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誰?”

“快攔住那個人!”

外麵突然傳來一陣騷動,虞禾屏住呼吸,隻聽辦公室的門“嘭”地一聲被關上了。

虞禾鬆了口氣,四週一片昏暗,她掐著自己的虎口,用痛感給自己保持清醒。

外麵的腳步聲越來越遠,過了一會,一片寂靜,人都走遠了。

虞禾立馬打開手機電筒,從桌底下出來,到辦公桌後麵的窗戶旁,撩開窗簾,外麵是冒著嫩葉的綠化帶樹叢。

這邊是後院,冇有人。

她打開窗戶,翻了出去,抬頭左右看了眼,冇有看到攝像頭,鬆了口氣。

她鑽出樹叢,拍了拍身上的灰層,走出草地,往鵝卵石鋪的小路溜,前方突然出現一個身影。

那人一身香檳色的修身西裝,慵懶地靠在路燈杆上。

抬頭,微卷的短髮下,是一張雄雌莫辯的容顏,冷白色的皮膚,嘴角噙著一抹邪魅的笑容,上挑的桃花眼,右眼角下有顆深褐色的痣,在路燈光下襯得他格外的妖冶。

“你躲在裡麵乾什麼呀?”

男人磁性的聲音裡帶著幾分戲謔,像是特地在這裡等著她。

虞禾眉頭緊蹙,看來剛剛是他故意把人引開的。

她不確定對方是敵是友,故作茫然,說道:“我不知道你說什麼。

男人見她故意裝蒜,妖媚的桃花眼肆意地打量著虞禾,說道:

“身體柔韌性不錯,那窗戶格子也就三十公分寬,也能爬得出來,平時冇少練吧,不過最後鑽狗洞的那一出不優雅,下次可以換個姿勢。

“……”虞禾呼吸一滯,警惕地看著他。

剛剛她在努力爬窗,他就在這全程看著?!

“所以,你剛剛在裡麵乾了什麼?”男人盯著虞禾的雙眸。

既然被撞見了,虞禾也不裝了,語氣淡淡,“關你什麼事?”

男人挑眉,“嘖,這麼冷漠?好歹我剛剛也算是救了你,就這麼對你的救命恩人?”

虞禾心想,不用你引開,我也能出來。

隻是比較麻煩而已。

但終歸是欠了對方一個人情,而且此時身後的辦公樓那邊傳來繼續搜尋的聲音,她生怕動靜太大,引來不必要的麻煩,於是語氣稍微緩和些,問道:“你想乾什麼?”

見此,男人饒有趣味的主動自報家門,“我叫厲司宸,你叫什麼名字?”

厲司宸?京城十大豪門排行第一的厲家?

京城四大家族下麵的十大豪門,都是上流社會的人物,非不得已,還是不要輕易結仇。

“虞禾。

厲司宸低聲唸了兩遍她的名字,接著衝她邪魅一笑,“我救了你,你打算怎麼報答我?”

虞禾:“你想怎麼報答?”

厲司宸上前,玩味地抬手挑起女孩秀氣的下巴,“古人雲:救命之恩當以身相許。

剛好我挺喜歡你這副皮囊的,做我女朋友吧。

“……”

神他麼的古人雲。

虞禾拍開他的手,“我拒絕。

像是早知道她的答案似的,厲司宸一點也不上傷心,甚至蠻不講理。

“你要拒絕的話,就隻能告訴我,你剛剛在裡麵做了什麼。

連問三次她在裡麵做了什麼,可見他不是一般的好奇,而是一定要知道。

“嗡~”兜裡的手機又震動了,應該是秦北廷。

她出來挺久了,虞禾不想跟他耗時間,隨便找了個理由,“想找點資料。

“什麼資料?”厲司宸追問。

“你在這邊做什麼?”虞禾不答反問。

星闕的工作人員都會穿著帶有應龍紋標誌的製服,那是星闕的標誌,但這個男人身上冇有。

而且這邊是星闕的行政樓,一般拍客都在拍賣塔那邊,不會在這裡。

“我這不是來救你嘛~”

“我怎麼確定他們在搜尋的可疑人不是你?”虞禾看著他。

厲司宸:“……”

見她冇有想象中的好糊弄,他換了個方式。

“既然你這麼不聽話,那我就隻好把你交給他們了。

厲司宸說著,一把擒住了虞禾的手,拖著她往行政樓走。

虞禾一驚,想掙脫,卻發現男人的力氣大的可怕。

突然,一顆石頭飛快地砸來,厲司宸眼疾手快,立馬甩開了虞禾的手。

那顆石頭在兩人中間穿過,“噠”的一聲,砸在了一邊的木椅上,蹭下了一道痕跡。

而就在厲司宸甩開手的那一瞬,虞禾無意間看到了他左手大拇指上戴著玉扳指,上麵的紋路冇有看清。

她愣了下,記得上次見星闕殿主,他手上也是戴著一個扳指……

“抓住他!”

這時身後傳來一聲厲吼。

虞禾回頭,隻見幾個穿著星闕保安製服的男人衝了過來,在他們身後,是邁著穩健步伐的秦北廷。

虞禾羽睫輕顫,乖乖呆在原地,等著他們過來,然後隨機應變。

然而幾個保安跑地飛快,從她身邊經過,虞禾這才意識到,一旁的厲司宸竟然不知道什麼時候跑了!

可能看虞禾是個女孩子,隻有一個保安在留下來,拿著電棍對著虞禾,例行檢查。

“幾層的?在這裡乾什麼?邀請卡拿出來看看。

“四層,出來上洗手間,迷路了。

”虞禾垂眸,從口袋裡拿出邀請卡遞給他。

保安檢查邀請卡是真的後,遞迴給她,然後回頭問向款款走來的秦北廷,“你要找的人是她嗎?”

“是的。

”秦北廷應了聲,目光看向虞禾,“冇事吧?”

虞禾目光在秦北廷和保安之間來回看了一眼,搖頭,然後像個被嚇到的小女生似的,低頭走到秦北廷身邊。

秦北廷看著她這機靈的樣子,覺得有些可愛。

“冇事彆亂逛,回拍賣會看台去。

”保安警告完,跟著去追人了。

見人走了,虞禾心裡鬆了口氣,抬頭,“廷哥,你怎麼來了?”

“我等了你好久,電話也不接,不放心,就出來看看。

”秦北廷看了一眼保安追人的方向,“你怎麼跟他在一起?”

虞禾往秦北廷來的方向走去,“我從洗手間出來,迷路了,剛好聽到這邊有動靜,就過來看看,就碰見了他,正向他問路來著。

秦北廷跟上她的腳步,“哦?問路還拉拉扯扯?”

虞禾:“……”

見她遲遲不回覆,秦北廷突然停下腳步,看著她,“寶寶,你是不是有什麼事瞞著我?”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