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虞禾根據之前調查的星闕的平麵圖,一路跑向了行政樓的洗手間。

然後給時斑打了個電話,“你那邊怎麼樣了?”

電話那頭傳來劈裡啪啦的機械鍵盤聲,以及時斑著急的聲音:

“行政樓的監控已經關了,但我也被髮現了,堅持不了多久,你快點。

如果以他的實力,自然是破不了星闕的防火牆,是虞禾今早提前把代碼寫在u盤裡寄給他,並告訴他方式。

“好。

”虞禾從洗手間出來,左右看了下,冇人,她隨意來到一間關著燈的辦公室門口。

門鎖是電子鎖,虞禾打開手機,快速地拉了個代碼頁麵,放在電子鎖上。

電子鎖“滴”的一聲,打開了。

辦公室裡一片漆黑,讓虞禾一陣目眩,她立馬打開手機電筒。

這應該是一個普通的資料室,很幸運,有一台電腦。

虞禾冇有開燈,把辦公室門關上,打開電腦,拉過椅子坐下。

電腦開了,提醒輸入密碼,虞禾從口袋裡摸出一個u盤,插到主機上。

很快,密碼被破了。

她十指在鍵盤上快速地飛舞,之前已經入侵過星闕的防火牆,現在又是通過內部的電腦,她很快就潛入了財務係統。

星闕的財務數據龐大繁多,財務係統還被額外加了防火牆,雙重保護,做的足夠嚴謹和安全。

現在破解的話,她得費些時間。

但來都來了,還冒著這麼大的危險,總不能就這麼半途而廢。

虞禾拿起手機,給秦北廷發了條微信,然後揉揉手指,希望廷哥能給她多爭取點時間,然後開乾。

與此同時,天一閣裡。

秦北廷坐在紫檀木的椅子上,看著微信資訊。

寶寶:【我拉肚子了。

/可憐】

坐在他對麵,戴著鬼麵麵具的北冥此時如坐鍼氈。

他反覆看了幾次手錶,忍不住問道:“廷哥,無名神醫呢?”

“在洗手間。

北冥:“……”

他真搞不明白,老大這是跟人家在玩什麼把戲,知不知道這個鬼麵麵具戴在他頭上的分量有多重嗎?

要是被組織內的人知道他假冒殿主,肯定會被拖去批鬥。

“叩叩。

”這時,大門被敲響。

“誰?”北冥立馬警惕的問道。

門外傳來天蠍的聲音,“冥哥,一級警報。

距離上次的一級警報,還是烏鴉攻破了防火牆。

真是怕什麼來什麼。

北冥立馬看向秦北廷,意思在問現在怎麼辦?

秦北廷陡然起身,走到了屏風後麵。

北冥立馬把鬼麵具摘了,說了聲,“進來說。

天蠍進來,見北冥穿著一身黑,跟殿主的衣服很相似,而且頭髮有些亂,像是剛摘了麵具,有些狐疑。

殿主的身份很神秘,就連內部的十二星座都冇有看過殿主本尊,大多數時候,都是北冥在管理他們。

難道其實北冥就是殿主?

“什麼情況?”北冥問道。

天蠍回過神,稟報道:“烏鴉好像又來了。

“什麼叫好像?”北冥問道。

“剛剛防火牆被攻破了,入侵手段和位置跟烏鴉一樣,但這次很快被攔截住了,實力不像烏鴉本人,所以有些不確定。

”天蠍說道。

上次他們十二個人齊力都冇有攔住烏鴉,電腦還被黑藍屏了,最後還是靠殿主親自出馬才攔截下來。

天蠍繼續說道:“但有個奇怪的點,這次對方隻是攻入監控係統,還把行政樓和外圍的監控關了,我懷疑對方可能是兩夥人,一個負責表麵的攻擊,引開我們的注意,但實際上,是為了另外一個混進內部的人提供機會。

屏風後的秦北廷眉頭輕蹙,烏鴉自從上次逃脫後,有一段時間冇有出現過了。

時隔兩個月再次出現,剛好今天又是拍賣會,人多混雜,對方要是有意混進來,也不是不可能的。

恰好今晚,北冥還接到了禮儀部的主管反饋,說祁小姐提醒建議覈查賓客的資訊,暗指有人想要壞規矩。

“滴滴滴——”

突然,書房裡傳來係統被入侵的警報聲。

星闕的財務係統防火牆警報提醒是直接傳送到殿主的電腦裡的,此刻突然發出警報,正是應和了天蠍的猜測。

“吩咐下去,立馬嚴查可疑人員!”北冥立馬說道。

天蠍:“是。

大門關上,秦北廷立馬從屏風出來,進了書房。

另外一邊。

虞禾快速地過目著剛提取出來的賬單數據,放在桌麵上的手機傳來時斑的聲音:

“老大,我被攔截住了,位置已經被對方定位了,再繼續,我的資訊就要曝光了,先撤了,你自己注意點。

“好,你自己注意安全。

”虞禾低聲說道。

電話被對方掛了。

虞禾根據日期,終於調出了黑靈珠那場拍賣會的財務賬單數據,快速過了三遍,都冇有看到秦美美的那筆彙款記錄。

奇怪了。

如果當時款項冇有到賬的話,她是不能拿著黑靈珠的。

她又調出了一批代碼,突然手一頓,看著螢幕上的代碼有些愣神。

那筆交易記錄,竟然已經被人刪除了!

會是誰?

這時,螢幕突然彈出紅色的對話框提醒把虞禾拉回了神。

糟糕,被髮現了!

她立馬拔掉了u盤,把電腦關機了,正要起身出去,卻聽到外麵傳來一陣腳步聲。

幾束手電筒的光從窗戶外掃了進來,虞禾立馬蹲到了電腦桌下。

“一間間查清楚,彆放過任何可疑的人!”門外傳來男人雄渾的聲音。

“是。

緊接著,辦公室的電子鎖傳來輸密碼的聲音。

“哢嚓”一聲,門被開了,“啪”的又一下,辦公室的燈光亮起,有人進來。

虞禾躲在電腦桌下,聽著越來越近的腳步聲,心跳加速。

腳步聲在辦公桌旁突然停下,虞禾警惕地看著地上的影子,手指翻動,指尖多了一枚銀針。

“噠噠……”

那影子隨著腳步聲遠去,消失,“啪”得一下,燈關了。

虞禾剛要鬆口氣,手中的手機突然“嗡……”地一下震動起來。

是秦北廷的來電。

虞禾立馬把電話掛了,門口原本要離開的人腳步突然頓住了,一束手電筒的強光立馬照了進來,“誰?”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