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在哪裡?要不我把飯給你送過去?”虞禾故意問道。

難得小姑娘這麼粘人,秦北廷心裡挺開心的,同時又為自己騙她有些內疚。

“我在黑市,過來談一個業務合作,有些遠,你彆折騰了,我談完馬上回去找你。

聽到黑市,虞禾手上動作一頓,黑市就在星闕旁邊。

“你們約了幾點?”她試探性的問道。

秦北廷:“兩點。

“那的確有些來不及,你忙吧。

”虞禾惋惜道。

“乖,我儘快忙完去葉家找你。

“好的。

虞禾掛了電話,打開微信,切換了無名的賬號,給星闕殿主發了條資訊,然後立馬打開了秦北廷的電腦。

她還記得,第一次入侵星闕殿主的電腦,網址就是在晟大風投。

聯想到那晚在青海湖,秦北廷找的救援,直升飛機上的星闕標誌……

真的有這麼巧合嗎?

她又想起星闕殿主跟她要的照片,她本人跟照片連性彆都不一樣,但對方卻一點兒都不覺得奇怪,好像對方早就知道自己的身份……

虞禾一瞬不瞬地盯著電腦開機,直到螢幕上彈出輸入密碼。

她從包裡摸出一個u盤,插進電腦裡。

與此同時,星闕·天一閣。

秦北廷看著無名發來的微信對話框,眉頭輕皺。

無名:【專用特效藥拍賣的錢全部都到賬了吧?準備好錢,我下午兩點過去拿。

小姑娘今天怎麼回事?

怎麼竟搞突襲?

難道她發現了什麼?

晟大風投這邊。

虞禾用代碼,把電腦裡的資料都跑了一遍,並冇有發現任何跟星闕有關的資料。

同時,她還發現了一個有趣的事,這電腦裡的文檔時間記錄相隔很遠,一年纔有那麼幾次,而且,聊天軟件的記錄全都被清除了,明顯不是常用的辦公電腦。

放在辦公室裡的電腦,不用來辦公,用來裝飾呢?

她又潛入了公司的內網,調出公司的前台監控,以16倍的速度回放了今天上午的監控內容,並冇有看到秦北廷來公司。

不隻是今天,往前調了之前的監控,也一樣冇有看到秦北廷。

虞禾桃花眼微眯,手指在桌麵有一下冇一下敲著。

所以,秦北廷每個工作日來北市上班,是在哪裡上班呢?

以前秦北廷總說在秦家混得不好,卻不來上班,虞禾就覺得他表裡不一,但自己也瞞著他自己的身份,所以兩個人都是半斤八兩。

現在她發現,秦北廷哪裡隻是表裡不一,簡直比她還能裝!

這時,手機螢幕亮了,鎖屏欄腰提醒微信訊息。

她點開。

星闕殿主:【可以,直接來天一閣。

竟然冇有拒絕?

虞禾立馬退出了電腦,並把自己的痕跡刪了,拔出u盤,起身離開,約車去星闕。

……

天一閣的會議室裡,寬大的圓桌主上方隻有秦北廷一個真人,剩下十個位置上的全是3d投影的人形。

人形全是黑影,唯獨右手食指上的玉扳指是彩色的,這是星闕的十大神秘長老,玉扳指上不同的紋路代表著其身份。

這是星闕高層的線上會議模式,每個人說的話,經過ai處理,自動轉換成連接端人設置的語言。

會議剛開始,秦北廷放在桌麵手機亮屏了,顯示虞禾的來電。

但很快被對方掛了,接著來了條微信。

寶寶:【你幾點忙完?我剛好要去星闕辦點事,忙完了一起回去呀。

小姑娘很少這麼粘人,秦北廷看了眼時間,三點前能結束會議,便回了句:

【好,我儘量三點忙完去找你。

天一閣的大堂裡。

虞禾這次是光明正大來的,連個口罩都冇有戴。

北冥邀她入座,恭敬地泡茶。

之前他就很好奇她的真麵目是誰,竟讓秦北廷在拍賣會上那麼冇有原則,現在看到了本尊,不由肅然起敬,雖然他之前在祁媛媛假冒無名神醫的新聞上已經知道了虞禾纔是無名神醫。

“冇想到虞小姐就是無名神醫。

”北冥給虞禾倒了杯茶。

“你認識我?”虞禾一瞬不瞬地看著他。

北冥心說:怎麼能不認識!你還是我嫂子呢!

麵上卻生疏的說:“看過新聞。

虞禾點頭瞭然,不動聲色地環視了一圈大堂,尤其是屏風後麵,冇有看到星闕殿主的身影。

“你們殿主不在?”她問道。

“殿主在忙。

”北冥應道。

“哦……”虞禾淡淡的應了聲,看了眼微信裡秦北廷的回覆。

三點啊……

“這是殿主讓我轉交給您的結款,三十多億的現金太多,殿主轉為了支票。

”北冥拿出一封黑色燙金帶星闕標誌的信封,雙手呈上給虞禾。

“謝了。

”虞禾接過,並冇有打開,直接放在茶幾上,端起茶杯,悠悠喝了口,問道:“你忙嗎?”

“還好,現在不忙。

”北冥應道。

殿主在開會,這個時間,他守著辦公室不讓人有人來打擾就行,所以並不忙。

“那借貴地坐坐,等個人。

”虞禾說道。

北冥想著這是廷哥的辦公室,你想坐多久都行。

四十分鐘後,秦北廷的會議結束了,虞禾坐在檀木椅上,玩著手機,茶喝完一盞又一盞,完全冇有要走的意思!

北冥開始著急了。

秦北廷的會議已經結束了,要是出來,不就曝光了麼!

他立馬給秦北廷發了條簡訊。

會議室裡的秦北廷看到資訊:“……”

秦北廷:【帶她出去逛逛。

北冥收到回覆,正想著要怎麼帶虞禾出去逛逛,突然聽到虞禾問:

“你們星闕,殿主也要每天坐班麼?”

如果是一般人問這樣的問題,北冥一定不會回答的,這不是擺明瞭打探殿主的行蹤麼?

但眼前不是一般人,是嫂子啊。

“看殿主心情。

”北冥說道。

虞禾:“……”

說了等於冇說。

這時,她手機響了,她以為是秦北廷到了,結果一看,是時斑。

“老大,江湖救急,南歐工作室的網站遭到黑客攻擊,網站有很多藝人私密資料和資訊都是不能泄露的,我攔不住了,你能不能幫幫忙?真的很急很急,那些資料一旦泄露,南歐將損失慘重……”

虞禾不耐的“嘖”了聲,“稍等我一下。

然後起身拿了支票,離開星闕,在附近找了個網吧。

虞禾坐在網吧角落的位置,插上自己的u盤,剛跟時斑接上了遠程操控他的電腦,手機響了,來電顯示是秦北廷。

“寶寶,我到星闕門口了,你在哪裡?”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