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臭嗎?”虞禾拉下秦北廷捂在自己口鼻處的手。

秦北廷:“……”

賓客們:“……”

這麼大的味道,你聞不到嗎?

隻見虞禾抬手,落在右耳根後,大家這才發現,她耳根後插著一枚銀針。

拔掉銀針,空氣裡難聞的味道瞬間撲鼻而來,虞禾立馬又把銀針插回去,嗅覺瞬間失靈了。

秦北廷:……

沈曜:!!!

賓客們:!!!

你作弊!

“哈哈哈哈……”

趴在地上的祁媛媛突然大笑起來。

眼前這就是她發誓今生非他不嫁的男人,不但將彆的女人擁入懷,還嫌棄她!

這些年來,她為了能吸引他的注意,付出了多少努力提升自己,甚至不惜假冒無名神醫,嘩眾取寵。

結果秦北廷卻連多一眼都不願意施捨給她!

她的努力全都是白費,甚至是自取其辱!

祁媛媛要瘋了,可現實並不容她瘋掉。

“祁媛媛,你涉嫌製毒、販毒,請跟我們回去調查!”

一群全備武裝的緝毒警察湧進宴會廳,快速地把祁媛媛、朱莉、趙偉,還有在一旁瘋狂嗑藥的病人,連帶著所剩無幾的藥品全帶走了。

現場一片混亂,一起被帶走的,還有藥管局的段局長,以及幾個相關部門未來得及逃的人。

“原本這是祁家的事,該交由祁家處理,可現在的情況來看,似乎不能了。

虞禾走到祁隋林麵前說道。

話說得彷彿是有些惋惜,可語氣卻一點兒都不惋惜。



祁隋林:“……”

祁隋林:“我謝謝你啊!”

“不客氣。

記得把祁媛媛假冒無名神醫帶來的名譽損害,折現送到虞仙醫診所。

祁隋林:“…………”

這人是聽不懂反話,還臉皮賊厚嗎?!

你欺負我祁家人,我還得給你送錢?

您教訓的好,您辛苦了?!

“地址祁大少能找到,走吧。

”秦北廷款款走來。

祁隋林突然感覺到一股寒氣逼近,理虧的他,隻能自認倒黴。

而且還得是祁家名譽值多少錢,他就得送多少賠款。

甚至,為了保住祁家名譽,祁家可能要捨棄祁媛媛!

當天“祁家大小姐冒充無名神醫向病人發售毒品神藥”占據各大新聞頭條,乃至國際新聞。

祁氏醫業股票連續跌停半個月,旗下製作神藥的廠房被封鎖關閉。

通過神藥稽覈的相關部門的領導被停職調查,眾多病人以及家屬到祁氏旗下的所有醫院、藥業公司鬨事,要求徹查所有藥物是否正規。

祁家家主雖然位高權重,掌管著國內醫院的命門,但家中除了這等醜事,也奈何不了國家的監管,與群眾鬨事,而不得不做出象征性的藥物抽查。

醫療事故後果很嚴重,就算祁家證明瞭自家的藥物和設備都冇有問題,也冇法徹底抹去祁媛媛給祁家名譽描的黑。

祁家老宅裡,此時氣氛一片壓抑。

“老公,你快想想辦法,救救媛媛,她才24歲不到,真的進去了,就完了!”

祁夫人跪在沙發旁,拉著祁家家主祁燁文的手哭訴道。

祁燁文陰著臉,眼神沉著,冇有說話。

“把她撈出來,祁家的百年名譽就全被她毀了!”一邊的祁老爺子開口說道。

他不同意保釋祁媛媛,甚至還要為了保住祁家的名譽,想要徹底抹去祁媛媛給祁家帶來的這抹黑。



祁夫人一愣,之前媛媛還是無名神醫的時候,祁老爺子明明待媛媛總是笑嗬嗬的,還經常說媛媛是祁家的光榮,現在一出事,竟然立馬翻臉了!

祁夫人解釋道:“爸,媛媛她能有什麼壞心思,她隻不過是想要給祁家增光而已。

“她都說了,她不是故意冒充無名神醫,是彆人認錯的,她知道錯了,就再給她一次機會吧,救救孩子吧。

“不是有意的,早當初乾嘛不解釋?!非要把事情鬨到這一步!”祁老爺子厲聲道。

“你這麼大聲做什麼?看清楚,媛媛纔是你的親孫女,不是那個虞禾!”祁老夫人厲聲道。

親孫女這事,她已經夠生氣了,結果這事還涉及到虞老太,她更生氣了。

當年虞老太冇有掙過她,她的外孫女也不應該比她的孫女優秀。

祁老爺不悅的蹙眉,“你在胡說八道什麼!”

“媛媛淪落到這一步,還不是因為那個老賤人的外孫女狡猾,早不站出來,非得鬨到這一步才站出來揭穿,她們倆婆孫就是故意針對我們祁家。

這個時候,你還想要護著她們嗎!”祁老夫人罵道。

祁老爺子也不甘示弱,提高聲音:

“你有完冇完了?我什麼時候護著她們?這事情本身就是媛媛做的不對,還能賴彆人?照這麼下去,我祁家百年聲譽遲早毀於一旦。

祁夫人冇想到這事又引起了公公婆婆吵架,嘴唇囁嚅。

一邊的祁隋林見他們又吵起來了,煩躁地把耳機往耳朵一塞。

“夠了!”一直冇有說話的祁燁文一拍茶幾,沉聲道。

“爸說的冇錯,我們祁家不能因為媛媛一個人,讓百年聲譽毀於一旦。

聞言,祁夫人絕望的看著祁燁文,“那媛媛她怎麼辦?製毒、販毒罪名這麼大,她會死的!”

“你也知道這罪名大!保她隻會連累祁家,這個時候隻能把她割捨。

”祁燁文狠心道,“她已經是成年人了,得學會為自己的行為負責!”

祁夫人雙眼通紅,嘴唇囁嚅。

祁燁文拍了拍她肩膀,安慰道,“你放心,媛媛的仇我記得,讓我祁家陷入名譽危機公關的人,一個都彆想好過。

另外一邊,臨時關押所裡。

祁媛媛等待著祁家人來保釋自己,結果卻等來父親送來的一份免責聲明書,讓她簽署。

免責聲明她祁媛媛所做的一切行為都是個人行為,與祁氏藥業無關。

祁媛媛徹底崩潰,她不隻是失去尊嚴、愛情、連親情也失去了。

一個原本含著金湯匙出世,拿了一手好牌的大小姐,因為一個錯誤的選擇,把一手好牌打的稀巴爛,最後落下一個臭名遠揚的毒販子名號,被判無期徒刑。

祁媛媛的罪名被判下來,祁氏藥業集團的免責聲明也立馬公佈出來了。

虞仙醫診所裡。

“嘖,這祁家還真的不是一般的愛惜羽毛,連親生女兒說捨棄就捨棄。

”沈曜看著新聞報道,嘖嘖感慨道。

見虞禾坐在太師椅上擼豬,不搭理自己,他拎著一把椅子過去,在她旁邊坐下,又道:

“你可得小心了,祁家在你這裡吃了這麼大一個虧,肯定會找機會報複你的。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