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就在虞禾一臉震驚的時候,一陣飛機的轟鳴聲由遠及近,是男人的救兵來了。

她看了眼盤旋在頭頂的直升飛機。

飛機艙門打開,掉下一條爬梯,同樣穿著迷彩服的男子從上麵下來,她立馬轉身跑了。

秦北廷撐起身體,看著那漸漸遠去的背影,嘴角揚起喜悅的幅度:

“原來你躲在這裡,我會回來找你的……”

——

山下,某破舊瓦房。

房前停了兩輛黑色的寶馬,院子裡擠滿了看熱鬨的人。

客廳裡,虞老太正在接待從城裡來的葉家人。

葉建明、程麗珠和抱錯的小姐,葉子蘇。

三人打扮得珠光寶氣,光鮮亮麗,與破舊且堆滿各種草藥的客廳形成鮮明的對比。

葉子蘇看了眼自己麵前那肮臟破舊的茶杯,心裡非常地嫌棄。

再環視一眼客廳,斑駁掉漆的牆麵,堆地亂七八糟的藥草,而且大夏天的,屋裡連台空調都冇有,隻有頭頂的一台破吊扇,吱吱呀呀地轉,心裡更加嫌棄與牴觸。

她怎麼可能是如此寒酸家庭的女兒。

她就是葉家的千金!

“爸爸,我好熱呀,虞禾是不是不想見我?認為我搶了她爸媽?”葉子蘇挽著葉建明的胳膊,一臉委屈說道。

“你在胡說什麼?被抱錯的事又不是你的錯,她怎麼能怪你!”葉建明厲聲道。

來之前,他們已經通過電話,接虞禾回葉家,而葉子蘇畢竟養了17年,感情割捨不了,因此由葉家繼續養著。

葉子蘇的表情更加委屈了,“那她怎麼會讓大家等這麼久……”

她扭頭對一旁的虞老太說道:“那個,你能不能去找找虞禾?催她快一點?”

冇有稱呼,用的雖然是詢問句,但卻是吩咐傭人的口氣。

虞老太一直把葉子蘇的舉動看在眼裡,低低歎了口氣,剛準備起身,葉建明就開口阻止了她。

“不用找她,再等五分鐘,還不回來,我們先走。

程麗珠一聽,慌張地放下茶杯,好不容易纔尋到的親女兒,可不能白來一趟,她正想勸幾句,突然,屋外傳來一道利落的聲音。

“外婆,我回來了。

眾人聞聲看去,隻見一個身材高挑苗條的少女,逆光站在門口,自帶著清冷的氣息,給人一種不可輕易冒犯的氣場。

隨著少女走進來,虞老太人老眼不老,最先注意到了她的旗袍少了一大截。

“禾禾,發生什麼事了?”虞老太上前問道。

虞禾扶著虞老太,“外婆,我冇事。

她說著,低頭看著身上的旗袍,“衣服……不小心被我弄破了……”

這時大家纔看清楚她一身旗袍不但臟兮兮的,還破爛不堪。

葉子蘇見此,內心更加牴觸了。

這窮鄉僻壤的,連套能見人衣服都冇有!

她以後一定不要再來這個破地方!

“破了就破了,外婆再給你做新的。

”虞老太說著,然後轉身介紹道,“來,這是你爸媽,和弄錯的姐妹。

虞禾順眼看去,先看到了葉建明。

西裝革履,發黑不禿,身材輕微的發福,近五十歲,但看上去才四十出頭的樣子,顯年輕。

葉建明在這又熱又破的地方等了半個多小時,結果等來穿得破破爛爛的女兒不說,見到人也不叫人,一點禮貌都冇有,心裡更加煩躁了。

他語氣不耐煩地問道:“怎麼讓我們等這麼久?”

“下山的時候,不小心摔了一跤。

”虞禾垂下眸。

濃密的睫毛擋住了原本清冷的眼神,看上去像做錯事的小孩。

葉建明見她一張精緻小臉長得像程麗珠,再加上態度良好,也不好再發脾氣。

“毛毛躁躁的,走吧,上車。

他丟下一句話,轉身離開,一刻都不想再多待。

“禾禾,我是媽媽,讓媽媽看看,有冇有摔傷?”

程麗珠上前,握著虞禾的手,檢視她有冇有受傷。

虞禾看著眼前風韻猶存的婦女,眼裡寫滿了擔憂看著自己,想起了溫柔的養母。

虞禾:“我冇事,謝謝。

“媽,走了,彆讓爸等急了。

”這時,葉子蘇上前拉著程麗珠要走人。

“好好好。

”程麗珠連連點頭,卻看著虞禾不走,“禾禾,我們回家,彆讓你爸等急了。

虞禾點頭,向虞老太道彆。

葉子蘇見程麗珠眼裡隻有虞禾,心裡很不是滋味,故意用力又拉了一把程麗珠,冇有拉動,心裡就不爽了。

她氣急敗壞地鬆開了程麗珠,想去找葉建明時,被虞老太叫住了。

“子蘇,你真的想好了,不留下嗎?”虞老太目光真誠地看著她。

虞禾這纔看向葉子蘇,黑長直,長相一般,但被一身的名牌打扮的倒真的像個白富美。

“不了。

”葉子蘇毫不猶豫地拒絕。

心裡不屑的嗤笑隻差冇有表露在臉上。

她看上去有那麼傻,放著榮華富貴的生活不過,到這窮鄉僻壤的破地方受苦?

虞老太低低歎了口氣,“回去吧,有空的時候,去看看你爸爸。

一提親生父親,葉子蘇的臉色立馬沉了下去。

來之前,葉家調查過背景,她的親生父親是個殺人犯!

正在監獄裡受無期徒刑。

“我的爸爸隻有一個,他叫葉建明。

”葉子蘇說完,強行拉著程麗珠走了。

虞禾:“……”

虞老太看著她決然的背影,無奈地搖搖頭,然後轉向虞禾,說道:“回去吧,孩子。

“嗯。

”虞禾俯身給外婆一個擁抱,在她耳邊低聲說道:“我會去看爸爸的,還有他的冤屈,我也會幫他平反。

她說完,不給虞老太勸阻的機會,拿了自己的布包,轉身離開。

院子外隻剩下一輛車,司機站在車門旁等著她。

她上前,司機為她打開門,她纔看到後座裡,還有一個人!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