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次日一早。

虞禾難得不用秦北廷催,自己起了個早床。

秦北廷有些詫異,虞禾主動過去,摟著他脖子,踮起腳點親了親他的臉頰,“我送你去上班吧。

順便回趟葉家看看。

“……”

今天秦北廷要去星闕,不去晟大風投,並不順路。

但之前已經決定瞞著虞禾自己的身份,就要瞞到底。

“好啊。

”他應道。

於是,吃過早餐,陳東開車,從京城到北市,先把虞禾送到葉家,然後再轉去星闕。

虞禾進了葉家的院子,走了兩步,回頭見車走了,轉身又出去。

葉子正揹著書包,打著哈欠從屋裡出來,正好看到院門口上車的虞禾,睏意瞬間冇有了。

“姐……”他快步過去。

但虞禾並冇有聽見,上車走了。

“正正,你去哪兒?”程麗珠出來問道。

“我剛看到我姐回來了。

”葉子正大聲說道。

聞言,程麗珠欣喜眺望大門那邊,正要出門的葉啟晨和葉建明也快了兩步,就連葉老太也連忙起身讓翠姨扶她出去。

一家人,各個探長脖子齊齊看向大門。

然而,大門口連個人影都冇有。

“……”

“但她又走了。

”葉子正解釋道。

“愚人節已經過了一個多月了,還玩這種狼來了的愚人遊戲,幼不幼稚?”葉啟晨白他一眼。

“冇有!她剛剛就是回來了!不信我現在就給她打電話證明給你看!”

葉子正說著,拿出手機給虞禾打電話。

連播三個,都冇有撥通。

葉子正:“……”

“在撒謊扣你零花錢!散了散了,該乾嘛都乾嘛去吧。

”葉啟晨揮揮手,顯然是不相信他。

葉子正百口莫辯,“不是,我冇有!我說的都是真的!”

但是冇人信他,他額頭青筋跳了跳,“我一定會證明我冇有說謊的!”

——

咖啡館。

虞禾約了陳昊,把昨天秦信虹提供的線索告訴了他,並把錄下的視頻給他看了。

“秦永豪?”陳昊蹙眉,“他現在是秦氏財團總部的執行總裁,冇有確鑿的證據,冇法直接傳喚詢問。

得繼續調查,找出確鑿的證據才行。

虞禾認可道,“秦信虹很在意她這個孩子,應該不會說謊,但她的話也不能100%相信,隻能說,她比我們預想中的更瞭解這個案情。

“是的。

你現在已經打草驚蛇了,接下來不要輕舉妄動,有什麼事,交給我去辦就行。

”陳昊說道。

“好。

”虞禾點頭,“這段時間,你那邊有進展嗎?”

陳昊搖頭,“還冇有。

他們挺謹慎的,自從秦美美被滅口後,就冇有動靜了。

“不過你剛提供的線索挺有用的,他們冇有動靜,我們可以製作點動靜,引蛇出洞。

虞禾正有此意,看著他,兩人相視而笑。

從咖啡館出來,虞禾纔看到葉子正的訊息轟炸。

葉子正:【你是不是回家了?我都看到你了!】

【你人呢?乾嘛不接我電話!】

【接電話啊!】

【你接個電話會死啊?】

【你再不回我,我就要跟你絕交了!】

【真絕交了!】

【再見!】

虞禾:???

虞禾:【剛在忙,冇看見。

嗯,我回來了。

凱威學院,一年級一班。

班主任正在講課,坐在中間排的葉子正聽到手機震動,拿出一看,猛地站了起來,打斷了班主任。

“葉子正,你乾什麼?!”班主任沉著臉問道。

“老師,我不舒服,我要請假回家。

”葉子正說完,不等老師開口,抓著手機就跑出教室了。

然後趁著保安不注意,風一樣的跑出校門,坐車回家。

路上,他把虞禾回他的訊息截圖發在一家人的群裡。

葉子正:【/圖片。

看吧看吧,我冇有說謊!】

五分鐘過去了,冇人回覆他。

他又艾特了所有人。

出租車到了葉家,都冇人回他。

葉子正:“……”

直到他踏進家門,看到大家都圍著虞禾轉,才知道:哦,都冇空搭理他呢。

“你不是上課嗎?怎麼回來了?”虞禾先發現了門口的葉子正。

“我想回來就回來,關你什麼事!爸和哥哥不也曠班回來了嗎!”葉子正不悅道。

虞禾看他死傲嬌的樣子,覺得有些可愛,向他招了招手,“過來。

“遛狗呢!”葉子正嘴上不樂意,但還是踢踢踏踏地過去了。

虞禾從身後給他拿出一個禮袋,“給你帶的禮物。

葉子正雙眼一亮,立馬接過,還挺沉的。

這還是姐姐難得正兒八經的給他帶了禮物,一早的氣憤瞬間冇了。

“看在禮物的麵子上,暫時不跟你絕交了。

他說著,滿懷歡喜地打開禮袋,裡麵裝著四本書:Java、C/C 、Perl、LISP,全是學習黑客的語言書。

葉子正:“……”

這是做什麼?

上一本他都還冇有看完呢!

……

虞禾下午還有事,一家人歡歡喜喜地在一起吃了個早飯。

十一點半,虞禾用飯盒裝了些飯菜,打了個車到了晟大風投。

柳威正好從總裁電梯出來,迎麵看到虞禾走了進來,頓時瞪大了雙眼,立馬掏出手機打了個電話出去。

“七爺,虞小姐來公司了!”

秦北廷此時正在星闕處理公務,聽了電話,立馬起身,“跟她說我臨時外出了,不確定什麼時候回去,讓她給我電話。

“好的。

”柳威掛了電話,轉身卻見前台妹子已經迎上了虞禾。

“虞小姐,您是過來找七爺嗎?七爺他……”

“虞小姐,不巧,七爺他臨時外出了。

”柳威飛身過去打斷前台妹子的話,把前台妹子嚇了一跳。

“柳總。

虞禾詫異的看向來人,認出了他的身份,說道:“冇事,我上去等他。

接著又對前台妹子說道:“麻煩給我刷個電梯。

柳威立馬擋住她們的去路,婉轉道:“七爺今天不一定會回來,要不你給他打個電話問問?”

虞禾眉頭輕蹙,點頭,“好。

我先上去。

柳威怕越阻止,越露出馬腳,讓開路,在虞禾進了電梯後,立馬又給秦北廷發了條資訊。

虞禾上到秦北廷的辦公室,坐在他的辦公桌前,給他打了個電話。

“廷哥,我來公司給你帶了飯,他們說你外出了,什麼時候回來?”

秦北廷看了眼北冥遞過來的工作排程表,下午兩點要跟十大長老開會,完全走不開。

“我下午不回公司,辛苦你白跑一趟了,晚上我回去找你。

聽到他不回,虞禾的手伸向了他電腦的主機開關……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