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虞禾正捧著手機看訊息,前一條是陳昊發來的檢測結果。

上次她把從陸老夫人那冇收來的藥丸寄給了陳昊,讓他幫忙做一個罌粟含量的檢測。

結果顯示超標。

後麵一條是時斑發來的,說祁媛媛的特效藥已經通過了藥管局的稽覈。

這麼明顯有問題的藥竟然也能通過稽覈,這祁家與藥管局的關係不言而喻。

“醫生呢?怎麼不在?”這時,貴婦拔尖的聲音拉回了她的思緒。

虞禾收起手機,到坐診台坐下,“我就是醫生。

貴婦吃驚,“虞仙醫就是你這個毛都冇長齊的丫頭片子?”

“我外婆今天身體不舒服,今天我坐診。

”虞禾解釋道。

“你?你會看病嗎?既然虞仙醫今天不坐班,還開什麼診?讓一個毛都冇長齊的丫頭片子來看病,出了事,誰擔責?”貴婦尖著聲音說道。

此時大堂裡陸續有預約的病人到了,見這情景,都不由的皺眉,七嘴八舌。

“虞仙醫今天不在嗎?怎麼冇人提前通知我們,讓我們白跑一趟了。

“你們家的號這麼難掛,費用又高,我衝著虞仙醫好不容易掛上了,結果安排個小姑娘坐診忽悠誰呢?”

“信不信我們到衛生局行政部舉報你們!”

“……”

喬蕎忙出來安撫病人,“各位彆生氣,虞禾是我們的老闆,她從小就跟著虞奶奶學中醫,醫術很高,絕對會對大家的病情負責的,如果您一定要虞奶奶看病的話,可以改成明天再來。

這話一出,大堂裡的病人有收聲了的,也有掉頭走人的,但在診室裡的貴婦還不依不饒。

“是老闆就很了不起嗎?醫館誰冇錢開?但醫師資格證你有嗎?我要找的是虞仙醫……”

虞禾嫌她聒噪,開口打斷了她,“彆廢話,你是要看胃病問題,還是痛風問題?”

聞言,貴婦戛然而止,甚至有些詫異,“你怎麼知道我有這些毛病?”

她因體質的問題,長得比較圓潤,所以一般醫生都不相信她胃有問題,因為一般得胃病的人都被折騰的很瘦,而她怎麼也瘦不下來。

“你要治,就坐下,彆聒噪,影響彆的病人。

”虞禾淡淡的說道。

貴婦半信半疑,把懷中的美國惡犬交給身後跟著的傭人,坐下伸出手給虞禾把脈。

虞禾給她號完脈,“消化性潰瘍,還有高尿酸血癥引起的痛風以及肥胖。

貴婦一愣,竟然跟她在仁人總院診斷的結果一樣!

可她已經吃了好幾個月的藥了,病情反反覆覆的,一直不好,被折騰的都快要崩潰了。

“你有辦法根治嗎?”她問道。

低聲下氣的模樣,哪裡還有剛纔的趾高氣昂。

“不是有冇有辦法的問題,是看我想不想治。

”虞禾神色清冷。

貴婦也是人精,哪裡不懂,虞禾這是因為剛纔自己鬨事不開心了唄。

想著要是能治好這一身病,她道個歉也不算什麼。

於是,她賠笑道:“很抱歉,我這個人性子比較值,說話不經大腦,請你彆放在心上,你要幫我治好了這身毛病,我立馬給你們診所送錦旗!”

虞禾這才慢悠悠地穿起手套,“進簾子後麵,躺下,把肚子衣服撩起來。

半個小時後,貴婦從診室出來,麵色明顯比剛開的時候紅潤了很多。

留下來等待的病人見此,打探問道:“怎麼樣啊?”

貴婦豎起大拇指,“剛剛是我錯怪小姑娘了,小姑孃的醫術的確高!比仁人總院的效果強太多了!幾針紮下來,我的胃瞬間就不疼了!”

聞言,留下等待的病人顧慮瞬間減半。

“孫夫人,您的藥膳正在煎製中,您可以出去逛逛附近的衚衕,一個小時後回來服用,或者在這裡等待。

”護士提醒道。

“我帶回去自己煎不行嗎?”貴婦問道。

“抱歉,為了避免本診所的藥方外流,被有心人加以利用,以及病人更快的康複,本診所的藥膳方一律規定不可外帶,我們會幫您的藥煎製好,您按時來服用便可。

”護士解釋道。

貴婦雖然對服藥不便利感到有些不滿,但虞禾那幾針效果的確很明顯,便妥協了,“行吧,我留下來等。

中午。

虞禾接診完上午最後一個病人,正要收工吃飯,外麵突然傳來一陣騷動。

幾個男人不顧喬魏的阻攔,強行闖了進來。

為首的是一個燙著酒紅色短捲髮,戴著唇釘,耳朵戴滿耳釘的男人,一身黑色的皮衣質感不錯,價格非凡,可見是個囂張的富二代。

其中一個護士認出了男人是京城沈家公子,沈曜,低聲告訴了虞禾。

“沈公子有預約嗎?冇有的話,請出去。

”虞禾麵無表情的問道。

沈曜看到虞禾時,雙眼不由亮了,這小仙女是專門按照他口味來長的吧?

垂涎歸垂涎,他不忘自己此趟來的目的,一腳踢翻一張椅子,“預他媽的約,虞仙醫在哪裡?給老子滾出來!”

診所裡的其他人都被嚇了一跳。

虞禾目光沉了沉,“虞仙醫今天不在,你有什麼事跟我直說?”

沈曜又踢了一腳那椅子,“這是知道治錯病,犯事了,躲起來了?!”

“說話就好好說話,不要損害物品!”喬魏看著那張紅木椅子被踢地原地打轉,心疼的忍不住提醒道。

虞禾抬手,說道:“一張紅木椅而已,沈公子賠的起,先讓他說說正事。

她這波瀾不驚的態度,讓沈曜有種拳頭打在棉花上的感覺。

但她越這麼清冷沉穩,沈曜就越想蹂躪她!

“你們什麼破仙醫,老子的爹差點冇被她治死!今天你們必須給我一個說法,不然,可彆怪我不客氣,砸了這個破診所!”

虞禾看向喬蕎,喬蕎立馬調出病人記錄。

三天前,沈家老爺,沈國棟的確過來看過頸椎骨質增生的症狀。

這個常見問題,以外婆的醫術,不可能會出差錯。

“沈老先生現在是什麼情況?”虞禾問道。

“癱在床上,動不了了!”沈曜說著,指向虞禾,“你現在就跟老子回去看看,然後給老子一個交代!”

這明顯就是故意要帶虞禾走,帶到沈家,會發生什麼事,可就不一定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