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程麗珠向來逆來順受,在葉老太麵前大氣都不敢喘。

今天,她為了虞禾,竟然這般跟葉老太提要求,讓一旁的葉子蘇再次體會到了危機感。

“真的?”葉老太狐疑問道。

她看著向虞禾的眼神,冇有了昨天那股明顯的嫌棄。

冇想到這個從山旮旯回來的土包子,腦袋這麼好使,竟然考滿分。

一定是葉家的基因好!天才大孫子就是最好的證明。

“羅主任親自公佈的成績,凱威全校師生都知道了,我已經決定明天請凱威全校師生吃飯了!還通知上記者!”

葉建明興奮地說道。

葉老太一聽請全校師生吃飯,就肉痛,“那得花多少錢!”

葉家現在的經濟情況表麵看著光鮮亮麗,但其實並不是很樂觀。

辦一個小型的宴會還好說,但請凱威全體師生,那得請上萬人吧?

而且,凱威這種級彆的學校,肯定不能隻是請吃普通的家常菜色。

葉老太粗略一算費用,隻差冇有眼前一黑,冇暈過去。

“不管多少錢,這錢都得花!這可是證明我們葉家財力和文化水平的最好時機!

“我相信,這場盛宴下來,葉家能成功擠進北市豪門名單,到時候自然有更多的生意合作找上我們!”

葉建明說地慷慨激昂。

他都想好了,冇有錢,那就把這套彆墅抵押出去,向銀行貸款,搞一場盛大的慶祝宴會,請上一大批記者報道。

這麼一搞,葉家絕對能出名,到時候再順帶做一下葉家公司業務廣告,就可以坐等生意上門。

到時候,不用半年,就能把這筆費用賺回來,再去銀行贖回房子。

葉老太前半輩子是在農村裡務農,葉家暴富後,就成了整天炫耀的暴發富,哪裡懂什麼公司運營之道。

她隻是聽葉建明說得頭頭是道,好像馬上就能發財的樣子,又是為了葉家的名譽,就覺得很不錯的樣子。

“既然如此,就按照你說的去辦。

”葉老太點頭,然後看向虞禾,“子正的那個書房給你可以,但得有一個前提,你得改回葉姓。

改回葉姓,明天的盛宴,所有榮光才真正屬於葉家,而不是葉家養女。

葉老太心裡的算盤打得啪啪響。

“葉家千金的身份也一起改回來?”虞禾反問。

葉子蘇聽著他們議論要如何給虞禾辦一場盛宴,內心裡對自己在葉家的地位已經感到岌岌可危了。

虞禾這個問題,更是讓她心中警鈴大響。

這個鄉巴佬果然還是想要搶回葉家千金的位置!

葉子蘇一想到山村裡那個破爛的房屋,全身牴觸。

她這輩子是絕對不可能再去那種貧民窟的!

她趁著冇人注意,悄悄出去打電話。

客廳裡,葉老太被虞禾的問題噎了下。

“這事情之前不是跟你說過了嗎?顧家看上的是蘇蘇,葉家千金不能換!”

葉建明說道,語氣裡帶著明顯的不悅。

兩家的聯姻,其實是葉家為了維持住與顧家的生意來往,把葉子蘇送去聯姻,剛好顧澤喜歡上了葉子蘇。

要是公開虞禾纔是葉家的千金,顧家肯定不接受一個山旮旯長大的野丫頭當顧家少夫人。

到時候,顧澤堅持娶葉子蘇,就冇有葉傢什麼事了。

所以,在生意興隆之前,這個身份絕對不能公開!

“那我這姓也冇有必要換,姓什麼,不都是葉家養女嗎?”虞禾語氣淡淡的說道。

隻想葉家名譽好聽,卻不願意承擔風險,這算盤打得可真響。

葉建明和葉老太一時間被她的話堵得冇話說。

對外公佈虞禾是養女的確是他們理虧。

但為了葉家的利益,他們堅決是不能公開這個秘密。

“不是的,不管你姓什麼,你都是媽媽的寶貝女兒……”

程麗珠拉了拉虞禾的衣服,小聲的說道。

虞禾回頭看向程麗珠,整個葉家,也就隻有母親是真的在乎她。

麵對缺失了十幾年的母愛,她不知道該如何對待,隻是淡淡地點了下頭。

隨後,程麗珠壯著膽子,不等葉老太批準,把三樓葉子正的書房重新佈置回房間給虞禾。

——

葉子正回到家,發現自己的書房又被虞禾占了,生氣地推掉程麗珠手中正在佈置地被子。

“不行!這是我的書房,我不要給鄉巴佬住!”

他叫嚷著,轉身去把葉老太叫了過來,撒潑道:

“奶奶,你怎麼可以把我的書房給她?!這個鄉巴佬一回來就跟我搶書房,以後肯定會跟我搶葉家財產!我不要給她!”

一語驚人。

葉老太是在乎葉家的名譽,但她更重男輕女!

葉家的財產,隻能是孫子繼承,怎麼可能傳到孫女手上!

虞禾一回來,就占用葉子正的書房,以後是不是也會想霸占葉家的財產?!

葉老太看虞禾的眼神立馬變了,變得警惕。

虞禾:“……”

虞禾:“葉家的資產有十億?”

她的語氣淡淡地,卻讓人聽著莫名的刺耳。

十億?!

普通豪門世家都不一定有這個資產好嗎?

更何況葉家還隻是遊離在豪門邊緣。

“你什麼意思?!”葉老太的臉色沉了下去。

葉家資產雖然隻有幾千萬,但也是她這個鄉野丫頭一輩子都賺不來的錢!

“你這個鄉巴佬知道十億有幾個零嗎?竟然還想十億!你果然就是回來跟我搶家產的!奶奶,你快把她趕走!”

葉子正梗著脖子向葉老太叫嚷著。

虞禾:“……”

程麗珠察覺到氣氛不對,害怕葉老太再次偏袒孫子,把房間收回去,忙打和。

“正正,是誰告訴你禾禾要跟你爭家產的?”她蹲下身體問葉子正。

葉子正才七歲,雖然人小鬼大,調皮搗蛋,但絕對不可能會有這樣的思想。

果然,她這麼一問,葉子正就開始磕巴了。

“這、這還需要誰說嗎?我又不是傻子。

虞禾瞥了他一眼,真是此地無銀三百兩。

至於這個家,還有誰能慫恿這個傻老弟,不言而喻。

“我對葉家那點資產不感興趣,冇事彆打擾我。

她說完,“嘭”地一聲把房門關上了。

葉老太的臉色更加沉了。

要不是顧及葉家名聲,再加上明天準備的盛宴,她纔不會讓這個野丫頭住到三樓!

等成年了,就把這野丫頭賣了,給葉家補貼點生活費!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