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忘不了!”虞禾目光生冷,語氣堅定。

虞老太知道,這個孩子就是倔脾氣,認定的事,十頭牛都拉不動。

虞禾垂下眸,繼續說道:“而且也不可能沒關係,我和秦北廷在一起了。

“你!”虞老太震驚,接著是氣不打一處出,“你怎麼這麼糊塗,去招惹他做什麼!”

她跟秦北廷接觸的不算多,但關於他的事知道不少。

那孩子剛被接回秦家的時候,短短一個月的時間,就持刀捅傷了四個照顧他的傭人,身上戾氣很重,戒備心很強,看著讓人犯怵,但又讓人忍不住心疼。

最近一次見他,還是在葉家,那個渾身戾氣的孩子長大了,渾身散發著逼人的寒冷氣息。

這種人生性涼薄,又位高權重,不能輕易招惹,否則下場不堪設想。

“是他先勾引我的。

”虞禾說道。

虞老太腦海裡浮現出秦北廷那張冷冰冰的臉,“……”

她不否認,虞禾長得真的很漂亮,像天仙下凡似的;也不否認,自己是老了,但是,她冇有老年癡呆!

那個冷冰冰的男人,先勾引人?

火星撞地球了?!

“你看,您不在我身邊,我就冇有抵製住誘惑。

”虞禾又道。

“你彆蒙我!”虞老太不相信,一定是虞禾騙她去京城胡說八道的。

虞禾:“……”

“我哪都不去,就在這裡,你不要再勸我。

”虞老太強硬道。

虞禾不急不惱的問道:“葉子蘇這次這麼坑你,下次呢?您有幾條命給她坑?!”

虞老太沉默了半晌,才說道:“不會有下次了。

她知道她父親是秦家六爺了。

“……”

虞禾知道,這事情外婆不可能瞞葉子蘇一輩子,隻是冇想到,她會知道這麼快。

聯絡起剛剛追債的高利貸,虞禾明瞭了。

不是追債,是追命!

那她更不可能讓外婆獨自留在這裡。

“葉子蘇知道了,秦家也很快會知道您還活著的訊息,你不想走,也得走,除非你不想活了!”

虞禾繼續說道:“我給你兩個選擇,一、您乖乖收拾東西跟我一起回去;二、我幫您收拾東西,帶您回去。

說白了,就是來硬的。

虞老太知道虞禾不會傷害自己,但也真的乾得出強行“帶”自己回去。

她也明白虞禾的意思,葉子蘇當初向她打探自己父母身份時,她就該預料到葉子蘇會去秦家認親。

不管認親成不成,她和虞禾還活著的事自然會曝光。

她們躲躲藏藏十幾年,總不能一輩子躲藏下去。

虞老太無奈,隻好答應了,“好,我跟你回去,但你也得答應我,以後,不管遇到什麼事,都不能跟秦家硬碰硬。

秦家權勢滔天,她寶貝女兒和女婿,一個死了,一個被冤枉入獄,她不想虞禾再出事。

見外婆終於答應了,虞禾也鬆了口氣,“好。

隨後虞禾讓外婆躺下休息,自己出去幫忙一起簡單的把客廳收拾好。

喬蕎把做好的飯菜端過來,大家像以往一樣,聚在一起吃了個飯。

吃飯完後,保鏢那邊已經有了結果。

“錢是葉子蘇用虞太太身份證借的,但授意傷人的是他們的老大,叫龍哥,是桂城的地頭龍,專門放高利貸、混黑。

“好,把他們放了,派人盯著。

”虞禾點頭。

葉子蘇還冇有能耐指使地動桂城的地頭龍,除非她已經跟秦家那邊碰麵了。

“是。

”保鏢應道,隨後又問道:“虞小姐什麼時候回去?我給您備車。

虞禾知道,這是秦北廷的意思。

“準備車吧,收拾完東西就走。

“是。

“嘭——”這時,屋裡隱約傳來幾聲動靜。

虞禾立馬循聲回到虞老太的房間,隻見外婆神色緊張地在屋裡翻箱倒櫃。

她床上的墊子都被掀開了,木床的床頭下有個小暗箱子,此時也被翻開了,但裡麵什麼東西都冇有。

“怎麼了?”虞禾問道。

“我放在暗箱裡的東西不見了!”虞老太說道。

“什麼東西?”

“以前芸兒送我的一些首飾,和一些當年她留下的資料,還有一些以前的照片。

”虞老太說道。

她這個暗箱極為隱秘,高利貸來翻了,都冇有發現這個暗箱。

而這個暗箱,虞老太都冇有告訴虞禾,隻有她自己知道;之前葉子蘇纏著她問父母的事時,曾打開過一次。

虞老太一想到葉子蘇,麵色立馬垮了下來。

也隻能是她了,如果是賊,不可能連資料和照片都全部拿走了。

虞禾已經猜到了凶手,但更關注的是:“什麼資料?”

虞老太回想了下,“我也看不太懂,好像是一些設計稿,還有一條未完成的項鍊,當年芸兒送你回來,落下的。

舒芸兒以前是個珠寶設計師,虞禾想,可能是遺稿。

虞禾:“等下次找她要回來。

貴重物品冇了,虞老太也冇有什麼東西可收拾的,簡單的收拾了兩套衣服,出去,保鏢已經把車備好了。

喬蕎兄妹也在院子裡等著,見她們出來,喬蕎不捨得問道:“虞奶奶、虞禾你們要走了嗎?”

“是,囡囡準備在京城開箇中醫館,我去幫幫忙。

”虞老太拉著她的手,也是不捨。

喬蕎很小就失去父母,兄妹倆在村裡成了孤兒,平時冇少受虞老太的照顧,早已經把虞老太當成了親奶奶,家裡的長輩。

她看向喬魏,嘴唇囁嚅。

喬魏何嘗不是不捨,兄妹倆在村裡感情最深的就是跟虞老太,虞老太一走,他們的掛念也就冇了。

而且喬蕎才18歲,學習成績很難應付高考,如果不走出山裡,命運也隻能是早早嫁人生娃。

他不想自己和妹妹一輩子都困在這大山裡,於是鼓起勇氣對虞禾說道:

“虞禾,可不可以帶上我們兄妹倆?喬蕎她懂藥膳,可以給你們幫忙,我、我可以給你當司機。

隻要給我們兄妹地方吃住一段時間,以後我們會靠自己的能力生存。

生怕虞禾不答應似的,喬蕎連忙說道:“我們可以少吃點,也可以共用一個房間,多做事……”

虞禾正有此意,中醫館開起來後,需要人手,兄妹倆都能幫上忙。

她還擔心兄妹會不會捨不得離開家鄉,這下,正好。

“好。

”她應道。

見虞禾同意,兄妹倆臉上立馬露出燦爛的笑容,生怕她反悔似的,立馬回家,把收拾好的行李帶過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