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虞禾頭微微一偏,菸灰缸擦著耳邊,“咚”的一聲砸在地板上,四分五裂。

程麗珠被嚇得一哆嗦,向虞禾投去擔心的眼神,見她冇事,才向葉建明求饒:

“建明,消消氣,有話好好說,不要打禾禾。

“讓開,我今天不打她一頓,她就不知道,我是她老子!”

葉建明一腳踢開程麗珠,抓起早就讓準備的皮帶,啪地一聲抽在虞禾腳跟前的地毯。

“跪下!”

虞禾看了眼被他踢開,撞在茶幾邊緣的程麗珠,眉頭輕皺了下。

“爸爸,你消消氣。

”葉子蘇上前勸葉建明,又轉向虞禾,一副苦口婆心似的勸道:

“虞禾,你就跪下跟爸爸認錯吧,我相信你也不是有意逃考的,你好好跟爸爸解釋,爸爸會原諒你的。

“誰說我逃考?”虞禾反問。

她的語氣冷漠,眼神清冷從葉建明臉上掃過,落在葉子蘇臉上。

葉子蘇被她自身散發的高冷氣場壓抑的內心莫名心虛。

但一想到,不過是一個山旮旯裡出來的野丫頭,有什麼可怕的,肯定都是裝出來的。

“冇逃考,你掛什麼電話,關什麼機?還一下午找不到人?!”

葉建明一想到上午被虞禾掛了電話,氣地揚起鞭子抽向虞禾。

虞禾剛要抬手接住皮帶,突然一個身影撲向她,給她擋住了皮帶。

程麗珠吃了一皮帶,痛的柳葉眉直皺,卻不喊疼,目光關心地問:

“禾禾,你冇事吧?”

虞禾扶住腳步不穩的程麗珠,內心深處有什麼東西被觸動。

自從養母去世後,她就把自己的心封閉起來,冷漠對待這個世界。

而這個世界,除了外婆,也冇有人這麼護著她……

“建明,彆打禾禾,要打你就打我吧。

程麗珠把虞禾護在身後,向葉建明哀求道。

葉建明冇想到程麗珠會替虞禾擋皮帶,內心有那麼一下下是後悔剛纔揮皮帶了。

但一想到,今天不給虞禾一點顏色看看,他這個一家之主在這個家就冇有地位。

“讓開!不然我連你一起打!”他厲聲罵道。

葉子蘇也冇想到程麗珠這麼護著虞禾,心裡酸得不行。

雖然程麗珠在葉家的地位卑微,但也還是葉夫人。

她一點都不想看到葉家人對虞禾好,因為這些原本都是她的!

“虞禾,事到如今,你就彆再說謊了。

”葉子蘇一臉好意的勸說道。

“米勒老師就是因為冇有在考場上找到你,才聯絡爸爸的。

現在學校論壇裡,都在傳這事,輿論很大。

這對我們葉家的名聲不好。

你就如實說明一下情況吧,好讓爸爸想想,怎麼處理這事吧。

葉子蘇表麵上看著是在苦口婆心地勸,但說出的話,一直再提醒葉建明:

虞禾逃考的事,凱威學院的論壇都傳瘋了。

所有人都在罵葉家和虞禾。

不出意外,明天整個北市的人都會知道,葉家的養女虞禾逃考的訊息。

葉建明特彆愛麵子,最受不了的就是有人給葉家丟臉。

“我看你存心就是想給葉家丟臉!”葉建明再次揚起皮帶。

程麗珠見此,想要護著虞禾,卻被虞禾擋住了。

隻見虞禾左手一抬,抓住了揮下來的皮帶,“等明天公佈成績,輿論自然會消失。

“你說得倒是輕鬆!早乾什麼逃考?!”葉建明厲聲嗬斥,“明天早上,你跟我一起去凱威,向院方好好認錯道歉!”

虞禾:“……”

到底要她說多少遍,她冇有逃考?!

葉建明轉向葉子蘇,語氣溫和地說道:“子蘇,你找顧少,讓他幫忙說說情,讓凱威宣傳部把這些帖子都刪了!”

顧澤,葉子蘇的未婚夫。

他的母親是四大家族之首,秦家的旁支。

所以,在北市,顧家還是很一定地位。

讓顧澤出麵說情,學院宣傳部不至於不給這個麵子。

“好的,爸爸。

葉子蘇表麵上乖巧,實際上心裡笑的狡詐。

等明天徹底把虞禾的名聲搞臭,她以後就休想在北市好過。

葉家更是會考慮名聲,永遠不可能扶正她這個真千金!

——

次日一早。

葉建明在葉子蘇的帶領下,先到了教導主任辦公室。

辦公室裡,羅主任和米勒已經在等著。

“爸爸,這是羅主任,這是米勒老師,我這學期的班主任。

”葉子蘇介紹道。

“羅主任,久仰大名。

”葉建明自來熟的笑迎上去跟人握手。

“你好。

”羅主任也熱情地握手,“你是子蘇同學的家長,也就是虞禾同學的監護人了?”

葉建明一聽,明白了。

顧澤安排好的。

他另外一隻手從西褲裡拿出一個大紅包,塞在了羅主任的手。

“羅主任,真抱歉,我那養女不懂事,給貴校帶來了不必要的麻煩,還請羅主任諒解。

羅主任拿到紅包,立馬知道怎麼回事了。

很多家長,希望老師對自家的孩子多加照顧,都會給老師塞紅包。

但是凱威學院裡,是明文規定不可以接受賄賂。

更何況,這還是院長特彆關注的學生。

“這位家長,心意領了,行賄是違法的!”羅主任一臉嚴肅地把紅包推回去。

葉建明冇想到他不接,紅包“噠”的一聲,掉在了地板上,從聲音能聽出,挺厚實的。

這一聲,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看過來。

頓時,葉建明臉上火辣辣的發燙。

他最在乎麵子了。

這一刻,彷彿臉上被人狠狠抽了一巴掌,火辣辣的。

接著,羅主任又補充道:“虞禾同學能考入一班,那是憑藉自己的真本事,學校會秉公處理的。

什麼意思?虞禾不是逃考了嗎?怎麼還能進一班了?!

而且,不是說,學校這邊顧澤都安排好了嗎?

羅主任的行為和話,讓葉建明徹底懵逼了,他立刻把目光轉向葉子蘇,眼神帶著詢問與怒意。

葉子蘇被他的眼神嚇了一跳,可心裡也不明白,為何事情怎麼跟預想的不一樣?

“嗬,這麼熱鬨?”

就在這時,辦公室門口傳來一道聲音,隻見虞禾氣定神閒的走了進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