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永超眉頭緊皺,“你這話可有證據?!”

秦永豪從黃氏的lv包裡拿了一份檔案,遞給他,“這是親子鑒定結果。

秦永超一眼看在最後一欄:親子血緣關係大於99.99%,確定是父女關係。

“這……”秦永超的目光從檔案上轉到葉子蘇身上。

宋氏起身,繞著葉子蘇轉了一圈,打量道,“眉宇間的確與六妹有六七分相似。

“確定這結果冇有錯?”秦永超嚴肅的問道。

“我讓人從牢裡送出六弟的血,錯不了。

”秦永豪肯定的說道。

葉子蘇被他們打量著,內心緊張的心跳彷彿都要跳出嗓子,秦家的氛圍遠比葉家還要可怕。

但她一想到這裡可是她的家,雖然親生母親死了,父親在牢裡,可四叔說了,隻要她聽話,討好家主,就能在秦家立穩腳跟。

“大伯,大伯母,我終於見到您們了,我這一路可真的不容易。

”她直接在秦永超麵前跪下,抽泣道。

“這些年,我一直在北市的葉家,為了一席之地,被葉家作為聯姻工具,與顧家聯姻,過得兢兢戰戰,可他們去年接回了自己的女兒後,不但把我轟走了,還陷害顧家家破人亡。

“更多分的是葉家的小姐,她是找回了家,可卻故意隱瞞我的真實身份,把我丟進了大山裡,那裡窮山惡水,我差點冇能活著走出來。

“我雖然冇有在秦家長大,可我身體裡流的是秦家的血,他們這麼待我,不就是不把秦家放在眼裡……”

“可憐的孩子,快起來。

”宋氏扶起葉子蘇。

“北市葉家?葉建明那個葉家?”秦永超問道。

葉子蘇抽泣了下,“是的。

秦永超沉著臉,眼神是令人琢磨不透陰鷙,“你叫什麼名字?”

“以前的名字叫子蘇。

”葉子蘇說道。

這話說的可巧了,以前,意思是現在回來秦家了,應該認祖歸宗,論資排輩,給她用“信”字輩命名。

宋氏一眼看穿了葉子蘇的小心思,雖然流著秦家的血,可從小就是小戶人家的教養,粗鄙貪婪,不登大雅之堂。

“回來了就好。

”秦永超說道,隨後對宋氏說:“阿英,帶她下去,好生安排。

“是。

”宋氏領會,隨後對葉子蘇說道:“來,孩子,跟我來。

聞言,葉子蘇心中大喜,秦家這是接受她了,欣喜道:“謝謝大伯、大伯母。

秦永豪對黃氏使了個眼色,她帶著秦信暉也跟著一起下去了。

客廳裡,隻剩下兄弟倆。

“難怪當年冇有找到虞仙醫和信姝的屍體,原來根本就冇有死!好一個詐死法!”秦永豪說道。

秦永超沉默地抽著雪茄,冇有說話,煙霧繚繞,模糊了他的視線,不知道他在想什麼。

“這麼說,七弟其實可能早就知道這件事,卻一直不說,還跟葉家那個真千金走的這麼近,他們兩個不會有什麼目的吧?畢竟當年,那丫頭……”

秦永超明白他的意思,開口打斷了他的話,“今天之事先不要讓北廷知道。

冇有了給葉家的投資合同要挾秦北廷,來了個葉家曾經的養女葉子蘇,塞翁失馬,焉知非福。

“是。

那我先告退,去給母親拜年了。

秦永豪點到即止,然後轉身離開,雙目眼神底下閃過一瞬的算計。

外麵。

葉子蘇走路一坡一坡地跟著宋氏穿過秦家老宅的院子,這是當初陸一銘那一槍留下的後遺症,讓她看起來特彆的土氣,引起一路傭人異樣的眼光。

之前葉子蘇都會很刻意地調整自己的步伐,不至於看上去那麼坡,但此時,她的內心澎湃不已,完全忘了注意這點。

她就像劉姥姥進大觀園,左看右看,秦家老宅果然名不虛傳,太大太美了!宛如頤和園!

而這裡,纔是她真的家!

她是四大家族之首的秦家嫡係小姐!

這裡隨便一套住所,就比葉家那套破彆墅還要大!要值錢!

虧虞禾那個賤人,說她是葉家的假千金,明明是她搶了她這麼好的人生!還倒打一耙,把她害的這麼慘!

這個仇,她一定會雙倍奉還!

——

虞禾一覺睡到了下午四點,是被餓醒的。

她伸手一摸身旁,才發現旁邊空空,房間裡隻剩下她一個人。

一地的衣服已經被收拾好了,剩下淩亂的被褥,還有瀰漫在空氣裡未散的曖昧氣息提醒著她昨晚發生的事。

虞禾想坐起,但渾身一片酸爽,有氣無力,索性癱在床上,摸過手機。

微信裡,星闕殿主在上午十一點的時候給她回了兩個字:【可以。

虞禾想起昨晚看了秦北廷的微信訊息列表,心想可能真的隻是巧合吧。

她把賬號切回私人號,無視了所有資訊,直接找到秦北廷的對話框,很好,冇有訊息。

她腦海裡突然響起秦北廷曾經說過的話,“睡完就跑?”

到底是誰睡完就跑啊……

虞禾端起床頭櫃放著的水杯,喝了一大口,緩了緩會,才忍著身體的不適下床把睡衣穿上,出去。

大堂和書房裡都冇人,反倒是對麵東廂房的大門敞開著。

她抬步走去,東廂房是一個整改過的化學實驗室,一進門就看到對麵的牆上設置了118個透明玻璃密封格子,有些欄格子放了東西,大大部分都是空的。

虞禾一眼認出了這個東西,是元素週期表。

秦北廷此時正背對著門,站在這元素週期表麵前凝視著。

“這是你收集的元素週期表?”虞禾上前問道。

“寶寶,醒了,餓不餓,我讓人送點吃的過來。

秦北廷回頭,見她隻穿著薄薄的睡衣,把外套脫下,披在她身上。

虞禾:“餓,不過我想吃你做的牛排。

“好,我讓陳東送材料過來。

”秦北廷說著拿手機給陳東發資訊。

虞禾觀看著牆上的元素週期表,剛好非金屬的22個元素是收集齊的,剩下的金屬元素都是空的。

“什麼時候開始收集的?才收集了這麼點?”她問道。

“差不多十二年前。

”秦北廷脫口而出。

“收集了這麼久,才收集了這22種非金屬元素?”虞禾挑眉,語氣中帶著明顯的嫌棄。

像金、銀、銅、鐵等等常見的金屬元素就有90種,幾天就可以收集到了。

“嗯,一年收集兩種。

“有什麼意義嗎?”虞禾問道。

秦北廷深深看著虞禾:“有……”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