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春節假期後,逐漸複工。

虞禾征得虞老太的同意,用她醫仙的身份註冊工商名字,叫虞仙醫診所,隨後開始跑起診所開業的相關事務。

虞老太畢生所學是中醫,當年醫仙的名號很響,如果不是因為當年秦家的那場變故,被迫隱居山林,她早就開啟了自己的診所,現在在中醫界裡也是德高望重的人。

現在虞禾用她的名號註冊診所,一方麵幫她完成了當年未了的心願;另外一方麵,這也是跟秦家的一種正麵挑釁。

最危險的地方是最安全的。

她們再這麼躲躲藏藏下去,被秦家人暗殺了都冇人知道,至少現在光明正大的站出來,秦家人還會因為麵子而不能拿她們怎麼樣。

一個月後,虞仙醫診所順利開張。

虞禾原本想的是低調開張,虞仙醫診所開設目的不是賺苦力錢,而是技術錢。

她不想讓外婆太辛苦,所以規定一天隻接十個病人,並且提前預約。

然而開張當天,四大家族秦家七爺、陸家家主、邵家太子爺,祁家分家的祁楠,南方霍家的家主,影帝南歐,國際電影明星阮甜心等有權有勢的名人齊聚一堂,陣勢浩大,直接把虞仙醫診所送上了新聞頭條。

祁家。

“虞仙醫竟然還活著!”祁老夫人戴著老花眼鏡刷到平板上的新聞,驚訝道。

祁老爺子正在品著祁媛媛親自送過來的廬山雲霧茶,聽到虞仙醫,立馬放下茶杯。

“什麼?給我看看。

他急著起身過去,茶杯冇放穩,不小心摔在地上,碎了。

這套紫砂杯是大孫子送的,四個杯子,分彆刻著“延年益壽”四字,寓意很好,備受祁老夫人喜愛。

現在碎了一個“壽”字杯,祁老夫人臉色立馬拉了下來,“激動什麼!一大把年紀了,就不能穩重點嗎?”

祁老爺子當著孫女麵被說的,也有些不悅,沉聲道:“不過是一套杯子,碎了就碎了,再買就是了,大呼小叫什麼?”

“你要不是聽到你老情人的名字激動,這套茶杯好好的怎麼會碎一隻?”

“老情人老情人,我都跟她多少年冇見過了?你一直唸叨冇完了?”

祁媛媛見爺爺奶奶要吵起來的架勢,忙插進來安慰,“奶奶,茶杯我讓大哥再給您訂一套,彆生氣了。

說完,又對祁老爺子勸道:“爺爺,您也少說兩句,奶奶也隻是心疼茶杯而已。

“哼。

”祁老爺子甩手轉身離去。

見此,祁老夫人更加生氣了,“一說起這事,你就生氣,你就走吧,走了就彆回來!”

“好啦,奶奶,爺爺他隻是不想跟你拌嘴而已。

”祁媛媛溫聲細語的勸道。

隨後掃了一眼平板上的新聞內容,配的照片正好是虞仙醫診所門口的簡單剪綵。

祁媛媛一眼看到了照片裡的虞禾,“是她?”

她奪過平板,把新聞看完,心裡默唸:虞仙醫,虞禾,都是姓虞,是孫女?

“你認識她?”祁老夫人見孫女這反應,問道。

祁媛媛點頭,“見過一麵,之前她說是北廷哥哥身邊的秘書。

北廷哥哥最近都不找我,也是因為她……”

祁老夫人秒懂,祁媛媛喜歡秦北廷的事,她是知道的,而且祁家和秦家都有意聯姻,就等秦北廷和祁媛媛兩人有點什麼火花了。

她拉著祁媛媛的手安慰道:“傻孩子,他不找你,你就主動找他啊。

你不找他,不就給狐狸精趁虛而入的機會了嗎?

“你放心,當年她奶奶搶不過我,現在她也一樣搶不過你!彆忘了,你可是無名神醫。

祁媛媛嘴唇翕動,想解釋,但最終還是冇有解釋。

哪裡是她不找秦北廷了?

是秦北廷完全不讓她找!

電話被拉黑了,微信也不回,她甚至還假裝有事去秦家找他了,他都不見。

“對了,媛媛,你的黑靈珠呢?什麼時候拿出來給奶奶看看?”祁老夫人問道。

祁媛媛冇想到奶奶會突然提起黑靈珠,有些遲疑,“這……”

“這也是我們祁家的鎮家之寶了,秦家那邊也想看看,你什麼拿出來讓大家都看看,展示展示我們祁家醫術的巔峰?”

祁媛媛靈機一動,說道:“奶奶,不是我不想拿,隻是黑靈珠已經被我用了。

“用來製作特效藥了?”祁老夫人問道,“我看網絡上有不少網友巴拉你發表的論文,猜測你研製的特效藥是用了黑靈珠,纔有如此神奇的功效。

祁媛媛順勢應和,“是的。

恰好這時,趙偉帶著第一批生產出來的特效藥樣品過來。

祁老夫人看著一瓶瓶裝在精緻透明小玻璃品裡的藥丸,連稱讚道:

“好、好、好,快送去檢察,儘快上市,不能讓虞仙醫在京城搶了我祁家的風頭!”

趙偉:“是。

——

夜。

虞仙醫診所。

虞禾送走所有賓客後,返回了診所,在西廂房的書房裡測試新出來的診所線上小程式功能,剛好這時微信來了條訊息。

星闕殿主:【祁家那邊的第一批特效藥已經出來了,你這邊還冇有確定好拍賣時間?】

虞禾最近白天忙診所的事,晚上抽空練小號,還真冇空管祁媛媛的事。

她打開日曆看了眼,剛好明晚星闕有場拍賣會。

無名:【殿主想不想來點刺激的?】

星闕殿主:【?】

無名:【之前發你照片已經看膩了吧?】

無名:【明晚我去星闕找你,給你看看我本尊。

剛踏進四合院的秦北廷看著手機裡的對話框,嘴角上揚。

小姑娘終於要跟他正是揭開身份了嗎?

星闕殿主:【好。

書房裡,虞禾收到回覆後,恰好聽到院子裡有聲音,立馬退了微信起身出去,正好看到秦北廷。

“廷哥,明晚有空嗎?”她上前道。

秦北廷收起手機,“怎麼?”

“有件事我想跟你說一下。

”虞禾說著,不自然的乾咳一聲,“咳,還記得之前我跟你要的照片嗎?”

“……”秦北廷突然有個不好的預感,“然後呢?”

“我用那些照片給你換了一味貴重的藥材,現在那個人想見你本人,你明晚陪我去見一下?”虞禾問道。

秦北廷:“………………”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