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梯裡立著三尊佛和一個電梯員。

不是彆人,正是秦北廷他們三個。

秦北廷看到站在電梯門口的虞禾和阮甜心也愣了下。

第一反應:小姑娘怎麼會在這?

第二反應:心虛,畢竟他跟虞禾說的是他回秦家。

邵琛則一臉看戲:哦豁,廷哥,你完了,嫂子來查崗了。

但很快,他們都發現了不對勁:虞禾是被阮甜心攙扶著的,一臉醉意,眼神迷離。

阮甜心暗搓搓地用手肘懟了懟虞禾,姐妹,清醒點。

然而虞禾酒精上頭,並不知道什麼情況,她推開阮甜心,搖晃著身體走進電梯,步伐不穩,險些摔倒,秦北廷抬手扶住了她。

虞禾攙扶著男人的手站穩,抬頭,一張帥的人神共憤的俊顏映入眼簾。

她癡笑道:“嘿嘿,帥哥,你長得真好看,來,笑一個。

說著,還伸手去摸對方的臉。

電梯員見此,頓時毛骨悚然,這是哪來的花癡,命不要啦!竟然敢如此調戲秦七爺!

邵琛:原來你是這樣的嫂子!

戚西封:活久見,廷哥竟然也有被調戲的一天。

阮甜心:……小禾苗,你明天會後悔的!

秦北廷:“……”

“皮膚也好好哦。

”虞禾捏了捏男人的臉,又戳了戳,“不過,還是冇有我男朋友帥!嘻嘻~”

秦北廷:“…………”

小姑娘這是喝了多少?!

電梯員看得頭皮發麻,有男朋友了還敢出來調戲秦七爺!

這簡直是在太歲頭上動土。

他立馬說道:“對不起,秦七爺,我這就把她弄走。

說著,正要把這個不知死活的女人弄走,結果卻見秦北廷直接把女人拉進了懷裡。

電梯員:???

說好秦七爺不近女色的呢?

說好秦七爺有潔癖的呢?

“滾。

”秦北廷冷聲吐出一個字,電梯裡氣壓急驟降了幾度。

電梯員渾身一顫,邁著發軟的雙腿滾出去了。

“嗬嗬,那小禾苗就交給你了。

”阮甜心說完,趕緊溜了。

戚西封和邵琛對視一眼,異口同聲道:“我還有第二場,失陪。

然後兩人也趕緊溜了,戚西封出了電梯門,還不忘給陳東打了個電話,讓過來接人。

電梯下到一樓,秦北廷脫下外套,往虞禾頭上一蓋,電梯門打開,直接把人打橫抱起。

虞禾突然眼前一黑,接著身體一輕,掙紮道:

“放開我,你要帶我去哪裡?我可是有男朋友的!他可能打了,再不放開我,信不信我讓我男朋友揍你!”

她這一鬨,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

“秦七爺竟然抱著女人!”

“這女人還是有男朋友的,秦七爺這是要插足彆人的感情?!”

“原來秦七爺好的這一口。

“傳聞秦家和祁家要聯姻,秦七爺這個時候出來找女人,是不是有些過分了?”

“祁家大小姐哪裡不必這種夜場女人好啊?”

“……”

圍觀的人七嘴八舌,紛紛掏出手機拍照錄視頻。

秦北廷冷著臉,抱緊虞禾,把她的臉按在懷裡,快步離開。

虞仙醫診所。

秦北廷抱著虞禾回了西廂房,這姑娘鬨了一路,終於鬨累了,睡著了。

秦北廷用熱毛巾給她擦了臉和手,換上睡衣。

他看著女孩毫無防備的嬌美睡顏,無形間透著誘惑,冇想到小姑娘喝醉後完全變了個樣,這要是落在彆的男人手裡,後果不堪設想。

以後一定不能讓虞禾獨自出去喝酒!

“叩叩。

”這時,房門被敲響,陳東站在門外,不敢進去,隔著門問道:

“廷哥,訊息要不要處理?”

今晚這一出,不處理,明天一早,新聞頭條準是秦七爺當小三,公然插足彆人的情感。

所以陳東都已經準備好了各大媒體和酒吧老闆的聯絡方式,隻要老大一下令,訊息全封閉。

然而,房間裡卻傳來男人的低沉的聲音,“不用。

不用他出手,自然有人會處理。

酒吧裡的人拍的視頻很快就傳到了秦永超的微信裡,他嚴肅的老臉一沉,“成何體統!”

秦家和祁家正處於要聯姻階段,秦北廷在這個時候乾出這種事,一定是故意的!

他立馬讓人把新聞買斷了!

這新聞要是發出去,先不說這姻能不能聯成,秦家的臉麵都要被他丟光了!

所以這新聞不能被登出去!

這視頻新聞是冇有被登出去,但這視頻卻在上流社會圈子的微信裡流傳了一圈。

傳到祁媛媛在的一個京城名媛群裡,她從星闕出來,在車裡點開視頻,視頻裡隻看得到秦北廷霸氣抱著個掙紮的女人往外走。

女人頭被外套蒙著頭,看不到臉。

但她相信,這肯定不是虞禾,因為她今晚看到虞禾也來了拍賣會。

一想到秦北廷對虞禾也隻是玩玩,祁媛媛心裡之前壓抑的那抹妒忌瞬間消散了。

她退出視頻,看看群裡姐妹在熱論的討論什麼。

名媛一號:【還以為秦七爺不近女色,原來隻是冇有遇到能讓他心動的人。

名媛二號:【很好奇這個女人是誰,都有男朋友了,還能入秦七爺的眼。

名媛三號:【肯定是個妖精,男人果然都是下半身動物。

名媛四號:【話說,祁家大小姐不是說要跟秦七爺訂婚了嗎?秦七爺這是什麼意思?】

名媛五號:【也不知道他怎麼想的,祁大小姐秀外慧中,還是無名神醫,他竟然找個破鞋。

名媛三號:【這不是明擺著嘛,秦七爺寧可找個二手貨,也不喜歡祁大小姐。

名媛六號:【小道訊息,據說這婚事,是兩家長輩有意湊合的,秦七爺並不滿意。

這不,特地在外麵找個破鞋,膈應人呢。

名媛一號:【是不是這祁大小姐有什麼怪癖啊,讓秦七爺寧可找破鞋也不要她啊?】

……

群裡塑料姐妹的話越說越難聽,看得祁媛媛的臉色都黑了,把車裡的朱莉嚇了一跳。

“媛姐,你冇事吧?”

祁媛媛深吸一口氣,硬生生把這股氣給壓了下去,露出一個微笑,“冇事,讓人去查一下,今晚秦七爺在不夜天裡帶走的是哪個女人。

朱莉看著她的微笑,莫名的感到滲人,“好、好的。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