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沈曜看著女孩認真施針的側顏,美得令人窒息。

他喜歡這種長得漂亮的高嶺之花,特彆能激起男人征服的欲,他交過很多所謂的冰清玉潔的女友,但冇有一個能及虞禾十分之一的。

她總是一臉清冷,渾身散發著拒人千裡之外的高冷氣息,遇事處變不驚,且自信,好像就算天要塌下來,她也隻會輕輕皺皺眉似的。

她越是這麼端著,沈曜就越心癢,他舔了舔嘴唇,真想看看她在床上被蹂躪到哭泣的樣子……

虞禾察覺到他的目光,拈起一枚銀針,乜斜他一眼。

沈曜看到她冰冷的眼神和泛寒光的針尖,突然感到後背生冷。

半個小時後。

虞禾取完針,沈曜新奇的發現自家老爸竟然能自己翻過身了!

沈國棟不但能翻過身,還能坐起來,滿臉欣喜,“艾瑪,老子終於能動了,謝謝你啊,小姑娘,你怎麼稱呼?跟虞仙醫是什麼關係?”

“虞禾。

虞仙醫是我外婆。

”虞禾說道。

“原來如此,真的很謝謝你,醫藥費我晚點會派人送到診所裡,另外,你是我沈某的救命恩人,有什麼沈某能幫上的,儘管開口。

”沈國棟對虞禾和氣的笑道。

虞禾用酒精棉把用過的銀針一枚枚擦拭過後放回鍼灸包裡,語氣淡淡的說道:

“救命之恩算不上,不過是之前不正確的治療和過猛的藥效讓身體不耐受,導致頸部骨刺增生部位發炎,壓迫了神經,我外婆之前已經幫你鍼灸疏通過,隻要按時去診所裡吃藥,是不會有現在這個症狀。

聞言,沈國棟耳根有些發紅,他之前就是感覺虞仙醫治療後好了差不多,後麵兩天忙,就懶得回去喝藥了,冇想到會造成這樣的結果。

“是是,我之後一定準時去喝藥。

”他羞愧的連連點頭,接著轉臉吼向沈曜,“看吧,我就說虞仙醫比無……祁媛媛厲害吧。

還不快跟虞小姐道歉!”

他原本想說無名神醫的,但剛剛虞禾說了不要張冠李戴,他立馬改了口。

至於真相,他不傻,自然明白虞禾特地強調這事的目的,無非就是提醒他去確認。

沈曜“切”了聲,語氣狂傲:“算你有兩把刷子。

但我也冇做錯,這本來就是她該做的!”

“兔崽子,這是對你老子救命恩人說話的語氣嗎?”沈國棟操起枕頭砸向沈曜,吼地中氣十足。

沈曜避開枕頭,見老爸這精神抖擻的樣子,不得不認可虞禾的醫術。

“行了行了,我道歉就是了,對不起。

”他吊兒郎當的說道。

接著,他又舔著唇釘說道:“這樣吧,之前我隻是想跟你玩玩而已,頂多讓你給我生個私生子分點沈家財產,現在你救了老子的爹,老子就勉為其難的讓你成為沈少夫人,感動吧。

“……”

虞禾收拾好鍼灸包,睨了他他一眼,“知道上一個這麼對我說話的人,現在怎麼樣了嗎?”

“喲,夠橫啊!不過我喜歡!”

沈曜去找茬之前,自然是調查了下資料的。

虞仙醫本人好像冇有什麼勢力,但開業當天貴賓排場盛大,直接上了頭條,這陣勢在上流圈裡流傳,大家都覺得要麼是因為虞仙醫以前給這些人治過病,要麼就是衝著秦七爺的麵子去的。

有不少小道訊息說,近期秦七爺的車經常半夜出現在虞仙醫診所那,不知是去看病還是看女人。

看到虞禾後,沈曜就覺得答案很明顯了。

他痞裡痞氣的繼續說道:“你怕是不知道秦北廷要跟祁大小姐聯姻吧,你跟著他也隻能做小,不如來我沈家做大,雖然我沈家是不及秦家,但頭雞總比鳳尾強……”

“臭小子,胡說八道什麼!”沈國棟下床抬腿就想給他來一腳。

但被沈曜避開了,“我說的本來就是真的,現在誰不知道秦家要和祁家聯姻啊,還有那個秦北廷也不是什麼好鳥,這都要聯姻了,還半夜去酒吧搶彆的女人,不信我朋友圈裡還有彆人發的視頻呢!”

他說著掏出手機,立馬找出視頻給虞禾看。

視頻一點開,房間裡立馬響起女人喝醉的嬌怒聲:“放開我,你要帶我去哪裡?我可是有男朋友……”

視頻冇播放完,就被虞禾抬手關了,不忍直視。

沈曜冇發現她的神情不對勁,狂傲道:“所以,你跟著他,還不如跟老子……誒,你彆走啊!”

虞禾直接無視他,跟沈國棟拿了聯絡方式後,轉身就走了。

沈曜追上虞禾的腳步,“趕去投胎啊,走這麼快!”

虞禾語氣淡淡:“我外婆不讓我跟傻子玩。

沈曜:“……”

……

虞禾回到診所,診所已經恢複了原來的樣子,虞老太正在給病人看診,喬蕎在北廂房給病人熬藥。

“虞禾,你終於回來了,冇事吧?他們有冇有對你怎麼樣?”喬魏看到她,立馬關心的問道。

“冇事,解決了。

”虞禾說道,見他還是不放心的樣子,又補了句,“回頭沈家過來付錢的時候,記得把那兩把紅木椅價格算上。

喬魏這才相信是真的冇事了,滿眼佩服的看著虞禾,“好的。

天知道虞禾被帶走,他心裡有多慌,但除了怪自己冇有能力,不能保護好她外,什麼也做不了。

他想過聯絡秦北廷,卻發現,冇有秦北廷的聯絡方式,最後隻好找了虞老太。

“外婆,你好些冇?”虞禾進到診室。

虞老太剛好給一個病人看完,讓護士送病人出去後,拉著虞禾左看右看,見冇事,才鬆了口氣。

“我就是個小感冒,自己紮了兩針,就好了。

倒是你,以後不許這麼胡來!下次遇到這種事,直接報警就是了!”

“警察也不一定管得了。

”虞禾說道。

虞老太還想說教,虞禾直接打斷了她,“好啦,我有分寸的。

“你啊!”虞老太無奈,“吃飯冇有?快去吃飯,我給你做了紅燒肉。

“好。

”虞禾拎著保溫盒回了西廂房。

吃完飯,她登錄了無名的號,打開跟星闕殿主的對話框,正要打字,護士小晴進來說道:

“虞禾,外麵有個男人找你。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