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走吧。

”秦北廷伸出手。

虞禾看了眼他修長寬大的手掌,“去哪?”

“帶你去看看你的禮物。

”秦北廷說道。

虞禾挑眉,什麼禮物,還得她親自去看才行?

“去吧,早去早回。

”程麗珠拿來虞禾的外套,讓她穿上。

虞禾把手放在秦北廷的手心裡,兩人十指相扣,在家人的目送下離開。

院子裡,已經有一輛直升飛機候著。



兩人上飛機,“嘭嘭嘭——”夜空裡再次炸開漫天的煙花。

直升飛機穿梭在煙花裡,虞禾趴在窗戶上,看著外麵是在眼前炸開的煙花,雙眸熠熠生輝。

“喜歡嗎?”秦北廷在她耳邊問道。

虞禾回頭,看著五彩斑斕的光映在男人儘在咫尺的容顏上,把他側臉勾勒的線條感極強,光影分明。

那一刻,她感覺自己的心臟被什麼東西塞地滿滿的,心跳聲猶如外麵煙花炸開的聲音。

她忍不住,湊過去,親了下他。

秦北廷立馬抬手,按住了她要縮回去的腦袋,加深了這個吻。

外麵的煙花,五彩紛呈,裡麵的人兒,情意繾綣。

兩個小時後。

直升飛機在京城的一套曆史悠久的四合院院中間降落。

虞禾看一路相送的煙花終於消停了,心想,這下冇有吧?

京城禁菸花炮竹,再這麼放下去,估計天冇亮,兩人就要去局子裡喝茶到天亮。

“把眼睛閉上。

”秦北廷牽著虞禾的手下了飛機。

虞禾照做,閉上雙眸,感覺秦北廷把手抽了回去。

過了一會,秦北廷說道:“好了。

虞禾緩緩睜開雙眸,秦北廷把一支冒著銀色的火花的仙女棒煙花遞給她,“這是最後一個。

就像小的時候,小男孩把點燃的仙女棒遞給她。

“謝謝。

”虞禾接過,精緻的容顏上漫延開一個美麗的笑容。

秦北廷看著她天仙般的笑容,與記憶中小女孩那燦爛的笑容重合在一起,眼裡不經意間流露出濃濃的寵溺。

這幾個月來,他還是第一次看她笑得這麼開心。

小時候,明明是一個愛笑的小女孩,如果不是因為當年六哥六嫂的變故,小女孩也不會變成現在的模樣吧。

“你的笑容很甜,應該多笑笑,彆整天板著一張臉。

”秦北廷忍不住捏了捏虞禾粉嫩嫩的臉頰。

虞禾打開他的手,“我又不靠賣笑為生。

秦北廷低笑兩聲,順手抓住了她的手,十指相扣,“來看看你的禮物。

他說著,另外一隻手,變戲法似的,多了一串鑰匙。

“還有?”虞禾愣了下,剛剛那場兩個小時的煙花宴不是嗎?

秦北廷把她手中燃燒完的仙女棒丟進了門口的垃圾桶裡,然後用下巴指了下紅門上的銅鎖,“打開看看。

虞禾看眼銅鎖形狀,從鑰匙串裡找了一把鑰匙,心想,不會是給她整了套四合院吧?

銅鎖打開,推開門,秦北廷把燈打開,迎麵而來的是一扇黃花梨福祿壽紋屏風。

繞過屏風,映入眼簾的竟然是一間改善後的中醫藥材庫和煉藥設備室。

虞禾很驚喜,上前檢視了一遍。

藥材庫裡,基礎的中藥藥材都有,還挺齊全的;煉藥設備的各種爐鼎、鍼灸的金針、銀針等都很齊全。

很顯然,這些都是特地為她準備的。

她之前也是想在郊外那套彆墅設置了一個藥材庫,但當時位置不是很方便,剛好又在凱威的實驗室用慣了,就懶得換位置了。

之後來京城上學,她總不能再倒回凱威去,冇想到秦北廷竟然在這裡給她準備了。

“另外三個廂房分彆是寢室,接診室,還有一個化學實驗室。

”秦北廷帶虞禾出到院子,分彆給她介紹道。

“這裡離清華北大都挺近的,你開一箇中醫館,煉藥和給人治病都可以在這裡。

虞禾看著秦北廷,突然感覺這男人怕不會是她肚子裡的蛔蟲吧?竟然把她來京城計劃要做的事,都給準備好了。

她突然想到什麼,問道:“你怎麼知道我會煉藥?”

她隻是給過他藥丸,可冇有告訴他是怎麼來的。

秦北廷眼神飄忽了一下,差點兒露餡了。

虞禾的確冇有說過藥丸是她自己做的,隻是她披著無名神醫的馬甲時說過。

“你給我的藥丸不是你自己做的嗎?”他反問。

“說起來,之前你不是說,我的病,隻能黑靈珠才能救嗎?可我現在好了,是因為你用了黑靈珠?可黑靈珠不是在無名神醫手裡嗎?”

秦北廷挑眉,一臉“我看你怎麼解釋的”看著虞禾。

虞禾措不及防,感覺對方似乎已經知道了自己無名神醫的身份,可他怎麼會知道?

現在外界的人明明都認為無名神醫是祁媛媛。

但祁媛媛頂著她的名號,到處亂治病,這讓她很生氣,她一定要製止她,隻是現在還不是時候。

因為有一件事,是她之前疏忽了,當初她用“烏鴉”坑秦美美的那筆款,是直接彙到了星闕。

如果有人利用這點,攻入了星闕係統,仔細研究,會發現烏鴉的這筆款買的是無名神醫的單。

她再揭穿祁媛媛是冒牌貨,說自己纔是無名神醫,無疑就是告知天下,她就是那個被國際刑警懸賞通緝的“10萬美金”。

所以,她得再找個時間,趁星闕殿主不在的時候,悄咪咪地再次入侵星闕,把當時交易的數據資訊記錄刪除了才行。

“這說明我的醫術很厲害!”虞禾答非所問,隨即指向西廂房,轉移話題:

“這邊是寢室對嗎?快三點了,困了困了,今晚就住這吧。

秦北廷看著她的背影,無奈的笑了。

小姑娘還不打算讓他知道她的身份嗎?

虞禾用鑰匙打開西廂房的門鎖,裡麵的燈光自動感應而兩亮,屋內是很傳統的大堂,左邊那邊是寢室,右邊是書房。

雖然整體裝潢古香古色,但生活起居設備很齊全。

虞禾打開房間裡的衣櫃,看到裡麵男人和女人的睡衣、裡衣、外衣等分彆整齊的放在一個衣櫃裡,猛然回頭。

卻見秦北廷依靠在浴室門口,嘴角勾著妖孽般的笑容,發出邀請:“寶寶,要一起衝個澡嗎?”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