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是一個金黃色的火堆標誌。

虞禾愣了下,低喃,“vulca

愣神間,電腦螢幕彈出紅色警報提醒,防火牆被攻破了。

虞禾回過神,看了眼代碼提醒,立馬把u盤拔了,接著迅速收拾電腦,在桌麵留下一百塊,走人。

星闕,天一閣裡。

秦北廷定位出對方的位置,迅速過一遍對方電腦裡的檔案,正要拷貝,螢幕上累疊的所有視窗突然變灰了。

對方掉線了。

“隔壁咖啡廳。

”他跟北冥說道。

北冥立馬帶人到咖啡廳,不出意外,並冇有發現可疑的人。

北冥在電話裡跟秦北廷報道完情況,正要找店長查監控,電話裡傳來秦北廷的聲音。

“不用調了,已經被動過手腳。

不隻是咖啡廳的監控被動過手腳,連馬路上能看到這家咖啡廳的監控都被提前動過手腳,關了攝像頭。

秦北廷修長的手指在桌麵上來回的敲著,嘴角上揚,犀利的丹鳳眼裡,眼神閃爍著抑製不住的興奮。

他剛成功入侵了烏鴉的電腦,不過對方明顯是有備而來的,電腦裡什麼資料都冇有。

真是越來越有意思了。

三番兩次在他麵前瘋狂挑釁、試探,可彆那麼輕易就被他抓到了,不然,事情就不好玩了。

另外一邊。

虞禾坐在的士的後座,目光看似平靜,但其實腦海裡不斷閃過剛纔看到的火堆標誌,以及之前黑客論壇裡討論的另外一個入侵衛星的人。

那個人是vulca

星闕殿主是vulca

秦美美的死也跟他有關?

難怪兩次入侵自己都贏不過他,那是跟師父旗鼓相當的王者。

這時,手機螢幕亮了下,微信來了訊息。

虞禾回過神,點開資訊,有些意外,竟然是師父s。

s:【秦家的事,彆再深入調查。

虞禾濃密而纖長的睫毛輕顫,簡單的一句話,卻讓她後背生涼。

師父怎麼會是知道?

他一直在監控自己?

烏鴉:【為什麼?】

s:【那不是你該插手的事情。

“怎麼就不是我該插手的事情?當年死的是我的養母……”

虞禾剛打完這些字,發送前又被她刪了。

當初線索斷了的時候,是師父給她發的秦美美的資料。

等她查到現在,很快就要知道幕後指使人是誰,卻又不讓她繼續查了,這讓她怎麼可能甘心?

虞禾寫寫刪刪,最後輸入框裡一個字都冇有。

對麵的人似乎全然不在意她此刻複雜的心情,又來了一條資訊。

s:【你違反了規矩,罰你封號半年。

虞禾打字地動作一頓,眸光微動看著螢幕上的字,知道他指的是自己入侵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