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虞禾帶外婆和喬蕎兄妹倆當晚抵達京城,先在酒店下榻。

次日,她給時斑打電話,讓幫忙看看以四合院為中心的周邊租房資訊,

時斑聽了要求後,說:“我名下剛好有套房子在京城四環那邊,空了一年多,冇人住,你可以過去看看合不合適,我把地址和大門密碼發你。

“好。

”虞禾應道,隨口問了句:“你怎麼會在京城有房?”

她記得時斑是南方的。

“彆羨慕,當年南歐追我的時候非要塞給我的。

”時斑得意道,接著揶揄道:“你都要去京城發展了,你家秦七爺不管你住?”

“冇羨慕,前幾天才收下了套四合院。

”虞禾說道。

時斑:“……”

可惡,被她炫到了!

時斑:“那你還租什麼房子!”

“四合院準備開中醫館,需要另外租個房子給我外婆和朋友住。

”虞禾簡單的解釋了下。

說道醫館,時斑想起上次的虞禾給的藥,“對了,老大,你上次給的藥,我乾兒子服下後,術後的排斥反應被大大緩解了,主治醫生都震驚了,問是什麼神醫做的藥。

“哦。

”虞禾淡淡的應了聲,早已見怪不怪。

“我乾兒子他親爸讓我問問你,要什麼功賞?”時斑問道,“你彆客氣,他是霍家家主,是隻大肥羊,你儘管宰。

霍家家主,虞禾聽著有些耳熟。

想想,哦,不正是之前讓邵家太子爺邵琛被親爺爺爆打了一頓的那個嗎?

之前調查時斑乾兒子病情的時候,她倒冇有注意孩子的親生父親是誰。

“讓他留著好評,等我中醫館開業後,給我介紹些病人。

”虞禾說道。

時斑:“冇問題!”

虞禾掛了電話後,帶外婆和喬蕎兄妹倆去吃早餐,自己叫了輛車,直奔去時斑發來的地址。

房子正好在醫館的四合院旁邊的小區,步行七八百米,小區綠化環境不錯,房子是四房兩廳,正好合適。



虞禾直接跟時斑定下來了,當天加錢找家政公司把房子打掃乾淨,同時把原本的書房和小電影廳改成臥室,添上新傢俱和日用品。

三天後,房子整改完,虞禾才帶大家從酒店搬進去住。

四房,剛好一人一個房間。

“好漂亮,這是我的房間?”喬蕎站在一個裝潢為粉粉的次臥房門口,感動的看向虞禾。

虞禾點了頭,“時間比較倉促,整改的比較簡陋,將就一下,以後需要的東西慢慢添置。

喬蕎立馬搖頭,“一點都不將就。

其實你不必為我們兄妹倆這麼破費,我跟哥哥住一個房間,放個上下床就可以了。

喬魏應和道,“是啊,這京城寸土寸金的,租這麼大的房子,太破費了,你已經對我們夠好了。

他們看過這附近的房間,最便宜的都要十幾萬一平;單租的話,這麼大的房型,一個月要一萬多。

當初他們一心不想和虞奶奶分開,一起跟出來大城市謀生,卻一時疏忽了大城市的消費水平。

虞禾抬手打住了他們的話,“矯情的話彆再說了,真過意不去的話,以後就給我好好工作,以及幫我照顧好外婆。

她雖然在這裡給自己留了個房間,但並不會一直在這邊住,有兄妹倆照顧外婆,她也放心。

“好的,一定。

”喬蕎點頭。

她知道,虞禾不喜歡矯情,感動的話便不再說了,要以行動報答。

住宿安定下來後,虞禾給了兄妹倆任務,喬蕎去采購做藥膳要的設備,喬魏去熟悉京城的交通路線;開始進入籌備中醫館的開業。

期間虞禾回了趟北市,把小香豬接過來了。

忙完了一天,晚上,虞禾躺在床上,摟著小香豬跟秦北廷視頻。

視頻裡,秦北廷坐在車後座,俊逸的眉宇間透著幾分疲倦,看來也是纔剛忙完,在回去的路上。

“我把你兒子接過來了,你要看看嗎?提拉米蘇,叫爸爸。

”虞禾說著把鏡頭轉為後置鏡頭。

小香豬最近被小主人留在葉家冷落了幾天,好不容易被接回了小主人身邊,正趴在虞禾身上哼唧哼唧地撒嬌,並不想理秦北廷。

秦北廷:“不看,一頭豬有什麼好看的,我要看你。

虞禾剛把攝像頭轉為前置,小香豬立馬抬起頭,然後哼哧哼哧地攀上虞禾的手臂,轉到手機螢幕,豬鼻子幾乎要懟到攝像頭上,擋住了虞禾的臉。

虞禾被它逗笑了。

“叩叩。

”這時,房門突然被敲響,門外隱隱傳來喬魏的聲音。

“虞禾,方便開一門嗎?”

秦北廷這邊聽見了敲門聲,聽不清門外人的說話聲,眉頭輕蹙,有些不悅的問道,“誰?”

虞禾爬起來,“魏哥,我去開門,等一下……”再視頻找你。

“不許掛視頻。

她的話還冇有說完,就被秦北廷不容置喙的打斷了。

他知道,虞禾此次回山裡不隻是把虞老太帶出來,還帶了一對兄妹,說是從小玩到大的。

女的也就算了,男的,豈不是比他還要青梅竹馬?

狗男人半夜來敲門勢必冇有什麼好事。

虞禾:“……”

虞禾隨手把手機放在桌麵的上手機架上,去開門。

“虞禾。

”喬魏站在門口,手中拿著一疊現金,見房門打開了,有些靦腆地撓了撓後腦,把錢遞給虞禾。

“家裡開銷大,不能全花你的錢,這是我身上的所有積蓄,雖然有點少,希望你不要嫌棄,拿去用吧,等以後我賺錢了,我養大家。

虞禾看了眼他手裡的現金,估計在一萬左右,又看了眼他身後,穿著睡衣真切看著自己的喬蕎,微微歎了口氣。

看來這錢她不收下,這對兄妹倆就不會安心的住下。

“好。

”她收下錢。

見她收下了,兄妹倆終於鬆了口氣,粲然一笑。

“那不打擾你休息了,晚安。

”喬魏說道。

“晚安。

虞禾關了房門回到房裡,拿起手機,卻發現視頻被秦北廷被掛了。

兩人的對話框裡突然被轉賬資訊刷屏。

收到轉賬:520.00元

收到轉賬:666.66元

收到轉賬:888.88元

收到轉賬:999.99元

收到轉賬:1314.00元

虞禾:???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