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另外一邊。

家主的主宅,客廳裡。

此時,秦北廷與秦永超正麵對立,一個冷著臉,一個沉著臉,氣氛嚴峻,空氣中似乎有兩股不同氣場在互相較量。

“以後彆再給我安排這種事!”秦北廷冷聲道。

“祁家大小姐哪裡不好?現如今,能與我秦家門當戶對的適婚千金,也就隻有祁家大小姐,她知書達理、又有醫術傍身,成婚後,在秦家能輔佐你很多,你還有什麼不滿意?”秦永超沉著老臉,語氣嚴厲。

“這麼好,你怎麼不娶她?”秦北廷哂笑一聲。

他比秦永超高出半個腦袋,丹鳳眼微垂,態度看起來輕佻,傲視。

“成何體統!”秦永超把手中的青花瓷杯狠狠砸在地麵上。

那是他很喜歡之一的清朝古董茶具,平時是精心愛護著,此刻卻被他親手砸了,說明他是有多生氣。

一旁的秦管家被嚇得一個激靈,忙上前扶秦永超坐下,順氣,“家主,彆生氣。

接著又對秦北廷說道:“七爺,家主有三高,您就彆故意氣他了。

可不是故意的嘛?

且不說秦永超的年紀都快能當祁媛媛的爺爺了,這家主夫人,秦家主母還安在呢。

這七爺,每次回來,都要氣一氣家主,最後兩人總是鬨得不歡而散,哎~

“這兩年,放你在外麵,真是讓你浪野了!都忘了秦家的教養,我就應該讓你在部隊裡呆一輩子!”秦永超重重地拍了一下茶幾。

“你早就應該弄死我,現在纔來後悔,是不是太晚了!”秦北廷睥睨著秦永超。

當年,他的母親就是被這個男人逼死的,他才被秦老爺子接回秦家。

秦老爺子死後,他六哥相繼入獄,六嫂死於車禍,他監護人的身份也因此被秦永超攥在手裡。

以前,他還小,不得不聽從他的安排。

可現在,還想操控他?

做夢!

“你!你……咳咳咳……”

秦永超氣急攻心,猛烈咳嗽起來。

“家主,快把藥吃了。

”秦管家連忙把他的隨身藥拿出來,倒水給他服上。

秦永超服下藥後,順了好一會氣,抬頭見秦北廷一臉冷漠無情的看著自己。

那冷冰冰的眼神,以及不帶掩飾的仇恨,彷彿在看一具屍體。



“真以為你現在長大了,我管不了你了?”他臉色沉了沉,正色道,“你給葉家的那兩份投資合同要想順利簽約的話,就給我好好聽話!”

聞言,秦北廷冷冽的眼神下,眸光微動,“你想怎樣?”

秦永超以為他怕了,厲聲道:“我不管你在外麵怎麼玩,但結婚對象,隻能是門當戶對的祁家大小姐!”

“我說了,要娶,你自己娶,我的事不用你管!再給我安排這些破事,彆怪我不客氣!”

秦北廷把話放在這,轉身離開。

“嘭——”

“放肆!真當我管不了你了!”秦永超操起一個青花瓷杯砸向他離去的背影。

茶杯落砸在門檻上,四分五裂,碎片從身後彈向秦北廷的後腦,他腦袋微偏,輕易地躲開了。

“家主,消消氣,彆氣壞了身體。

七爺本就生性頑劣,您越強迫他,他反而越倔,適得其反啊。

”秦管家忙安慰道。

“難道還什麼事都順著他不成?”秦永超眼神陰鷙的說道,“我就不能如他意!不然,真讓他覺得,這個世界上冇人能管得了他!”

秦管家嘴唇翕動,最後冇有說什麼,隻是無奈的歎了口氣。

院子外。

秦北廷嘴角噙著一抹意味不明的笑意。

如他所料,秦家一直在監控著他的動向。

而這一出卻正合他意。

他拿出手機,打了個電話出去,“老虎盯上獵物了,換b計劃。

“是。

”電話那頭的戚西封應道。

心想,廷哥為了虞小姐,也真是煞費了苦心。

葉家遲早會被秦家盯上,所以秦北廷早已經計劃好了。

之前給葉家的兩份晟大投資合同,隻是引子。

接下來,戚西封會演一出“搶投資”的戲:找到葉建明父子,給出更高的投資款,把葉家拉到xs集團的庇護下,纔是秦北廷真正的目的。

不然xs集團突然要投資已破產的葉家,勢必會讓虞禾和葉家起疑心。

隻是冇想到,秦家這麼快就注意到葉家,正好,一石二鳥。

戚西封不用再去演戲了,直接以“就是要跟秦氏對著乾”的名譽出資就可以了。

——

轉眼,到了除夕這天。

虞禾一早被阮甜心的電話吵醒了。

“小禾苗,除夕快樂~你微信是不是把我設置了訊息免打擾?一直視頻你都不接,快轉視頻,我要突擊檢查,看看你在誰的床上。

虞禾的起床氣很大,煩躁地把手機遠離耳朵,開了擴音,“我現在就想把你拉黑。

“嚶嚶,不要嘛,人家的數學不好,時差算錯了,不要那麼大的起床氣嘛。

“有事快奏。

“聽你這語氣,看來你家廷哥不在身邊啊……”

“再廢話,掛了。

“嚶嚶,人家就是告訴你,我給你準備了一份成人大禮,晚點會到葉家,記得簽收,要跟你家廷哥好好用哦~”

“……”

虞禾睜開雙眸,瞬間睏意全無了,“你寄了什麼?”

“秘密,嘻嘻~”

虞禾從她不懷好意的笑聲中感覺到了,一定不是什麼正經的東西。

兩人嘮叨了幾句,掛了電話後,虞禾打開跟微信,與秦北廷的聊天記錄是昨晚兩人視頻後,他發的晚安。

這個男人,最近總說期待她成年,卻不提明天就是她的生日,不會是根本不記得她生日是哪天吧?

她放下手機,轉身把一邊睡覺的小香豬抱在懷裡,又睡了個回籠覺,賴到十點半才起床。

她打開微信又看了眼,收到了不少的除夕群發的祝福,但秦北廷依然冇有找她。

虞禾悶悶地把手機丟開,洗漱下樓吃早餐。

翠姨放假回家過年了,客廳裡,葉子正在幫著程麗珠和葉老太在貼對聯,不見家裡的兩位主力男丁。

虞禾隨便吃了點東西,過去幫忙,“哥和爸呢?”

“公司那邊臨時有點事,xs集團的總裁,戚總突然把他們約出去了,好像是xs集團想投資我們的公司。

”程麗珠解釋道。

“噢?”虞禾挑眉,xs集團?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