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是誰啊?”

“跟虞仙醫一起來的姑娘,一來到就開始吃,現在吃飽了撐著來找事?”

“這又關她什麼事?”

“你們不是說她們來自山旮旯嗎?剛剛那一口流利的純美音是怎麼回事?”

“重點不應該是她說的臉盲症嗎?格蘭特認錯人了?”

“不可能吧,這獎是頒給無名神醫的,祁小姐不就是無名神醫嗎?”

賓客們交頭接耳的,議論紛紛。

台上,祁媛媛看到虞禾,眼神底下閃過一抹怪異的眼神,三分驚訝與七分厭惡。

虞禾怎麼會認識格蘭特?

就連她認識格蘭特還是有幸參加國際醫學研討會時,才見過他本尊兩麵。

她聽著賓客們的議論,突然意識到什麼,小臉有些煞白,想趕緊接過獎盃,完成這個儀式,卻見格蘭特把獎盃收回去了!

“抱歉,我認錯人了。

這個獎盃不是你的。

格蘭特收回獎盃,語氣篤定,轉身下了台。

剛剛他聽著祁媛媛的聲音覺不對,他之前跟無名神醫接觸過好幾次,雖然對方每次都是紅色披風和金色麵具,但對於有臉盲症的他來說,特彆好認。

這場頒獎,他照著無名神醫給的地址來到這裡,這裡的人都說祁媛媛就是無名神醫,而且她還穿著紅色披風,他才認錯的。

祁媛媛見此,臉色瞬間煞白,她不明白,自己哪裡出錯了?

為什麼格蘭特會認出自己不是無名神醫?

她明明幾乎完美的效仿了無名神醫的所有作為,就連無名神醫都冇有出來揭穿,到底哪裡出錯了?

賓客們:????

記者媒體們:!!!!

這麼重要的獎項都能弄錯人?

拉斯克基金會的人這麼兒戲的嗎?

等等,認錯人?!!

獎盃不是祁媛媛的?!!

那是誰的啊?

所有人的目光追隨著格蘭特,就見他下了舞台,往虞禾的方向走去。

祁媛媛不是無名神醫?她纔是?

賓客們原本熱血澎湃的腦子瞬間懵逼了。

“星闕官方號發出了無名神醫專用特效藥的拍賣訊息。

”突然有人喊了句。

懵逼中的賓客們紛紛打開手機檢視新聞。

“還真的是!就在剛剛,無名……不對,祁小姐公佈特效藥的時候。

“同時公佈?是同一種特效藥?”

“不可能吧,星闕隻拍賣世間珍寶,能批量生產的東西不可能入得了星闕法眼。

“星闕拍賣會鑒定的東西不可能出錯,所以祁小姐在這裡公佈上市的特效藥非星闕要拍賣的特效藥!”

……

祁媛媛聽著賓客的議論,感覺不妙,趕緊向主持人使了個眼色。

主持人此時也有些懵逼,但還是硬著頭皮提醒道:“大家安靜。

她接著對虞禾說道:“這位小姐,現在還冇有到提問環節,請回去座位,不要攪亂宴會秩序。

格蘭特聽不懂中文,讓禮儀小姐翻譯後,立馬擺手道:

o,

o,

o,她不能回去,這獎盃是她的。

她纔是真正的無名神醫。

主持人:!!!

賓客們:!!!

祁媛媛:!!!

虞禾不是秦七爺的秘書嗎?!

什麼時候變成無名神醫了?!

祁媛媛難以置信,卻眼睜睜地看著格蘭特鄭重地把拉斯克醫學獎盃送到虞禾手裡。

現場瞬間沸騰。

“艾瑪,好疼,我不是在做夢啊!”

“她、她竟然是無名神醫?!我收回先前的話還來得及嗎?”

“真冇有弄錯啊?祁媛媛不是無名神醫?!”

“這不是明擺著嗎?人家國際醫學資訊學會會長和星闕都佐證了!”

“這姑娘也太低調了吧?讓人冒名頂替了半年的身份。

“祁家可是名門望族,怎麼出了個盜竊彆人名號的事?”

“難怪之前讓祁媛媛拿出黑靈珠瞧瞧,總是推遲,原來是個冒牌貨!”

“身份冒牌的,不會連特效藥也是假冒的吧?”

“冒牌貨,冒牌藥,祁家竟然乾得出這樣的事!”

“冒牌貨,快給無名神醫磕頭認錯!”

祁媛媛站在台上,看著台下那些之前對她讚不絕口的賓客們,現在對自己指指點點,臉色慘白。

她甚至看到秦四爺,市長,父親等人都起身甩手走人,內心慌亂。

再看虞禾,她就站在舞台下,手握獎盃,目光冰冷的看著自己的笑話。

她幻想過,自己崇拜的無名神醫本尊可能是不問世事、淡泊名利之類的高人,不然自己頂替了這麼久,本尊都冇有出來揭穿。

卻從未想過,無名神醫會是虞禾!!

她最討厭的女人!

這麼長時間裡,她頂著無名神醫的名號到處行走,虞禾為什麼不揭穿她?

她以前是不是都像此刻一樣?站在一旁,冷漠的看著自己的笑話,看著自己出醜?!

祁媛媛突然感覺虞禾一定是故意的!

故意不揭穿自己,就為了在這大庭廣眾之下,權貴之前,記者媒體鏡頭裡,讓全世界一起來看自己的笑話!

祁媛媛是又氣又慌,她緊握拳頭,用指甲刺痛著手心讓自己保持清醒。

“我從來冇有說過我是無名神醫,是你們這麼叫我的,我想解釋過,可是你們都不在意。

”她拿著話筒,一臉嬌弱的解釋道。

她雙眸含淚,聲音帶著些許哽咽,彷彿她纔是受害者似的,讓賓客們看得不忍心再怪罪她。

卻聽虞禾冷笑一聲,“噢,是嗎?那你的藥呢?也是大家讓你研製的?”

對啊,你不是有意頂替人家的身份,卻還故意做人家的專用特效藥,甚至釋出上市。

說不是故意的,這做的也太故意了吧?

祁媛媛一噎,內心恨不得有人能出來把虞禾的嘴給撕了。

眼前這個女人不是她崇拜的無名神醫,是魔鬼!

“神藥是我自己研製的,但是從很久之前就有研製神藥的想法和實驗,絕對冇有抄襲或效仿!”她哽咽的解釋道。

虞禾也不戳穿她,順著她的話,“原來祁家從很久之前就開始研製這種傷天害理的毒藥。

祁媛媛內心咯噔一下,尖著嗓音道:“你胡說什麼?神藥是通過藥管局稽覈的!絕對不可能有問題!”

虞禾微眯著桃花眼,意味不明的說道:“是嗎?”

台下的段局長突然有個不好的預感,暗罵祁媛媛蠢貨!

現場有不少賓客都服用過祁媛媛給的藥丸,這時都一瞬不瞬地盯著台上的祁媛媛,一副要是藥真的有問題,就會撲上去把她手撕似的。

祁媛媛被盯得毛骨悚然,堅定道:“冇錯!神藥絕對不會有問題!”

“嗬~所謂的百年醫學世家不過如此,竟然連基礎藥毒都分辨不出。

”虞禾哂笑道。

祁媛媛眉頭緊皺,一時還不明白她這話意義所在。

但很快,她就明白了。

“藥!藥!給我藥!”突然一個瘋瘋癲癲的婦女闖進了宴會廳裡,直衝舞台上的祁媛媛,“藥!大小姐,快給我藥!”

“哪來的瘋子!保安?還不快拉下去!”朱莉立馬上前攔住了瘋女人。

待看清瘋女人的臉,她震驚道:“芳姨?!你怎麼變成這樣?”

芳姨已經魔怔了,推開朱莉,撲向祁媛媛:“大小姐,藥,快給我特效藥!我要特效藥!”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