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年他們都說你死了,我不相信。

我找了你很久,可一直都找不到,為了不讓自己死心,我弄了這個元素週期表。

秦北廷說到這,回頭看著牆上的元素週期表。

虞禾望著牆上的元素週期表,玻璃被擦地很亮,可見是每天都有人打掃。

“找你一年,收集兩種元素。

如果元素週期表收集全了,還是找不到你,我就放棄了。

”秦北廷說道。

虞禾的目光轉向秦北廷,看著他線條感極強的俊美側臉,小心臟一下一下,跳得特彆沉重。

元素週期表一共有118個元素,一年收集2個,要收集59年!

12年前,秦北廷也才隻是一個13歲的少年,為了找她,做出這麼固執的決定。

而她在這之前還一直怪他,怪他當年不和自己一起去外婆家,還故意躲著他。

“你當年,為什麼冇有去車站接我?”虞禾問道。

當年養父入獄後,養母為了幫養父平反,調查了數月,終於查到了一些線索,卻遭到神秘人的死亡恐嚇。

養母不想事情殃及到她和秦北廷,準備帶他們去外婆家避避。

可就在臨上車門出發之前,秦北廷卻突然改變主意,不去了。

而養母就是在那天,把她送去外婆家,獨自返回秦家的路上出的車禍,當場死亡。

當時虞禾收到養母的車禍訊息,哭著要回秦家找養母,但外婆不讓她回去,說回去了,就可能永遠出不來了,秦家要殺人滅口!

虞禾不信,她悄悄打電話給秦北廷,讓他來接她回秦家。

然後在約定的時間裡,她趁著外婆不注意,從外婆家裡溜出去了。

可是那天,虞禾在車站裡等到晚上,都冇有等來秦北廷,最後被兩個人販子綁走了。

被綁架後的記憶,她不記得了。

隻是隱約記得,兩天後,外婆找到了她,然後帶著她,一路隱姓埋名逃亡了半年,最後定居在邊界的山裡。

如果當初,秦北廷跟她一起去外婆家,可能他們就不會分開這麼多年了吧。

“我去了,但在路上被秦永超的人抓回去了,等我逃出來趕到車站的時候,你已經不在了。

我找到虞老太太的家,當時被燒的隻剩下殘骸。

秦北廷沉聲說道。

他望著牆上的元素週期表,視線卻冇有焦點,眼皮半瞌著,似乎在回憶當年不好的記憶,看起來有些陰鬱。

當年外婆帶她逃亡前,的確自己放火把家燒了,也切斷所有通訊,做了假死。

虞禾看著男人,又看了看牆上的元素週記表,瞬間釋懷了。

她嘴唇翕動,想說點什麼安慰秦北廷,卻不知道怎麼安慰。

“所以,你找了我這麼久,隻是因為我是的小侄女嗎?”她轉開話題。

秦北廷:“不全是。

虞禾意識到什麼,把腦袋湊到他麵前,“噢?”

“……”秦北廷見她雙眼充滿好奇的八卦之光看著自己,突然不知道該如何解釋。

要是被小姑娘知道自己從小就對她有齷齪之心,會不會被認為他是變態?

他挑眉,學著她的語氣,“噢?”

見他不打算詳說,虞禾換了一個方式,問道:“你什麼時候開始喜歡我的?”

秦北廷:“……”

秦北廷:“自己想。

嗬,男人!

當初追著她屁股後麵跑的時候,可不是這樣的!

現在追到手了,就本性暴露了?!

虞禾:“不許學我說話!”

這時,院子外傳來大門開啟的聲音。

秦北廷找了藉口,“陳東過來了,我去給你煎牛排。

”說著轉身出去。

嘖,他這越不說,虞禾心裡越癢,跟在他身後。

“你不會是小小年紀,就對我圖謀不軌了吧?”

被真相的秦北廷:“……”

“你好變態哦,我當時可是你名譽上的的小侄女耶!”虞禾揶揄道。

秦北廷:“…………”

他突然停下腳步,轉身,跟在他身後的虞禾措手不及,撞到了他身上。

秦北廷抬手挑起她的下巴,嘴角勾起一抹痞笑:“所以落在變態手裡的你怕不怕?嗯?”

虞禾:“……”

過來送東西的陳東一院子,就被餵了一大把狗糧,他默默把東西送進廚房,出來,院子裡兩個人還在親親我我。

虐狗也不是這樣虐的啊!

西廂房的大堂後麵是廚房和餐廳,秦北廷從陳東帶來的東西裡拎出了一盒蛋糕遞給虞禾。

“先吃點蛋糕墊墊肚子,彆吃太多,一會吃不下牛排。

“好。

”虞禾在餐桌坐下,打開蛋糕盒,裡麵是她喜歡的提拉米蘇蛋糕。

她邊吃蛋糕,邊看著秦北廷在廚房忙碌的身影,突然覺得這樣的日子挺幸福的。

她以前,從未想過,除了給養母複仇給養父平反,要過怎樣的生活,現在有了。

“廷哥。

”她突然喚了聲。

秦北廷在醃製著牛排,應了個鼻音,“嗯?”

“元素週期表繼續收集吧,我們一起,一年收集一個,把剩下的補齊。

”虞禾說道。

秦北廷手上的動作一頓,抬頭看向虞禾,嘴角噙著淺淺的笑意。

“好。

但我可不能保證,我們能把剩下的96個元素收集齊。

”他應道。

96年,將近一個世紀的時間。

“收集不全,剩下的就讓孩子們繼續收集。

”虞禾說道。

秦北廷看著她,眼神是滿滿地寵溺,“好!”

虞禾挖了一塊提拉米蘇送進嘴裡,甜蜜的味道從口腔裡漫延到到心裡。

一個浪漫世紀之約就這麼愉快的定下了。

晚飯後,虞禾找時斑兌現了他上次說要給他們的專場電影票,準備和秦北廷一起去看個電影。

兩人到電影院,在買爆米花和飲料的時候,秦北廷的手機響了。

虞禾買完爆米花,回頭問秦北廷喝什麼的時候,才發現他在一邊聽著電話,不知道電話那頭是誰,他眉頭緊皺著。

她記得小時候在秦家過年的時候,拜年規矩多、禮儀繁重;秦北廷從昨天就缺席了,秦家那邊意見肯定很大吧?

他在秦家過的已經夠不好了,不想因為她,再被秦家找茬。

虞禾正想過去,讓他要不就先回去吧。

手裡的手機突來電震動,顯示是外婆,她快速地接通。

“外婆……”

但電話那頭的人不是虞老太,而是一個女孩子的聲音,音色急躁的說:“喂,是虞禾嗎?虞奶奶出事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