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次日。

虞禾睡到日上三竿,醒來腦袋一陣脹疼。

她隱約記得,昨晚找甜心去酒吧喝酒……然後好像遇到了個帥哥……然後,然後好自己像跟人家回去了?!

她猛地坐起,環視一圈,確定自己在四合院的房間裡,鬆了口氣。

接著又發現不對勁,她怎麼回來的?

不會是她把人帶回來了吧?!

虞禾低頭一看,睡衣都換好了,不是吧?!

自己真把人帶回來了?

她立馬找到手機,給阮甜心打了個電話。

電話響了很久,在快要自動掛斷的時候,是一個男人接通的。

“誰啊?有屁快放,彆吵爺睡覺!”

男人聲音帶著濃濃冇睡醒的鼻音,以及被吵醒的煩躁。

這聲音虞禾不陌生,“邵琛?”

電話那頭的邵琛還冇有發現自己接錯電話,“嫂子?有什麼事嗎?”

虞禾:“……”

這倆個人什麼時候搞在一起了?

她淡淡的提醒道:“我打的是甜心的電話。

電話那頭的邵琛愣了下,看了眼手機,才發現自己拿錯了,把手機丟給睡在身旁的女人,“女人,你電話。

阮甜心被手機砸醒,迷迷糊糊拿起手機,一看通話頁麵顯示著小禾苗,一個激靈,醒了。

“小禾苗,你聽我解釋……”

虞禾並不想聽她解釋,打斷她的話:“我昨晚怎麼回來的?”

“秦七爺帶你回去的啊。

虞禾有個不好的預感,“你打電話讓他去接我的?”

“冇有啊……”阮甜心把昨晚虞禾乾的醜事都給她說了一遍。

虞禾冷漠的把電話掛斷,然後以手捂額。

喝酒壞事,喝酒將智。

起床洗完漱,虞禾給自己紮了兩針,宿醉的頭疼瞬間緩解了,換了衣服,在大堂裡慢悠悠吃著早餐。

“虞禾,前廳有個小男孩找你,說是你弟弟。

”喬蕎進來說道。

虞禾放下筷子,用餐巾擦了擦嘴角,“帶他進來吧。

“好的。

喬蕎出去一趟,再次回來,身後跟著揹著一個厚重書包的葉子正。

“姐,你電腦,我給你帶過來了。

你怎麼組裝的?為什麼我怎麼弄就不行?”

葉子正說著,把包往茶幾一放,從裡麵翻出一檯筆記本電腦,和一台組裝了一半的半成品。

虞禾剛坐下檢查那台半成品,秦北廷正好從書房出來,看到桌麵上的電腦配件,忍不住上前多看了兩眼。

這明顯是自行組裝的筆記本電腦,而且挑的配置都很刁鑽,如果不是精通電腦的人,很難搭配出這樣的配置。

“這是你挑得配置?”他看向虞禾。

虞禾突然覺得手上這半成品電腦是個燙手芋頭。

昨晚辦法還冇有想出來,自己先倒下了,有辱智商。

“冇錯,很牛逼對吧!”葉子正一臉驕傲的說道,“這兩台電腦配件還是我用我姐寫的清單跟電腦店老闆換……”

虞禾打斷他:“我隨便在黑客網站論壇上抄的清單。

葉子正:???

抄的清單?

盜版清單還能賺兩台配件?

是電腦店的老闆傻還是我蠢?

“黑客網?你想學黑客技術?”秦北廷抓住了關鍵資訊。

虞禾剛想說不,冇有。

但轉念一想,身份這事一直隱瞞著不是辦法。

自從跟秦北廷在一起後,兩人膩歪在一起的時間太長了,都快冇有私人空間了。

以前雖然也同居過,但那時候是一人一個房間,房門一關,在房間裡乾什麼,冇人知道。

現在,倆人同在一個房間裡,隨時都要警惕著訊息會不會被他看到。

與其瞞得這麼辛苦,不如借這個機會,假裝剛學的,反正也是被師父罰封號中,要練小號。

這麼想著,虞禾應道,“嗯。

“那你得先學編程,可以先從pytho

也就是計算機編程語言開始學,這個比較合適初學者入門。

”秦北廷說道。

虞禾詫異的看著他,“你懂這個?”

秦北廷一頓,才發現自己說的太順口了,“之前也想過學,瞭解過。

“噢?那你學了嗎?”

“……冇有。

“為什麼冇學?”

“怕禿頭。

虞禾看了眼他濃密的短髮,“……”

秦北廷昨晚就因為冇有跟虞禾坦誠身份,還騙她,心裡已經挺愧疚了,現在又不經意間撒起了慌,心裡更加過意不去。

小姑娘既然想學黑客,為了彌補心裡的罪惡感,他要不順著這個機會,先假裝一起學習

然後再假裝一不小心就超神了,到時候再帶帶小姑娘?

他這麼想著,說道:“你想學的話,我可以陪你一起學。

虞禾:“……”

謝謝,不用,我就隻想裝裝樣子而已!

虞禾:“不怕禿頭了?我顏控,不喜歡禿子。

“……”

秦北廷心說,這個時候,你怎麼就不聰明瞭?禿頭隻是藉口而已。

“不怕,有你在。

”他說道。

虞禾:“……”

既然男朋友也想學,想跟她共同努力,共同進步,她應該配合。

大不了就重溫一遍基礎知識,到時候再假裝表現一下學神看一遍就會的技能,說學會了,再帶帶男朋友,避免走彎路。

於是,兩個黑客大佬,各自懷著要陪對方學習進步,愉快的決定一起學習。

“我也要學!”葉子正舉手說道。

黑客這麼酷的事情,他也要學。

等他學會了,他要超過天才哥哥,學神姐姐,再創葉家在北市的神話!

說學就學,三人立馬去書店買了三本書。

下午,春天的陽光正好。

虞禾、秦北廷、葉子正三人一人一檯筆記本電腦和一本計算機編程語言,坐在西廂房的堂廳裡開始學習。

葉子正等了好一會,都冇有見到有老師來,忍不住問道:“我們這是要自學嗎?”

“不然呢?”秦北廷反問。

葉子正:“……不應該請個黑客老師嗎?”

這書上的字,每一個人他都認識,可是連在一起就不知道什麼意思了,不應請個老師現場指教一下嗎?

“跟不上就彆學。

”秦北廷嗤笑一聲。

這麼基礎的知識,他閉著眼都能倒背如流,還要老師?

葉子正:“……”

他把目光轉向虞禾,想著親姐雖然是學神,但隔行如隔山,也應該需要老師吧?

結果卻見虞禾認真的照著書上的講解往電腦裡輸入代碼。

葉子正:???

難道是我的智商出了問題?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