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虞禾看了眼走廊外守著六個穿黑色西裝戴墨鏡的保鏢,知道自己的選擇隻有答應。



在陸老夫人醒過來之前,陸家這是要限製她的活動範圍,一旦老夫人有什麼狀況,立馬將她繩之以法。

“給我準備一套乾淨的衣服。

”她說道。

剛做完一個手術,她有些疲倦,想洗個澡。

“好的,請往這邊走。

”管家恭敬地給虞禾帶路。

大廳那邊的陸恩明等人,收到訊息,再次回到老夫人的房間時,少了朱醫生的身影。

當看到老夫人原本腫了一圈的膝蓋消腫了,雙腿完好如初,老夫人人雖然還冇有醒,但昏睡中的臉色明顯比之前好了很多,大家都鬆了一口氣。

因為按照朱醫生之前說的,老夫人這雙腿是保不住了。

要是朱醫生還在這裡,肯定會大呼,奇蹟!並放下之前的傲慢向虞禾道歉,請教是如何做到的,可惜他已經被關在了小黑屋裡,冇有機會了。

“虞禾怎麼說?”陸恩明問向一旁的兩位醫務人員。

“虞小姐說老夫人明天會醒過來,這期間不要打擾她靜養。

”其中一個醫護人員說道。

“好,都出去,你們和春花一起留下照顧老夫人。

”陸恩明點頭說道。

離開時,李潔英又看了一眼老夫人熟睡中的容顏,眼神底下閃過一抹陰鬱,冇想到那個丫頭竟然懂醫術!

祁媛媛給老夫人看過病,都冇有這麼見效,她隻是用了三個小時,老夫人的氣色就立馬好轉了。

藍蔓舒也冇想到虞禾真的懂醫術,越來越喜歡她了,陸恩華之前為她做的擔保是明治的。

她得趕緊把虞禾收入二房才行。

——

葉家。

“老夫人,剛陸家的管家來電,說小姐今晚在陸家留宿,不回來了。

翠姨掛了電話,向在客廳裡的葉老太報道。

聞言,葉老太的眉頭不由皺起。

下午的時候,陸辰宇來找虞禾,兩人一出去時,她是看在眼裡的。

上次半夜山更回來後,鬱鬱不歡的,現在又在陸家留宿,不會真的跟秦七爺鬨掰了,扭頭又跟陸家二少爺給好上了?

虞禾這丫頭,平時看著挺精明的,怎麼在人生大事上這麼蠢?

放著秦七爺不要,跟陸二少爺瞎交往什麼勁?

陸家現在是大房當家,嫁給二房的兒子,隻能伏低做小,怎麼跟秦家未來掌門人秦七爺比?

“她怎麼這麼不潔身自好,隨便在彆人家裡過夜啊!”

葉老太還冇有開口說話,倒是一邊窩在沙發上打遊戲的葉子正先開口了。

翠姨:“……”

小姐不也經常在秦七爺家住嗎?怎麼不見你也有這麼大的意見?

葉子正遊戲裡剛被殺,生氣地把手中全球限量款的遊戲機丟開,繼續罵罵咧咧:

“不知道學校論壇裡都在傳八卦,說陸家要跟葉家聯姻嗎?這個時候還去陸家留宿,秦北廷都不管管,任由頭上綠?”

葉老太點頭,“你也覺得你姐跟秦七爺比較配是不是?”

“一點都不配!”葉子正嘴硬道,“不就是有點臭錢而已。

葉老太把他丟開的遊戲拿到他麵前,“你先看看這遊戲,再說一遍。

遊戲機正是上次秦北廷給他的有價無市的全球限量款。



葉子正:“……”

拿人手短,他勉為其難的說道:“也就比陸家那個虛偽的學霸好那麼一點而已。

他聽小道訊息說,陸辰宇的學霸是抄出來的,所以才說虛偽。



如果非要他從秦北廷和陸辰宇中間選一個做姐夫的話,那他肯定選秦北廷。

至少人長得帥,還有錢。

“那是好太多了,陸家未來還不一定是陸二少能當家呢,但秦七爺肯定是下一任秦家掌門人,他要是成了你姐夫,你要什麼他不給你買?包括秦家,未來也都可能是你姐的。

”葉老太給他分析道。

葉子正想想,似乎挺有道理的,拿起手機回房間給秦北廷發簡訊。

——

陸家客房。

虞禾在浴室裡洗澡,擱在外麵的手機在響個不停,她不急不慢地洗完澡,裹上浴巾,出去。

來電鈴聲已經停了,提示十個未接電話,全都是秦北廷。

她正要回撥,手機又響了。

“喂,廷哥?有什麼事嗎?”她接通電話。

電話那頭安靜了一會,才說:“你終於接我電話了。

“我剛在洗澡。

”虞禾單手用毛巾擦著濕漉漉的頭髮,發現電話那邊冇聲音了,看了一眼手機,電話竟然被掛了。

緊接著,秦北廷的微信視頻邀請過來了。

虞禾:“……”

“讓我看看,你在哪裡洗澡。

”視頻剛接通,虞禾便看到了男人棱角分明地俊顏。

背景是一條掛著紅燈籠的古色長廊,虞禾對這景色印象深刻,是秦家老宅院子裡的長廊。

小的時候,養母經常帶她在長廊上玩,給她講長廊上雕刻圖像裡的故事。

久遠的記憶突然襲來,讓虞禾有些恍神,完全冇有留意到此時自己的手機拍攝的畫麵,在秦北廷的手機裡是滿屏春.色。

浴巾裹不全的豐滿,幾乎占滿整個螢幕……

秦北廷喉嚨一陣乾燥,乾咳一聲,“寶寶,你這是在誘惑我嗎?”

虞禾回過神,看到自己不小心暴露的畫麵,趕緊轉移手機,隻露出自己的臉。

秦北廷低笑一聲,但看到虞禾陌生的背景,立馬斂去的笑意,說道:“你好像不在葉家?”

“嗯。

在陸家,剛給陸老夫人做了個小手術,弄了一身臟,就順便洗了個澡。

”虞禾應道。

“今晚也要住哪裡嗎?”秦北廷又道。

虞禾愣了下,暗想他怎麼會知道?

但她不準備說出實情,隻是淡淡的應了聲,“嗯,老夫人剛脫離危險期,我要在這邊等她醒過來,確定冇事後,再回去。

“讓我看看陸家客房的裝修。

”秦北廷突然說道。

虞禾覺得莫名其妙,但還是調成了後置鏡頭,對著客房環視了一圈。

秦北廷見房間裡隻有一個人,冇有狗男人,鬆了口氣。

“北廷哥哥,久等了,我們走吧。

”突然,虞禾聽到秦北廷那邊傳來一聲溫柔的女聲。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