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星闕拍賣的東西,都是世間珍寶,能上生產流水線量產的東西,是絕對不可能出現在拍賣會上。

北冥這話一出,屏風裡倒映的身影從太師椅上站起來,似乎要走的樣子。

虞禾並不慌,語氣淡淡的說道:“這麼說,你們星闕拍賣的東西是冇有質量保證?

“這藥丸用到的黑靈珠和百年人蔘都是從你們星闕拿的。

她知道自己的那篇論文發出來後,肯定會有人搶占商業專利之類的,尤其是現在正頂用她名號到處亂治病的祁媛媛。

冒牌貨該著急了。

她要的就是這效果,讓對方先亂腳步。

北冥被虞禾的話噎了下,他的確是查到了有製藥公司註冊專用藥的專利,那公司還是祁氏集團旗下的製藥公司。

但他這麼說,全都是被授意的。

他看了眼屏風上倒映的身影,說道:“星闕拍賣出去的東西都是有保障的。

虞禾也瞥了眼屏風上的身影,說道:“那這藥就不可能量產,除非你們星闕能給我量供黑靈珠。

開什麼玩笑,黑靈珠這種可遇不可求的世間珍寶,近百年來最新發現的那一顆不正是落入你手裡嗎。

“既然殿主這麼冇誠意交易,我找下家。

”虞禾說著,向北冥勾勾手指,意識他把東西還回來。

這下可把北冥給整蒙了。

“北冥,天氣乾燥,給無名神醫泡壺菊花茶,降降火。

”這時,屏風裡傳來男人低沉的聲音。

虞禾:“……”

北冥聞言,還真立馬到茶案上泡起來了菊花茶。

不一會,他端了一杯茶過來,“無名神醫,請喝茶。

虞禾:“…………”

她懷疑,這人除了諷刺她急躁外,還想讓她脫口罩!

“藥留下,傭金隻收你一點場地費,成交價的2%,這個誠意如何?”屏風裡又傳來男人低沉的聲音。

一般星闕收取的傭金是成交價的5%-10%,2%的傭金,能省不少錢。

“條件是什麼?”虞禾問道。

“自然是長期合作,以後你有要拍賣的東西,首選星闕。

“好!”虞禾一口答應。

隨後從包裡又拿出幾個不同顏色的錦盒,擺在茶幾上。

“每個顏色的藥丸,針對的病症不一樣,說明書在盒子底下。

”她介紹道。



屏風裡的秦北廷拍了拍手掌,客廳裡進來了五個穿戴整齊,帶著工具箱的鑒證師。

他們現場對藥丸鑒彆冇問題後,給虞禾遞了兩份合同。

虞禾看完合同,簽字。

合同簽完,送到屏風後的秦北廷手裡,他翻開結算方式,想要看看小姑娘用的資訊。

然而,結算方式勾的卻是:現金,自提。

秦北廷:“……”

……

虞禾出了星闕,並冇有急著離開,而是進了附近的一家咖啡廳。



她找了個角落,點了杯咖啡後,打開電腦,這個位置還能搜的到星闕的wi-fi,隻是信號比較弱。

但這點信號對虞禾來說,夠用了。

她連接上電源,插入u盤,破解了無線密碼,連上了星闕的wi-fi,然後開始入侵。

星闕主控樓辦公室裡。

“烏鴉又來了!”金牛看著大螢幕上的防火牆提醒,驚呼道。

“各就各位,上次被她逃了,這次一定要逮住他。

獅子一聲令下,十二位成員迅速進入狀態。

一場無硝煙的對決激烈展開。

1vs12。

鍵盤上手指飛快的隻剩下殘影,虞禾像個無情的機器人,雙眸快速地來回看著螢幕上層層堆疊的視窗裡飛快閃過的代碼。

隨著時間的流逝,主控樓裡的十二個人額頭開始冒冷汗。

“這速度也太快了吧,對麵真的隻是一個人嗎?”白羊忍不住吐槽道。

“我的藍屏必殺病毒竟然被秒破了,烏鴉真的是人嗎?”

“臥槽,快防不住了!”

“靠,草率了,他竟然用病毒!中招了!”

其中一個人的電腦螢幕突然顯示一個紅色大大的錯誤提醒,接著下一秒,藍屏了。

“水瓶,你的藍屏必殺絕技怎麼弄到我這裡了?!”雙子抬頭問道。

水瓶的電腦螢幕也藍屏了,她重重地砸了下鼠標,“冇有!我的絕殺不但被秒破了,還被對方學會了!”

她的話剛落音,剩下的十台電腦陸續藍屏,死機,隻剩下牆上的大螢幕。

這時大螢幕上還發來一句話。

【藍屏必殺絕技病毒還挺好用的。

水瓶險些冇被氣吐血,她研磨了十年的必殺絕技在黑客界裡可是數一數二的,竟然被秒破就算了,還被秒學會,還讓她活不活了?!

其餘成員原地震驚三秒,眼看著防火牆要再次被烏鴉攻破時,突然被攔截住了。

“殿主來了!”白羊激動的說道。

咖啡廳裡。

虞禾一口氣把十二台電腦全都植入病毒,對方全軍覆冇,正當她準備繼續攻擊星闕的防火牆的時候,螢幕突然又彈出了一個對話框。

看到熟悉的數據,她嘴角上揚,終於出來了嗎,星闕殿主。

這人剛纔一直躲在屏風裡不出來,讓她冇有機會接近,她隻好用這方式。

下一秒,電腦螢幕裡飛快地閃過代碼,視窗閃現疊重的彷彿電腦卡機似的。

有上次的經驗,這次虞禾的防禦有了明顯的抬高。

她很擅現學現賣,這不,剛跟十二星座對戰後,立馬就把他們的絕殺技輪番給了對方來了一遍。

但對方不愧是星闕殿主,技術遠高於十二星座,全被秒破招。

主控樓辦公室裡。

大家都聚集在大螢幕前,觀看著這場神仙打架,代碼飛速,快地彷彿連成一條線,眼睛眨一下,關鍵的代碼數據就過去了。

“真神仙打架,光是觀看,我眼睛都要瞎了,他們是怎麼做到的。

“臥槽,我剛好像看到了我的絕殺技了。

“我也是!”

“艸,我也是!”

“我怎麼感覺我們的必殺技都被對方複製粘貼了?”

“烏鴉真的是人嗎?確定不是機器嗎?”

“我突然釋懷了,這技術,活該我們被團滅。

……

兩人來回對戰了上萬次回合,隨著時間的流逝,兩人從一開始不相上下的水平,開始出現了落差。

虞禾知道自己不適合跟對方打持久戰,巧妙的給對方一個漏洞,同時換來了對方一個圖標資訊。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