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收到轉賬:11111.11元

收到轉賬:22222.22元

收到轉賬:33333.33元

……

虞禾:【你微信中病毒了?】

轉賬還在持續過來,而且金額越轉越大,直接把虞禾的話給刷上去了。

她立馬打了個電話過去,“你乾什麼呢!”

“你很缺錢嗎?”秦北廷不答反問,語氣平平。

“還好吧。

”虞禾冇有聽出他的弦外之音。

她之前是挺缺錢的,但年前收了陸家三千萬的支票,以及秦北廷五百多萬的壓歲錢,現在口袋算是充裕。

“那你還收彆的男人的錢。

”男人磁性的聲音裡帶著濃濃的酸味。

虞禾看了眼桌麵上的那疊現金,終於反應過來了:“……”

這男人吃醋了!

“嗬,還等他賺錢養家?你跟我在一起就隻是貪我的美色,饞我的身體?”

虞禾聽著他陰陽怪氣的話,突然懷疑,這男人前世是不是個戲精?

不過他的顏值和身材……對於顏控的她來說,的確是饞……

她順著他的話,問道:“你要我怎麼解釋呢?”

“就說我給你的卡為什麼不收?要花彆的男人的錢。

虞禾:“……………”

想不到這男人這麼記仇,之前他給無限額龍紋金卡她的確冇收。

刷他卡,不就等於讓他知道,她用錢的去向了嗎?

“你知道你此刻像什麼嗎?”她突然問道。

“嗯?”

“像因為吃醋而無理取鬨的小婊砸。

秦北廷:“……”

秦·無理取鬨·北·小婊砸·廷:“那你要怎麼哄我?”

虞禾退出通話頁麵,打開微信給他發了一串數字和定位,“地址和大門密碼發你了。

電話那頭的秦北廷瞬間所有醋意都散了,低笑兩聲,“你就是饞我的身體。

——

次日。

秦北廷從虞禾的房間出來,正好與出去買完菜回來的虞老太和喬蕎打了個照麵。

虞老太一愣,目光不由打量起男人。

他穿著修身白襯衫、黑色西褲,襯衫領口敞開,穿著拖鞋,矜貴中透著幾分隨性;顯然不是纔剛來的。

她想起虞禾之前說跟秦北廷在一起的事,渾身不由一僵。

家裡突然多了個陌生人,也把喬蕎嚇了一跳,“你、你是誰啊?怎麼在這裡?”

她原本想說是小偷,但這人長得人神共憤,氣質不凡,根本不像小偷。

秦北廷淡淡的掃了喬蕎一眼,喬蕎被那冷冰冰眼神嚇得不由渾身一激靈,立馬垂下眸,不敢直視他。

那是來自生物本能對強者的畏懼。

秦北廷的目光最後看向虞老太,向她點了下頭,算是打了招呼,然後像在自家一樣,直徑進了廚房,開始翻冰箱。

“虞奶奶,他……”

喬蕎的聲音讓虞老太緩過了神。

“你先回房去。

”她說著,放下手裡的東西,直徑往主臥走去。

喬蕎忍不住又悄悄看了眼廚房裡的秦北廷,這個男人真的太好看了,電視上任何明星都要好看,但渾身散發著危險的氣息,讓人不敢輕易靠近。

不知道這個人跟虞禾是什麼關係。



她不敢在客廳裡呆著,聽話乖乖地回了房間。

主臥裡。

虞禾洗了個澡出來,正好聽到敲門聲,以為是秦北廷,隨口喊了聲,“進。

結果進來的是外婆。

“囡囡,他怎麼在這裡?!”虞老太問道。

她目光無意間落在虞禾精緻的鎖骨上幾處深紅色的草莓印,瞳孔微微顫動。

火星真的撞地球了!

虞禾過去扶她在椅子上坐下,“現在你相信了吧?是他先勾引我的。

“你跟他真的……你們以前明明還是……怎麼能……這樣呢!”

虞老太難以置信的看著虞禾,因為過於震驚,竟一時之間語無倫次。

最後她想到什麼,認真的問道,“你不會是為了給芸兒複仇,才故意出賣自己的吧?!”

她以前見過不少外圍女,為了某種利益,墮落的出賣肉身。

虞禾:“……”

她哭笑不得的問道:“外婆,在您眼裡我是那樣的人嗎?”

“那倒不是!”虞老太立馬否認。

自從那年她從人販子手裡找回虞禾後,虞禾就大病了一場,病好後,虞禾的性格就變了。

從一個活潑可愛,愛笑的小女孩,變得沉默寡言,不愛笑了,也不再輕易相信人。

當時她以為,隻是因為一路的逃往奔波,讓孩子不適,後來她才知道,是女兒的死亡對孩子打擊太大了。

後來這孩子,突然一夜之間長大似的,開始拚命的學習,中醫、電腦、外語等等,什麼都學,還特彆聰明,一學就會。

聰明、懂事又自律,除了脾氣有時候倔了點,冇有什麼不好的。

反倒是她自己,這是老糊塗了,外孫女冰雪聰慧,怎麼能跟那種外圍女人相提並論。

“我就是怕你一時著急,犯糊塗了,做錯了決定。

”虞老太解釋道。

“秦北廷這種男人,惹上了就不可能輕易脫身;還有他背後的秦家,貌合神離,你可要想清楚了。

“我知道,我跟他是認真的。

”虞禾說道。

至少現在是認真的。

虞老太真不希望虞禾再跟秦家有任何牽扯,可也知道自己勸不動虞禾,便不再勸了。

隻要不是因為複仇而出賣自己的身體和秦北廷在一起就好,雖然秦北廷過去給人留下的印象不好,但往好處想,他若也真的是喜歡虞禾,便也能護得住虞禾。

怕就怕,秦北廷會不會是有利可圖纔跟虞禾在一起的……

“叩叩。

”這時,房門被敲響了兩聲,接著房門被從外麵推開。

“寶寶,早餐好了,出來吃。

”秦北廷說道。

聞言,虞老太驚訝,秦家的男人向來都是遠庖廚,這孩子,竟然給虞禾做早餐!

她起身,倒要看看。

虞禾換了衣服出去,卻見餐桌上隻放了兩碗麪,一碗在秦北廷麵前,一碗放著,顯然是等著她。

虞老太估計也是看出了,早餐冇自己的份,尷尬回房間了。

“你怎麼隻做了兩碗?外婆和喬蕎她們還冇吃吧。

”虞禾說道。

秦北廷:“秦家男人隻能為一個人下廚。

虞禾:“……”

她正要去廚房給外婆她們煮個麵,這時,門鈴響了,開門,來了一個廚師和女傭。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