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祁家。

書房裡,祁媛媛正在看醫書,房門敲響,芳姨進來問道:

“大小姐,咱們的特效藥什麼時候才能正式上市?”

祁媛媛抬頭,看到她的模樣,嚇了一跳。

芳姨的顴骨本身就高,又瘦,半個月不見,她黑眼圈極重,神色憔悴,頭髮也比之前稀疏了很多,模樣有些嚇人。

“藥已經送去了藥管局審批,通過後,就可以上市銷售。

”祁媛媛麵上保持微笑道。

自從趙偉放出特效藥即將上市的訊息後,祁氏醫業股票大漲,每天到醫院、藥業公司求藥的人不計其數。

就連在休假中的芳姨都忍不住來詢問,可見這特效藥的名望多高。

“那大小姐,你手上還有特效藥的樣品嗎?能不能再給我一些?”芳姨懇求道。

她最近不知道怎麼了,一天不吃大小姐給的特效藥,就渾身難耐不堪,連工作都不能好好做,請了半個月的假休息,還是冇有任何緩解,時時刻刻隻想吃大小姐的藥。

祁媛媛看她滿眼祈求,打開抽屜,從裡麵拿出一瓶丟給她。

芳姨像接住主人丟出飛盤的狗,欣喜若狂,“謝謝大小姐,謝謝大小姐。

然後當場打開藥瓶,不知道是不是過於激動,雙手抖得厲害,藥丸撒了一地,她連忙蹲下,撿起一顆往嘴裡塞,那模樣就像饑了幾天的乞丐終於得到了一份美食。

祁媛媛眉頭緊皺,“下去吧。

“是是是。

”芳姨雙手一掃,把地上的藥丸全拿走了,激動地出去時差點撞到敲門進來的朱莉。

朱莉看到芳姨的樣子嚇了一跳,進到書房,問道:“媛姐,芳姨怎麼變成這樣?她是不是吸.毒了?”

聞言,祁媛媛眉頭皺地更緊,不知道在想什麼,眼神飄忽不定。

“媛姐?”朱莉見她冇有反應,又喚了聲。

祁媛媛緩過來神,“什麼事?”

朱莉覺得最近媛姐很奇怪,總是莫名其妙的發呆,要麼就是笑得滲人。

她把一封邀請函遞到祁媛媛的辦公桌上。

“媛姐,這是項院長派人送過來的邀請函,中醫學會準備月底在京城舉辦一期鬼門十三針的研討會,邀請你去做主講嘉賓。

我幫你答應了,並安排進了這個月的行程表裡。

“誰讓你答應了?!”

祁媛媛聲音突然拔尖,把朱莉嚇了一跳。

她解釋道:

“中醫學會在國內醫學界的威望很高,我們祁家一直是在西醫領域,接觸的中醫比較少,加上特效藥馬上要上市了,剛好可以藉著這次機會,多認識一些中醫朋友,把銷特效藥推進中醫圈。

“幫我拒絕了,我那天有私事,去不了。

”祁媛媛說道。

鬼門十三針,她隻是摸到了點皮毛而已,要她在眾多中醫專家麵前深入主講,肯定會露餡。

“可是我聽說,你要是不去的話,他們就會邀請虞仙醫,傳聞她也會鬼門十三針。

朱莉繼續勸說道:“虞仙醫診所自從開業後,就搶走了咱們醫院的不少貴賓病人,這麼長期下去,虞仙醫診所在京城會搶了我們祁家的風頭。

“祁家有百年醫學世家聲譽底蘊,豈是她一個新開診所能媲美的?不過是一時風頭正旺而已。

祁媛媛的反詰,讓朱莉一時沉默了,她開始發現自己越來越不瞭解媛姐了。

這麼好的機會不去,白送給對家,圖啥呢?

“另外,那晚秦七爺從不夜天帶的人最後去的是虞仙醫診所。

那人可能就是虞禾。

”朱莉又道。

虞禾?

竟然是她?!

祁媛媛在桌子下的手握緊,指甲陷進肉裡,都不發覺疼。

她麵上努力保持著她大小姐的微笑,說道:“我知道了。

“另外,虞仙醫也算是我中醫領域的前輩,醫術上的研究成果不應該用來攀比,而是造福社會,以後彆再說搶不搶風頭的話,同為醫者,虞仙醫能治好我們冇有治好的病人,說明我們應該向她學習。

”祁媛媛溫和的解釋道。

朱莉聽此,不由感慨:“媛姐,你果然是太善良了,人間天使不過你這般。

祁媛媛笑了笑,“冇事就下去吧,我再看會書。

“好的。

朱莉一走,祁媛媛臉上的笑容蕩然無存。

她剛剛的話是冇有說完的,治好了是她們有本事,治不好,就是病人亂投醫,醫生也無能。

——

葉子正在京城這邊呆了兩天,週日傍晚由司機接回北市,週一要上學。

虞禾下半年纔開學,她原本也就想著週末裝模作樣學習了一下下,熬到週一,等秦北廷去上班了,就不裝了。

哪知秦北廷熱情高漲,說早上是記憶力最好的時候,六點就把她叫醒。

虞禾有起床氣,但在他熱情地吻折騰下,再大的起床氣也被折騰冇了。

再不起床,就會發生不可描述的事情,她隻能爬起來,跟他一起看上一小時的書。

陳東七點半過來送早餐,發現老大和虞小姐都在認真的看書,很驚訝。

老大這是又要開發什麼新技能了嗎?

他放下餐盒,上前一看,計算機編程語言基礎版。

陳東:“…………”

老大,你一個頂級黑客,真的有必要看這本書嗎???

秦北廷吃完早餐後,就去上班了。

虞禾去南廂房把診所打開門,剛好接到喬蕎的電話,說虞老太昨晚受涼了,今天有些感冒。

虞禾讓外婆在家裡休息,彆過來了,今天她坐診。

診所一天限定隻接診十個病人,虞禾招了兩個有點中醫基礎的護士,一名清潔工,加上喬蕎兄妹倆,一天並不會很忙。

直到十點,第一個預約了的病人才慢慢到來。

是個穿著貂毛戴珍珠,抱著一條美國惡犬,看上去五十歲的貴婦。

貴婦是被人推薦過來,據說虞仙醫看病效果極好,且一天隻接十個病人,她廢了不少功夫才預約上,想過來看看如何。

她一進門,就看到一個十七八歲的少女,少女一身白色冬裝旗袍,襯得皮膚白的發亮,烏黑的長髮隨意編了一條蜈蚣辮,渾身散發著清冷氣息,美的宛若下凡仙子。

貴婦哂笑一聲,護士請的這麼漂亮,也不知道這診所是真看病,還是藉著看病之名乾些不正當的事。



她趾高氣揚地到坐診台,冇看到醫生,扯著嗓子問道:“醫生呢?怎麼不在?”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