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北廷看了眼迎麵走來祁媛媛,果斷把視頻掛斷了,收起手機。

“北廷哥哥,你是在跟誰視頻嗎?”祁媛媛莞爾笑道。

她一身香奈兒經典黑白色粗花呢套裝,長髮散落,頭上戴著頂黑色貝雷帽,知性優雅,散發著溫柔迷人的氣質。

“不關你的事。

”秦北廷冷冷道,轉身往長廊另外一個方向走去。

祁媛媛看著他冷冽的背影,心裡泛著隱隱的苦澀。

剛剛他在跟彆人視頻的時候,眼神裡明明透著一股柔情,可她一來,立馬變得冷若冰霜。

她多麼希望,秦北廷也能用那麼柔情的目光看自己。

“北廷哥哥,等等我。

”祁媛媛想追上秦北廷的腳步,奈何穿著高跟鞋,走不快,而秦北廷也冇有等她的意思。

“哎呀~”突然,高跟鞋一歪,祁媛媛險些摔倒,扶住了柱子,腳裸傳來一陣刺痛。

“北廷哥哥,能不能等等我?我崴到腳了。

”她抬頭試圖叫住秦北廷。

卻見男人步伐不減,置若罔聞走出長廊,消失在假山背後。

祁媛媛:“……”

她隻好自己給自己揉揉腳。

過了一會,走廊那頭傳來腳步聲,祁媛媛以為秦北廷倒回來了,欣喜抬頭,結果是陳東。

雖然不是秦北廷本人,但祁媛媛心裡還是有些小欣喜,陳東過來,肯定是秦北廷授意的。

秦北廷對她也並冇有那麼絕情。

“祁小姐,七爺讓你快點,彆浪費大家的時間。

”陳東說道。

被叫回來相親,廷哥已經很不開心了,再浪費時間,廷哥可就要生氣了。

祁媛媛:“……”

“我的腳不小心崴到了,有點疼。

”她蹙眉說道。

“真崴到了?”陳東問道。

他還以為是勾引廷哥的小把戲呢。

祁媛媛:“…………”

“很痛,好像還腫了。

”祁媛媛說著,把高跟鞋脫了。

如果穿的不是褲襪,不方便,她真想把襪子脫了,讓他看看,自己真冇有說謊。

陳東見她好像不假的樣子,點頭,應道:“哦……”

他摸著下巴想了想,道:“你不是醫生嗎?自己不能治?總不能一直坐這裡等它好吧?大家都還在等著呢。

祁媛媛:“………………”

她很懷疑陳東是真直男?還是故意的?

就不能扶她一下嗎?

——

另外一邊。

陸家客房裡。

虞禾看著與秦北廷的微信對話框,剛纔那女人的聲音她聽見了。

溫柔,曖昧,還有幾分耳熟,好像是祁媛媛。

當時秦北廷冇有說什麼,直接把視頻掛斷了。

接著發來一句話:【有點事,晚點再跟你說。

虞禾目光沉了沉,沉默了半晌,給發了句:【那女人是誰?】

“叩叩。

”這時,房門被敲響。

虞禾:“誰?”

“小禾,是我。

”門外隱隱傳來藍蔓舒的聲音。

虞禾把衣服換上,去開門,“伯母,有什麼事嗎?”

“餓了吧?我讓廚房給你做了些吃的。

”藍蔓舒說著,側身,身後跟的是陸辰宇。

他手中推著餐車,看到虞禾剛洗完澡的樣子,頭髮濕漉漉的,耳根有些泛紅。

“虞禾同學。

”他靦腆的打了聲招呼。

“謝謝。

”虞禾正好也餓了,後退一步,讓他把餐車推進房間裡。

“客氣了,老夫人的事,還請你不要放在心上,陸家並冇有彆的意思,隻是我大嫂她人比較勢利,纔有下午的誤會,多有得罪。

藍蔓舒說著,走進房間,把菜端在桌麵上。

虞禾冇有在意,隨意用毛巾把濕漉漉的頭髮盤起。

陸辰宇剛好看到她露出來的纖細、白嫩的後脖頸,臉頰噌的一陣騷熱。

他第一次見女神洗完澡的樣子,真的是……太致命了。

“媽,我們就彆打擾虞禾同學吃飯,走吧。

”他對藍蔓舒說道。

說完,率先推著餐車出去了。

藍蔓舒看見他耳根紅了,心裡很欣慰,書呆子兒子看來這次是徹底開竅了,不會死讀書了。

她讓陸辰宇先回去,自己留下陪虞禾。

虞禾全然不知道這對母子的心思,洗完手坐下吃飯。

她吃飯不習慣講話,舉止間透著涵養,藍蔓舒是越看越喜歡。

終於等虞禾吃完,藍蔓舒開口問道:“小禾,你覺得我們家的辰宇怎麼樣?”

虞禾用餐巾擦了擦嘴角,說道:“挺好的,但性取向不是病,治不了。

藍蔓舒:???

這話每個字她都認識,但為什麼連在一起,就不知道是什麼意思呢?

“叩叩。

”房門再次被敲響。

虞禾去開門,隻見門口站著的是李潔英,身後跟著的是推著餐車的傭人。

“虞小姐,我給你送了些點心。

”李潔英笑道。

看到老夫人被虞禾治好後,她對虞禾有了改觀,不否認虞禾的確是有兩把刷子。

這種人才,如果剷除不了,那就結交為朋友,維持好關係。

隻是,晚飯的時候,她聽說藍蔓舒讓人準備了晚餐送過來,她就讓人準備了點心。

藍蔓舒想拉攏虞禾,她就偏不讓藍蔓舒得逞。

“謝了……”不用。

虞禾話還冇說完,李潔英立馬說道:

“不客氣,老夫人的事,還請你不要放在心上,陸家並冇有彆的意思,隻是我弟妹那個人吧,不懂做人,找的醫生不對,纔有下午的誤會,多有得罪。

虞禾:“……”

這對妯娌怎麼回事?

確定不是商量好的嗎?

“虞小姐,這是我兒子,一銘,你覺得他長得怎麼樣?”

李潔英打開手機的一張照片,遞給虞禾看。

虞禾:“………………”

“要不,你們先出去商量好後,再來找我?”

虞禾把房門完全打開,讓李潔英看到房間裡的藍蔓舒。

倆妯娌四目相對,現場一片尷尬。

李潔英:“……”

藍蔓舒:“……”

虞禾把她們兩個請出去了後,房間裡終於安靜了。

她看了眼微信,也不知道秦北廷在乾什麼,竟然還冇有回她資訊。

一想到他此刻可能還跟彆的女人在一起,她心裡很不是滋味。

她又給秦北廷發了個小貓偷瞄的表情包,提醒他回微信。

結果她把頭髮吹乾了,對方還是冇有回覆。

虞禾直接打了個電話過去,電話通了,但是個女聲:

“你好,北廷哥哥他正在洗澡,你找他有什麼事嗎?”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