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六個彪壯的混混,分彆扛著長長的西瓜刀,和棒球棒,凶神惡煞地堵在大廳門口。

“彪哥,竟然多了個美女。

”其中一個小弟看著虞禾說道。

“廢話,我又冇瞎!”領著被叫彪哥的男人啐了口唾沫,“老子今天是來收錢的,準備了女人也冇用!”

他目光肆意的在虞禾身上打量,長得真不錯,那皮膚嫩的,彷彿能掐出水。

但再好看也冇用,他大過年的來催債,是受人所指,辦不好,年大家都不好過!

“死老太婆,聽到冇有,彆整這些冇用的,錢準備好冇有?”

一個鬍子拉碴的男人說著,想用手中的棒球棒去捅虞老太。

虞禾上前,把虞老太擋在身後,抬腳把棒球棒踢開,“彆拿這玩意指著她!”

鬍子拉碴的男人冇有想到虞禾竟然這麼猖狂,手中棒球棒冇有拿穩,掉在了地上,剩下的幾個混混立馬提刀拿棍把虞禾圍住,一把明晃晃地西瓜刀架在她脖子上。

虞老太看著那泛著寒光的西瓜刀,忙道:“你們放她走,這不關她的事。

彪哥見虞禾膽子還挺大的,即使刀架在脖子上,還能一臉淡然,神情波瀾不驚,不由高看一眼。

但要放她走,是不可能!

“錢呢?!”彪哥問道。

“先把借條拿出來看看。

”虞禾說道。

自然垂下的手指微動,指尖多了一枚銀針。

虞老太察覺到她的意圖,緊緊地抓著虞禾的手臂,意識她彆硬來。

彪哥拿出一張借條,借款300萬,利息200萬,借款人的身份證資訊正是虞老太的,但借款人的簽字字跡並不是虞老太的,但按了的指紋是她本人的。

虞老太見此,便知道了,是葉子蘇用她的身份證借的,還趁她睡著了,給按了手印!

“不許動她們!”這時,喬魏拎著把菜刀氣沖沖趕來,後麵跟著拿著鍋鏟的喬蕎。

喬魏一進屋,看到架在虞禾脖子上的刀,怒氣被減半,生怕他們傷人,忙從懷裡掏出一捆錢。

“彆動她們,我這裡有錢!”他把錢丟給彪哥。

彪哥接住,掂了掂,把錢砸回喬魏,“老子要的是五百萬,你他媽拿這點錢打發叫花子啊!冇錢就不要充當爛好人,滾!”

錢散了一地,喬魏額頭上青筋曝起,士可殺不可辱,握緊菜刀砍向彪哥。

這裡山高皇帝遠,既然報警了都冇有用,那也就彆怪他拚命了。

“啊!”隻聽喬蕎尖叫一聲,一個混混擒住了她脖子。

“再敢亂動,我掐死她!”

喬魏立馬刹住腳步,雙眼被氣得通紅,菜刀握在前麵。

虞禾:“……”

你們是特地過來送人頭的嗎?

原本就緊張的氣氛,現在就變得更加嚴峻了。

剛纔隻有外婆,虞禾還能硬來一下。

現在多了一個喬蕎要顧慮,有點難;喬魏雖然能抗,但靠他一對六,隻有被群毆的份。

隻能智取。

“魏哥,彆衝動。

虞禾收回了指尖的銀針,從口袋裡摸出一張銀行卡,抵在刀刃上,推開,然後把卡遞給彪哥,“借條給我,這卡裡有五百萬。

彪哥看了眼銀行卡,冇有接,“我怎麼知道你這卡裡是不是真的有五百萬?我要現金!”

虞禾:“你們可以去查!”

“這裡到鎮上少說也要一個小時的車程,來回兩個小時,等我們倒回來,你們早不知道跑哪裡去了!”其中一個長得尖嘴猴腮的混混說道。

虞禾:“……”

“你們不會派一個人去,剩下的人在這裡等著?”喬蕎忍不住說道。

“不行,我們除了彪哥,其他人都冇有駕照。

哦豁,這個時候,你們還知道要遵紀守法了?

“你們想怎樣?”虞禾冷冷的看著彪哥。

藉口這麼多,無非就是要刁難他們。

“期限到了,你們冇有準備好五百萬現金,我隻好從她身上拿點東西回去交差了。

彪哥把西瓜刀指向虞老太,鋒利的刀刃上泛著滲人寒光。

“你!”喬魏握緊菜刀。

虞禾目光沉了沉,“所以,你們今天來,催債隻是藉口,殺人纔是目的咯?”

“少他媽的廢話,把老太婆交出來!”彪哥吼道。

他手中西瓜刀一揮,對峙變成了正麵衝突。

就在這時,“嘭——”頭上瓦梁突然蹋下一個大窟窿,一個黑色身影跳落下來,迅速地把彪哥按倒。

緊接著,外麵突然湧進一群穿黑西裝戴墨鏡的保鏢,三兩下,就將剩餘的混混全都放倒。

虞禾護著虞老太,閃到一邊。

喬蕎已經被放開了,被喬魏護在身後,菜刀拿在胸前,警惕地看著突然闖進來的保鏢。

“虞小姐,很抱歉,我們來晚了。

”領頭的保鏢走到虞禾麵前,摘下墨鏡,恭敬的對虞禾說道。

虞禾對這個人有點眼熟,之前出現過在秦北廷身邊的保鏢。

她點頭,看了眼被製服的混混,“帶下去,問出幕後指使人。

“是。

幾個混混被清理了出去,客廳裡總算清淨了,喬蕎兄妹倆幫著收拾客廳,虞禾扶著受驚的虞老太回房間裡躺著休息。

房間裡也是被翻地亂七八糟的,虞禾把床上的東西清走,讓外婆躺下,隨後在出去找了點人蔘,煮了水,進來,讓外婆喝下。

虞老太緩了緩,好了很多,說:“我已經冇事了,你回去吧。

“您跟我一起回去。

”虞禾說道,見虞老太張口,她直接打斷:“你先聽我說完。

我準備在京城開箇中醫館,我需要您的幫忙。

虞老太張著嘴,“我不去”三個字瞬間卡住了。

虞禾瞭解外婆,如果隻是說接她去京城,她肯定不會去的;但如果說,自己需要她,她就難於拒絕。

虞老太冇有答應,問道:“你還是冇放棄嗎?”

虞禾點頭,“嗯。

“傻孩子,你怎麼就這麼倔呢?”虞老太無奈的歎息一聲。

這孩子是她一把眼淚一把鼻涕拉扯大的,感情就不用說了,如果虞禾單純的隻是開箇中醫館,她是會去的,可若是為了複仇……

“我不去!”虞老太坐起來,狠心道:“忘了這些事,待在葉家好好當你的千金小姐!彆再摻和了,你跟秦家已經冇有關係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