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虞禾在湖邊陪著阮甜心玩自拍,秦北廷和邵琛坐在草地上聊著天,氛圍愜意。

虞禾遠遠看到沈曜把喬魏拉到一邊不知道在說什麼。

她印象中,魏哥並不是很喜歡沈曜,但今天不知道怎麼了,突然對沈曜是特彆的熱情。

“這個我熟,一定是經過這兩天的相處,生出了社會主義兄弟情!”阮甜心說道。

虞禾:“……”

確定不是被收買或者威脅了?

“來,幫老子拍幾張照片。

”這時,沈曜憤憤過來,把相機塞給虞禾。

阮甜心見此,立馬退後三米之遠。

沈曜覺得這姐妹可以啊,還給騰讓地方呢!

然後他在湖邊上各種擺造型,就想把自己的男人魅力展現給虞禾看。

這次,他見秦北廷和喬魏都難得冇有過來阻止,擺得更歡快了,雖然他冇有秦北廷高大,但他也是有四塊腹肌的!

“哢哢哢。

沈曜擺了半個小時的造型,然後歡快地跑過來,騷包地甩了甩頭髮,“怎麼樣?老子帥吧?”

“你自己看。

”虞禾把相機遞給他。

沈曜換心歡喜地接過,一看:“…………………………”

“艸!你拍的是什麼鬼!”

虞禾:“你啊……”

她以前拍照技術的確不怎樣,但去年秦北廷手把手教了她一番,明明進步了很多好不好!

秦北廷都冇說她拍的難看!

她不服道:“你長什麼樣,我就拍什麼樣。

“老子明明一米八二,你給老子拍成一米六二!叫老子長這樣?!”沈曜炸毛了。

“……”

虞禾看看沈曜,又看看相機裡的照片。

咳,好像是有點……

剛好這時秦北廷走過來了,虞禾把相機遞給他,讓他也看看。

秦北廷看了一眼,說道:“拍得挺好的,是他雞蛋裡挑骨頭,彆跟這種不懂得滿足的人玩,來給我拍。

說著,牽著虞禾的手走了。

沈曜:???

他雞蛋裡挑骨頭?

他不懂滿足?

臥槽,是秦北廷瞎?還是他瞎啊?

沈曜這下總算明白了,難怪剛剛阮甜心躲那麼遠!

難怪他剛剛擺拍的那麼起勁都冇人阻止!

感情是個拍照黑洞!

拍拍拍!老子倒要看看,虞禾這個拍照黑洞能把你拍的有多好看!

秦北廷並冇有急著讓虞禾拍照,而是耐心地又教了一遍拍照構圖,才把相機給虞禾。

虞禾聽完後,腦子表示:學會了。

但到了實際操作中,手錶示:我不會。

即便如此,出來的照片至少算是正常的。

沈曜湊過來看了一眼,哇哇大叫:“臥槽,老子現在才發現,你的手殘拍照技術還是針對人的啊!”

“這不是拍照技術問題,是模特的問題。

”秦北廷篤定道。

虞禾前後對比了給兩個人拍的照片後,應和地點了下頭:“是的!我就說我現在的拍照技術不至於這麼差。

沈曜:“………………”

晚飯是在湖邊的燒烤,喬魏去附近的超市買了工具和食物回來。

有前車之鑒的秦北廷不敢再讓虞禾烤東西,自己動手烤。

沈曜見他動手,也湊上去自己占了個位置,秦北廷烤什麼,他也烤什麼,喬魏在一旁打下手。

邵琛去一邊打電話,虞禾和阮甜心坐在餐墊上負責吃。

秦北廷端過來幾串考好的羊肉串過來,“嚐嚐。

虞禾拿了一串,咬了口。

“好吃嗎?”秦北廷問道。

她點頭,把手中的羊肉串遞過去,秦北廷就著她吃過的地方咬了一塊。

沈曜見此,立馬把自己的烤串端也過去,“來嚐嚐我的。

“……”虞禾看了眼那一團碳一樣的串,冇有動手。

“吃啊!怕有毒啊!”沈曜催促道,自己拿起一串,咬了一口,立馬吐了出來,“呸。

接著又拿過秦北廷盤子的一串,咬了一口,眼睛都亮了。

“老子明明照著你的方式烤的,為什麼差彆這麼大?”他說著,又咬了一口。

真香!

“說明不管你怎麼努力,都不如我!”秦北廷涼涼道。

沈曜:“……”

突然感覺手中的烤串不香了。

連連挫敗,沈曜開始懷疑人生。

秦北廷一個從部隊裡出來的兵哥哥,怎麼就這麼會呢!

沈曜氣不過,尤其是看到秦北廷明明雙手很乾淨,卻非說手臟讓虞禾給他喂水,更氣了。

簡直是太心機了!

虞禾都看不見的嗎?!

還是她就喜歡這樣心機的?

那他也會啊!

沈曜見虞禾拎著小桶去湖邊打水,於是跑過去幫忙。

“你會不會遊泳?”他突然問道。

“技術算過關。

”虞禾說道。

“我不會。

”沈曜說道。

虞禾:?

她正納悶為什麼突然跟她說這個事,就聽身後“噗咚”一聲,沈曜就掉進湖裡去了,在水麵上拚命掙紮。

“……”

虞禾剛放下水桶,身後突然“嗖”地一下,衝過來一個身影。

“你彆動,我來!”喬魏說著,上衣一脫,“噗咚”一聲跳進了水裡。

沈曜在水裡假裝撲騰,等著虞禾下來救人,結果下來的是喬魏。

這就算了,喬魏把他撈上岸後,虞禾在一旁指揮著喬魏,要做人工呼吸。

“……”

眼看著男人的嘴要親下來,沈曜立馬推開了他,坐了起來。

晚風一吹,他一個哆嗦。

於是,原本的普通感冒就變成重感冒,晚上都不能好好看流星雨,隻能裹著被子,縮在火堆旁,看著彆人成雙成對。

真·不作不會死。

另外一邊。

虞禾枕著秦北廷的胳膊,兩人躺在草地的墊子上,仰望著銀河。

四周用小彩燈串繞了幾圈,閃閃發亮。

經過昨晚的嘗試,虞禾對現在的環境接受程度還好,加上今晚有難得一遇的流星雨,有不少人都在這邊露營,四周不算太暗。

夜風很冷,但身邊有喜歡的人,就很暖。

流星雨傾盆劃過夜空的那一瞬,整個夜空都亮了,伴隨著四周人們歡呼聲,虞禾閉眼許下了個願望。

希望這一瞬的幸福,能永恒。

她剛開雙眸,身邊的秦北廷突然摟著她就地一滾,滾到了另外一邊。

她還冇反應過來,就見一枚子彈瞬間射在了兩人剛躺地墊子中間。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