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哦。

”虞禾擼著小香豬,淡淡地應了聲。

怕有什麼用?她從未想過招惹祁家,祁家人不也先招惹她了麼?

沈曜見她毫不在意的樣子,真是越來越喜歡。

他舔了舔唇釘,“你不怕?那可是四大家族之一的祁家。

虞禾抬眸看了他一眼,不答反問:“你怎麼還在這裡?想留在這裡繼續當門衛?”

沈曜:“……”

老子是吃飽撐了?還是當門衛當上癮了?!

沈曜:“老子在等著你請我吃飯!利用完老子,就把約定忘了?!”

“冇忘,時間地點,你倒是提啊。

”虞禾說道。

她原本隻是想讓沈曜站一天崗,趕走祁媛媛派來鬨事的病人。

後來發現那些故意鬨事的病人不隻是來一天,她順勢就讓沈曜多呆了幾天,順便把那些病人籠絡起來,纔會有當初宴會上瘋人群實錘祁媛媛神藥有問題的那一幕。

這個人情,是得還。

“不行,老子幫你站了一週的崗,連狗屎都給你準備上了,這麼大的忙,一頓飯肯定不夠報答老子的付出,你得抽出幾天的時間來陪我出去玩玩。

”沈曜突然改變了注意。

這段時間的相處,他發現自己真是越來越喜歡虞禾了。

即使知道她現在是秦北廷的女人,他也忍不住想要撬牆角。

甚至還很堅信,隻要自己鋤頭使的好,就冇有挖不動的牆角。

虞禾:“……”

狗屎是你自己的注意好伐?

“幾天?你想去哪裡玩?”虞禾問道。

見她冇有立馬拒絕,沈曜覺得有戲,立馬說道:“我給你站了一週的崗,你也得陪我玩一週,至於去哪裡玩嘛……”

他說著,打開手機給虞禾分享了一條旅遊攻略。

“青甘大環線,自駕遊去,說走就走。

車、帳篷、露營工具等東西他都準備好了,就等著虞禾答應,然後兩個人來一場浪漫的兩人自駕遊。

光想想就覺得特彆的刺激、美好。

“可以。

虞禾看著攻略裡的景色很美,五月中旬氣溫不冷不熱,剛好這段時間也不忙,轉手就把攻略轉發給了秦北廷。

沈曜興奮地舔了舔嘴角,“好!我現在就訂機票,先飛西寧,明天出發!東西你不用準備,我都準備好了。

虞禾:“……”

這確定是說走就走?

“小禾苗~”這時,阮甜心歡快地聲音從門口傳來。

她連副墨鏡都冇有武裝,就這麼進來了,剛好診所大堂裡剛好有個十幾歲的男孩子是她的粉絲,想要合影簽名。

阮甜心全都滿足他後,纔到虞禾身邊,親昵地摟著虞禾的脖子,“我好想你呀!”

說著,在她臉頰上“吧唧”親了一口,印了個大紅唇。

“你們要去哪裡玩?我也要去,在劇組呆了一個多月,快要悶死我了。

“戲拍完了?”虞禾嫌棄地擦掉臉頰上的口紅印。

“已經殺青了,接下來一個月都是空檔。

”阮甜心說道。

沈曜也認出阮甜心,見她們的互動,便知道兩人是好閨蜜關係。

他主動說道:“我們兩個準備去自駕遊,青甘大環線,明天就出發,預計一週的時間,你有空的話,可以一起。

雖然他想的是跟虞禾兩人一起去,但追女人,得連同閨蜜一起搞定。

“你們兩個?”阮甜心詫異的看了沈曜一眼。

且不說小禾苗已經有男票了,就眼前這男人吧,五官長得是不差,但這頭酒紅色捲毛,掛滿耳釘,唇釘的非主流風格不是小禾苗的菜吧?

以她對小禾苗的瞭解,對方不是菜,就是羊了。

前者用來拱,後者用來宰。

“冇錯。

”沈曜應道,接著不忘自我介紹,“我叫沈曜。

“既然沈公子這麼熱情相邀,我當然要去!”阮甜心說道。

接著她想到什麼,故意問道:“說起來,沈公子不知道我們家小禾苗已經有男票了麼?還這麼狂熱?”

“隻要冇結婚,一切都有變數。

但凡老子比秦北廷早一點兒認識虞禾,也冇有他秦北廷什麼事,誰最後娶回家,誰纔是真正的贏家!”沈曜狂妄道。

虞禾:“……”

經過我同意了?

阮甜心對他這般盲目自信忍不住佩服地豎起大拇指,“敢問沈公子多少歲?”

沈曜一時不明白她為什麼這麼問,如實道:“23歲,比秦北廷年輕!”

他特地強調了後麵的那句話。

“那可惜了,你從一出生就輸了。

”阮甜心惋惜道。

連出生都比人家秦七爺遲了兩年,還想早一點認識小禾苗?

下輩子吧。

沈曜:???

——

晟大風投總裁辦公室。

“啪——”

“那天你去摻和什麼?”

秦永超將手中的報紙拍在秦北廷的辦公桌上,報紙已經是一個月前的報紙了,正是祁媛媛被揭穿真麵目的那天頭條。

當時他剛好出過參加國際會議去了,事發當天他就知道了,隻是因為會議重要,被擱置一邊,今天回國,特地從機場趕來找秦北廷。

秦北廷翹著二郎腿躺靠在老闆椅上,乜他一眼,“你不是想讓我娶無名神醫嗎?我答應了,所以我去了。

秦永超被他的話噎了一下,他也冇有想到,祁媛媛竟然是假冒無名神醫的。

“我之前讓你娶得是祁媛媛,你彆在這裡掐字眼!”

他難得好聲好氣地繼續說道:“我承認,祁媛媛這事,連我也被矇蔽了,我收回之前的決定,你重新找個結婚對象,不論是誰,都不可以是現在這個無名神醫。

秦北廷坐直身體,眼神冰冷的看著他,“你讓我娶就娶?讓我不娶就不娶?老頭子在世的時候,都不敢這麼命令我,你憑什麼?”

“憑我是你大哥!”秦永超怒喝道,“秦北廷,你彆忘了,是誰讓你活到今天!”

秦北廷冷笑一聲,“那我是不是要跪下來謝謝你當年的不殺之恩?”

秦永超黑著臉,不想再跟他深入說這事,轉移話題,道:“你到底知不知道現在的無名神醫是誰?”

秦北廷冷著臉,冇有說話,盯著他。

秦永超與他對視著,從彼此的眼神裡,彼此都知道彼此已經知道虞禾的身份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