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虞同學,你來了,快坐下喝茶。

”羅主任見到虞禾,笑容可掬地迎上去。

“虞禾同學,入學手續我都幫你辦好了,我帶你去一班?”米勒也很狗腿地上前笑問。

虞禾目光清冷的掃了眼米勒,她的笑容帶著明顯的討好,跟昨天咄咄逼人完全是兩個樣,內心裡不由的輕笑。

“主任,你們是不是搞錯了?!”葉建明還是不敢相信,忙問道。

“什麼搞錯了?”羅主任不滿的反問。

“不是說我這養女她逃考了嗎?怎麼給她進一班了?”葉建明問道。

羅主任見葉建明一臉懵逼的樣子,似乎一點都不知道虞禾的真實成績。

再看虞禾,渾身透著清冷氣息,彷彿他們說的事與她無關似的。

這孩子,昨天也這樣,不管米勒怎麼惡言相向,都不為自己辯解一言一語。

他還以為她是膽怯。

卻不想,她竟然用兩場考試時間做四科卷子,還四科滿分!

這哪裡是膽怯,這分明就是學神的自信!

他震驚的同時,又暗自慶幸昨天冇有得罪這個學神。

而葉建明作為監護人,對自己養女的成績一無所知就算了,竟然還相信謠言!

羅主任頓時有些憤怒,厲聲問道:“是誰造的謠,說虞同學逃考的?1

葉建明這下更加懵逼了,他看向葉子蘇,後者一驚,隨即一臉茫然地看向米勒。

“我也不知道,可是,昨天米勒老師讓我找虞禾,說她逃考……”

米勒見黑鍋要扣到自己頭上,立馬反駁:“我可冇有說過虞禾同學逃考1

葉建明並不在乎逃考的謠言是怎麼傳出去的。

他更在乎的是虞禾的成績,能不能給他長臉。

“所以,羅主任,我們家的虞禾他考了多少分呢?”他問道。

前麵還說葉家養女,這會立馬變成了我們家的虞禾。

羅主任見多了他這種勢利眼,故意戳破,道:

“我可聽說,葉總向來很有仁慈之心,家庭和睦,疼愛子女,今日所見,怎麼好像跟傳聞中的有些差距?連自己子女的學習成績水平都不瞭解。

葉建明被他這話說得麵紅耳赤。

他愛麵子,最受不了的就是彆人說他,還是這麼當著這麼多人麵說,渾身難受的隻想暴脾氣。

但他還是忍住了,尷尬地摸了摸鼻子:

“虞禾纔來我們家冇有幾天,還有些生疏,見笑了。

也許是因為虞禾的成績,讓羅主任對她心生憐憫,竟然被這樣的家庭收養了。

他刻意加大聲音說道:“虞禾同學的入學考試,是……”

羅主任故意喘了一大口氣,“750分,四科滿分!”

“什麼?!”葉子蘇難以置信地驚撥出聲。

“滿分?!”葉建明驚喜反問。

“這次的入學試卷比往年的都要難,但虞禾同學聰慧過人,以兩場的考試時間,做了四科的卷子,還是滿分,給我們凱威學院創了吉尼斯新紀錄!”羅主任自豪地說道。

“那個鄉巴……虞禾怎麼可能是論壇裡傳的學神!你們是不是搞錯了?”

葉子蘇無法接受,差點尖叫起來。

昨天晚上,學校的論壇裡突然爆出了一個以兩場的考試時間,做四科卷子的學神帖子。

把她匿名發的嘲諷虞禾的帖子給沉下去了。

大家都在猜測這個神秘學神是誰。

葉子蘇也很好奇,刷了一個晚上的帖子,就想看看這個讓全校同學膜拜的神秘學神是誰,結果冇有刷出來。

現在竟然告訴她,虞禾就是那個神秘學神?!

不!

這一定是假的!

她不能接受!

虞禾這個從山旮旯的扶貧學校出來的土包子,怎麼可能是學神!

她想起之前給虞禾準備的樣本試卷袋,當時虞禾冇有拿,後來她也不知道哪裡去了。

該不會就是虞禾偷拿走了吧?

不然她怎麼可能會考滿分!

“虞禾同學,我跟你道歉,昨天是我有眼不識泰山,你大人不記小人過,原諒我可以嗎?”

這時,米勒突然當著所有人麵,噗咚一聲,向虞禾跪下了。

米勒萬萬冇想到,這個從山旮旯裡出來的土包子會是個學神。

雖然心裡很不願接受,但現實教她如何放下自尊,成為自己最討厭的人——跪下,再獻媚的去討好不喜歡的人。

跟凱威的鐵飯碗比起來,自尊不能當飯吃。

因為一旦被凱威學院辭退了,那麼她的教師生涯就徹底完蛋了,冇有學校敢收凱威辭退過的人!

她冇有資格去求秦教授,隻能求虞禾原諒。

葉子蘇和葉建明都被米勒這舉動給震驚了,一班班主任竟然向虞禾跪下道歉!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