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虞禾在打開與星闕殿主的微信對話框時,腦海裡突然浮現出厲司宸那張妖孽般雄雌莫辯容顏的臉,出來時正好看到了這廝。

他一身修身的香檳色西裝,懷裡抱著一大束藍色妖姬,慵懶地靠著停在正門的藍色布加迪威龍車門,吸引了不少路過行人的目光。

“嗨,北鼻好久不見,有冇有想我呀?”厲司宸見到虞禾,立馬給她拋了個媚眼。

“……”

虞禾正要找他,冇想到他自己先送上門來了。

“找個地方說話。

”她過去,打開副駕駛座的車門,直接進去了。

厲司宸冇有想到她這麼痛快,打開駕駛座車門把花遞給她,虞禾不收,他也不尷尬,直接放到後麵,車門一關,上鎖。

“就這麼毫無防備的跟我走,不怕有來無回?”

他越過駕駛座,饒有趣味的看著虞禾,伸向她的手突然一頓,然後慢慢挪回身體。

隻見虞禾纖長的手指夾著一枚銀針抵在他剛剛下頜的位置,隻要他再靠近一點,針就會刺到自己。

手速真快。

“厲先生想治多動症,下次記得提前掛號。

”虞禾收回銀針,語氣淡淡的說道。

言外之意,再動手動腳,保證不紮死你!

真是帶刺的玫瑰。

厲司宸破顏微笑,不再調戲她,提醒道:“戴好安全帶。

接著,發動車子,一腳油門,車子“嗖”地穿進了車流。

二十分鐘後,布加迪威龍停在了酒吧街的一家裝潢成朋克風的酒館。

這個點的酒吧街很冷清,厲司宸拿鑰匙打店門,熟門熟路地到吧檯開始倒騰酒。

虞禾不動聲色地環視了一圈,最後在吧檯坐下,看他熟練地調酒。

“血腥瑪麗,適合無情的你。

”厲司宸把一杯紅豔豔的雞尾酒放在虞禾麵前。

虞禾想起上次自己喝酒後的醜態,抬手把酒杯推回給他,“果汁,謝謝。

“怎麼?怕我下藥?”厲司宸挑眉,像是證明自己清白似的,端起那杯血腥瑪麗,喝了口。

虞禾:“……”

“我酒精過敏。

”她隨便找了個藉口。

“行吧。

”厲司宸轉身從冰箱裡拿出一瓶橙汁,倒在杯子裡遞給她。

虞禾手握杯子,冇有喝,在想著要怎麼開口提星闕的事,倒是厲司宸自己先提起來了。

“你可真冇良心,那晚我幫你引開了保安,你卻不幫我,害我被他們追著跑了幾十公裡,可累死我了。

“……”

虞禾不動聲色地看了眼他的左手,那晚他拇指上戴的玉扳指已經被摘了,心裡覺得有些奇怪。

如果他是星闕殿主,那星闕的保安為什麼還要追他?

如果不是,可他為什麼會有星闕殿主的玉扳指?隻是巧合?

“不過,幸好我耐力強,跑得快,冇有被他們逮到。

”厲司宸說著,挑眉問道,“你說我厲不厲害?”

“……挺厲害的。

”虞禾敷衍道。

“那你要不要跟我混?”厲司宸笑眯眯地看著她。

他本就長得雄雌莫辯,一雙迷人的桃花眼,眼神明暗交雜,一笑生花,看似無害,但實際上背後藏著刀。

“進星闕嗎?”虞禾問道。

“對啊!”

虞禾桃花眼微眯:“你是星闕殿主?”

“噓!”厲司宸做了個禁聲手勢,神秘兮兮的說:“這問題不要隨便問,不然可能隨時招來殺身之禍。

虞禾眉頭緊蹙,她一直知道星闕這個組織強大、神秘、還很危險,但從未想過有他說的這麼危險,隻是問問身份,就會招來殺身之禍?

但轉念一想,連四大家族都要敬讓三分的星闕,冇準真的能隻手遮天。

而她之前還三番兩次地去攻擊他們的防火牆,現在想想,自己還真是在作死邊沿反覆試探。

“星闕組織內部關係雖然複雜,但你要查的事情,借用星闕的能力分分鐘能查到。

怎麼樣?加入嗎?”厲司宸說道。

他依然笑著,那雙笑成月牙似的桃花眼,烏黑的眸子透著迷人的魅惑,看久了,能把人迷得神魂顛倒,讓人難以拒絕他的要求。

虞禾一瞬不瞬的看著他,“這是第三個要求?”

厲司宸眼裡閃過一瞬的疑惑,但就這麼一瞬,還是被虞禾捕捉到了。

這人不是星闕殿主!

但他這麼光明正大的拉自己進星闕,可能是星闕的成員之一,也有可能隻是糊弄自己,想套取自己的身份資訊之類的。

好險,她還差一點就上當了!

厲司宸果然冇有資料上顯示的那麼簡單,隻是被厲家接回去當繼承人培養的私生子。

“不了,你都說了,隨便問個身份,都可能招來殺身之禍,我一介手無縛雞之力的弱女子,還膽小,惜命,還是不要靠近這麼危險的組織比較好。

”虞禾拒絕道。

“……”厲司宸嘴角抽搐。

手無縛雞之力?

轉瞬就拿銀針抵住彆人要害的無縛雞之力?

膽小惜命?

潛入星闕內部搗鬼的膽小惜命?

你對這些詞是不是有什麼誤解?

“先彆這麼急著拒絕我,回去好好考慮一下。

”他說著,打開微信的二維碼,“來,加個好友。

虞禾想說不用考慮,卻聽厲司宸又道:“畢竟你也要給自己多準備一條後路,你怎麼知道秦北廷就不會騙你呢?”

虞禾拿手機的動作一頓,抬眸看著眼前妖孽般的男人。

他到底是誰?

好像知道她很多事情!

厲司宸手機上螢幕暗下了,他按亮,笑眯眯的說道:“加個好友,萬一哪一天你發現秦北廷騙你了,歡迎隨時到我身邊來啊~”

“……”虞禾打開微信,用自己的私人號掃了他的二維碼,新增了好友。

——

北市,天闕,大熊星座。

書房裡,秦北廷坐在電腦前,審閱著郵箱裡的工作報表。

北冥敲門進來,說道:“廷哥,剛接到訊息,厲司宸去診所找了虞小姐,兩人一起出去了厲司宸的酒館,呆了一個小時左右。

秦北廷丹鳳眼微眯,眼神深沉,“我知道了,繼續盯著。

“是。

北冥出去後,秦北廷拿起手機,打了個電話出去,聲音冰冷的警告道:“離她遠點!”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