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監考老師一愣,接過試卷。

數學和英文的卷子都做完了,虞禾正在寫的是綜合卷,已經寫了四分之一的卷子了!

一場考試的時間,竟然真的做了兩份多的卷子,還是不同科目的?!

這是人能做到的事?

亂寫的吧?!

這種靠走後門的學生,他見多了,都是裝模作樣的寫寫卷子,然後直接進十一班。

他心裡這麼想著,目光不屑地落在數學卷的第一道選擇題上。

他雖然教的隻是體育,但高中的數學知識還是記得不少的。

選c,對了。

瞎貓碰到死耗子吧!

第二道,選a。

對了!

運氣這麼好?

第三道……

還是對了!

他越往下看,越心驚,前麵三分之一選擇題都是對的,後麵的大題他不能確定。

“你先給我等著。

”他說完,拿著卷子,轉身去找科目老師改卷子。

此時,上午已經放學了,老師學生陸陸續續去吃飯。

監考老師來到高二教師辦公室時,高二一班的數學老師正在鎖辦公室門。

“季老師,正要找你,耽擱你一點時間,幫忙看看這份入學考卷?”監考老師說著把卷子遞給她。

數學老師,季芸畢業於哈佛大學,在凱威教學了有十年,是個公認的工作狂。

她一聽改卷子,就來勁,直接推開要鎖的辦公室門。

“好啊。

聽說這學期的入學考試題目比以往的都要難了,院長的目的就是為了提高凱威學院的入學門檻。

她到工位上,推了推厚重的眼鏡,開始改卷。

隨著她手中紅色的簽字筆在試捲上畫勾的數量越多,監考老師的臉感覺越來越紅。

像是被人甩了巴掌似的,火辣辣的紅。

“最後這道大題,解題思路很新奇,跟陸宇辰之前的解題思路有異曲同工之妙,不錯不錯。

”季芸改到後麵,雙眼泛光,讚不絕口。

“這位虞禾同學以前是哪所學校的?!她還在不在學院?我想認識一下她。

她特地看了一眼試卷的名字,轉向監考老師,這才發現他的臉上神情有些奇怪。

“陳老師,你怎麼了?臉色不好啊。

“冇、冇事,所以,這試卷,是多少分?!”監考老師嚥了咽口水,難以置信。

半場考試的時間,就做完了卷子,還是滿分?!

這是多麼可怕的學生?!

陸宇辰都做不到,她隨手一做就出來了!

而剛剛,他態度還那麼惡劣!

“150分,滿分啊!”季芸豪爽的打上分數。

監考老師雙腿突然發軟,“好、好,這學生還在考試,我還得回去看看。

季芸雙眸發亮,“她還在?快快,走走走,我也去認識一下她。

兩人倒回考場的時候,教室裡已經冇有了虞禾的身影,隻剩下兩份被壓在鋼筆底下,做好的卷子。

季芸小心翼翼地拿起試卷看了眼,卷麵工整,字跡秀氣,解題思路新奇。

“快把卷子送給各科老師批改,我有預感,這位同學將成為我們凱威學院的下一任學神。

是的,是學神,不是學霸。

——

虞禾回到葉家的時候,看到的是黑著一張臉的葉建明坐在客廳裡。

程麗珠像做錯事的下人,跪在地毯上。

葉子蘇則站在一邊,表麵難過,實際內心幸災樂禍的看戲。

地毯上是被摔破的玻璃杯渣子,現場氣氛明顯有些壓抑。

“還有臉回來,誰給你的膽,竟然敢逃考!給我跪下!”

葉建明看到虞禾,火氣蹭地一下又上來了。

他抓起茶幾上的菸灰缸向她砸去。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