冥在高堂裡等著,見到來人與之前不一樣的裝扮,喚了聲。

虞禾見隻有北冥,眉頭輕皺,低著嗓音說道:“彆來無恙。

她不動聲色地環視了下四周,在一扇黃花梨木的屏風上看到了一個坐在太師椅上的身影。

北冥聽聲音一樣,忍不住又多打量了虞禾幾眼。

跟之前被披風遮擋的嚴嚴實實不一樣,這一身便裝,能更加明確這是個女人,而且這身影還有些眼熟!

他真想看看口罩下的那張臉,但有前車之鑒,忍住了,問道:“東西帶來了嗎?”

虞禾從包裡拿出一個紅色小錦盒丟給他。

北冥打開看了眼,又聞了聞,說:“無名神醫是真心合作?據我所知,你這藥已經開始上生產線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