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喬蕎立馬拉住虞禾,搖頭,讓她彆去。

喬魏也擋在虞禾麵前,“我們診所醫生不出外診,要看,我可以開車跟你回去把病人接過來看。

“他媽的,聽不懂人話是不是,給我把他們這破診所砸了!”沈曜又踹翻一張椅子,手一揮,身後幾個兄弟開始動手。

診所裡的病人還有孩子,被嚇的“哇”大哭起來。

“我跟你去!”虞禾開口說道。

喬魏兄妹倆想勸,虞禾打住了他們,讓他們放心,安撫好病人,她去去就回。

沈曜很欣賞虞禾的膽量,舔了舔唇釘,讓兄弟們都撤了,然後帶著虞禾上了車,往家裡開。

其實他來找茬,一方麵是因為跟他老爸對著乾。

他老爸也不知道著了什麼魔,之前給他找了無名神醫看著好好的,聽說虞仙醫開診所了,放著大名鼎鼎的無名神醫不看,非得找這個破仙醫。

出事了,還不死心,還想來,他就來火。

當然最重要的,還是另外一方麵,他是聽祁媛媛的話,過來找人問責,發泄。

倒是冇想到會遇到了虞禾這麼個小仙女,他突然改變注意了。

四十分鐘後,車到了沈家。

虞禾跟著沈曜進了屋裡,偌大的彆墅,一路上竟然冇有看到個人影。

到了沈國棟的房間裡,終於看到了一個護工,沈國棟躺在床上閉著眼。

虞禾看了眼,問向一邊的護工,“他現在什麼情況?”

護工是個四十歲的婦女,垂眸看著地板說道:“這得由沈少爺說了算。

“噢?原來沈公子也是學醫?”虞禾看向沈曜。

她那清冷的目光像是看穿了什麼,沈曜莫名一陣心虛,提著嗓音罵道:

“你瞎啊,冇看見人癱了嗎?說吧,你要怎麼給我交代?”

“你想怎麼交代?”虞禾一瞬不瞬的看著他。

沈曜舔了舔唇釘,說道:“這樣吧,我爸最大的心願就是抱孫子,你陪我睡幾次,給他生個胖孫子,滿足他的願望,這事就可以翻篇了。

虞禾哂笑一聲,“這樣他就能醒過來了?”

沈曜不自然的乾咳一聲,“咳,這就不是你要考慮的範圍,反正你們那破診所也治不好人,你就隻能換一種方式賠償。

虞禾冷笑一聲,把包放在桌麵上,從裡麵拿出一套銀針,抽出一枚最粗的針,看向床上的沈國棟。

沈曜見此,頭皮發麻,立馬上前嗬斥道,“你要做什麼?”

“讓你見證一下,我們診所能不能治好人。

”虞禾語氣涼涼的說道,“這十寸的銀針最適合癱瘓的人,從腳心插進去,癱瘓十年的植物人都可以醒過來。

她的話剛落音,就見躺在床上的沈國棟倒吸一口冷氣,瞪大雙眼罵道:“臭小子,你想讓她紮死你老子,好繼承家產嗎?!”

見此,虞禾故作驚訝,“呀,原來沈老先生冇有癱啊?”

沈曜:“……”

沈國棟看到虞禾指尖泛著寒光的粗長銀針,像是害怕真紮過來,立馬說道:“我冇有癱,但也真的動不了了!”

他也不是故意裝昏迷的,他今早醒來,突然發現自己下半身動不了了,家庭醫生非得說是虞仙醫把他害成這樣的,沈曜也不讓人送他去找虞仙醫,非得找無名神醫。

無名神醫之前給他看了好幾個療程,起初鍼灸還有點兒效果,但治標不治本,後麵反反覆覆。

前段時間還給開了特效藥,那個特效藥吃的他噁心頭暈嘔吐,他就不吃了,正好看到以前給妻子治過病的虞仙醫竟然重現江湖,還開診所了,立馬去掛了個號。

看回來,前兩天還好好的,今天突然就動不了了。

他是很信任虞仙醫的醫術,但沈曜不信任,甚至因為母親的事,還對虞仙醫有怨念。

所以沈曜又去找無名神醫,對方答應過來治病,但還提出了一個要求,要他先去虞仙醫那問責,說是要劃清責任,這症狀不是她導致的。

在沈曜拿公司的威逼利誘下,沈國棟纔不得不配閤兒子演這齣戲的。

“……”

虞禾給沈國棟號了脈後,眉頭不由輕皺,“之前是祁媛媛給你治療的?”

“你怎麼知道?”沈曜很驚訝,他都冇有提過無名神醫。

“不是你說的?”沈國棟看向沈曜。

“我冇有啊!”

沈曜說完,父子倆目光齊齊看向虞禾,“你是不是調查過我們的資料?”

虞禾:“……”

她解釋道:“你身體症狀告訴我的。

治病方式是祁媛媛的風格,強行用激素類藥壓製病狀,不顧藥會不會給病人身體帶來其他副作用。

沈國棟滿眼佩服的看著虞禾,號個脈,病史都知道了?!

這纔是神醫吧?

“她是不是還給你開有過一種藥丸?”虞禾又問道。

“這也是把脈出來的?”沈國棟看虞禾的眼神更加佩服了,點頭,“不過我吃了一次,身體不耐受,冇有吃了。

虞禾桃花眼微眯,果然!

沈曜見她不說道,“怎麼?有問題?祁媛媛可是無名神醫,不可能出錯!就是你們家那仙醫搞的鬼!”

“祁媛媛是祁媛媛,無名神醫是無名神醫,不要張冠李戴。

”虞禾冷冷道。

沈曜看著她目光清冷,一時之間忘了囂張,“你這話什麼意思?”

“祁小姐不是無名神醫?”沈國棟先回過味來。

沈曜立馬否定:“怎麼可能!她不是無名神醫,她敢頂著無名神醫的頭銜到處治病?少他媽扯淡,你現在要怎麼著?”

虞禾冷著臉,指使他,“把他上衣脫了,翻過身。

沈曜對她這命令式的口吻聽著很不爽,指著自己,“你他媽吩咐老子做事呢?!”

“讓你做你就做,囉嗦什麼!”沈國棟立馬嗬斥道。

“行!有你的。

”沈曜指著虞禾說道。

雖然不爽,但還是照做了,給沈國棟的上衣脫了,翻過身。

翻身的時候,沈國棟忙問虞禾,“那個,不會是用那枚十寸的銀針紮腳底吧?”

“爸,你最好不要說話,堂堂大男人,竟然怕針紮腳底,說出來很可恥。

”沈曜提醒道。

“你閉嘴!紮得又不是你,說什麼風涼話!”

虞禾:“……”

她拈起小號的銀針,沿著沈國棟的脊梁骨尋穴,落針。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