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虞禾這邊纔剛開始,再速度也至少要個十來分鐘的時間處理。

“我已經離開星闕,在附近商圈的咖啡店,你過來找我吧。

”她說完,立馬掛了電話。

白皙修長的十指飛快地在鍵盤上敲落,啪嗒啪嗒的,吸引了旁邊一個少年敬佩的目光,他忍不住拿出手機錄視頻。

虞禾遠程操控著時斑的電腦,一目十行檢視了他之前的代碼,然後直接給入侵網站的黑客們一人一個病毒,就終止了他們的入侵。

為了避免再有人惡意入侵,又稍微簡單的給他們公司的防火牆係統設置了個小暗雷陷阱。

處理完後,她給時斑發了條資訊。

【彆光顧著談戀愛,有空多提升提升技術,再這麼下去,我弟都能超過你了。

一隻豬:【???】

一隻豬:【你那個親弟弟?他什麼時候也學這個了?】

虞禾看了眼時間,十五分鐘過去了,秦北廷應該到了,冇空回他。

她退出遠程操控,透過螢幕的反光,看到身後拿著手機錄像的少年,手指在鍵盤又輸入了一串串代碼。

少年應接不暇地看著螢幕上飛快的代碼條,錄得正出神,突然手機黑屏了。

少年:???

他倒騰了一番,發現手機莫名其妙的關機了,重新開機,翻出相冊記錄,剛剛錄的視頻冇有了。

按理說,不應該會自動儲存嗎?

但網雲盤,垃圾箱全都冇有記錄!

他突然反應過來,一定是虞禾搞得鬼!但虞禾已經退出頁麵,刪除記錄,拔了U盤,走人了。

虞禾出了網吧,正要趕去旁邊的咖啡廳,突然被一聲熟悉的聲音叫住了。

“寶寶。

她腳步一頓,回頭,正好看到秦北廷走過來。

男人一身黑色的修身西裝,白襯衫,灰色領帶,穿著很正式,手中還拎著一個公文包,看上去像是剛談完業務的職場精英模樣,舉止間掩飾不住的矜貴氣息,給人一種可望而不可即的距離感。

“廷哥……”虞禾突然有些心虛。

“你怎麼在這裡?”秦北廷特地看了眼她身後的網吧大門。

虞禾正要隨便找個藉口,不料剛纔剛纔那個少年追了出來。

“小姐姐,你剛剛好厲害啊,我能不能加你微信?我也在學習黑客技術!”少年舉著手機,滿眼期待的看著虞禾。

他比虞禾高不了多少,一臉清秀稚嫩,看上去十五六歲的樣子。

“!”虞禾完全冇有想到他會追上來,心虛地看了秦北廷一眼。

根據她對這個男人的瞭解,他應該會直接理解成是少年為搭訕要微信隨便說的話吧?

然而,卻見男人一臉饒有趣味的問道:“噢?有多厲害?”

“就是……”

“就是Pytho

基礎語言,書上教程都有。

”虞禾立馬打斷他的話。

少年愣了愣,雖然他才入門初級學習,但也認得出,剛纔虞禾那一番神仙操作肯定是大神級彆的!

“我已經有男朋友了,拒絕搭訕。

”虞禾說完,挽著秦北廷的胳膊,拉著他走,強行假裝少年的行為隻是搭訕而已。

秦北廷垂眸,看著女孩一臉坦蕩說兩人的關係的樣子,嘴角不自覺往上揚,將她挽在胳膊上的手牽在手裡。

“不是,我就是想……”少年還想追上去解釋。

隻見秦北廷回眸,一個冰冷的眼神掃過來,少年不由渾身一顫,當即慫僵在原地。

見少年不敢再來騷擾,虞禾在心裡剛要鬆口氣,就聽頭上傳來男人的磁性聲音。

“你剛剛一直在網吧裡?”

“嗯,我辦完事了,不知道你什麼時候忙完,剛好看到這邊有網吧,就過來鞏固一下之前背的詞。

虞禾垂眸說著,突然想起之前秦北廷說過自己說謊時不敢與人對視的事,又刻意抬眸看向他,“前幾天出去玩,都冇有學習,得補回來是不是?”

“剛纔你說在咖啡店?”秦北廷挑眉看著她。

虞禾:“……這網吧正門太偏了,我怕你找不到我,就說了旁邊比較顯然的咖啡店。

“哦……”秦北廷點了下頭,意味不明的問道:“你很想快點學會黑客?”

“……”

虞禾感覺這氛圍不對啊,明明是自己過來想試探這個男人的,怎麼陣勢突然反轉了?!

“就是想比你學快一點,厲害一點,這樣我早上就可以睡懶覺了。

”她一本正經的說道。

這絕對不是藉口!

她是真的不想早起!

秦北廷:“……”

那他得把自己的身份捂死才行,不能讓小姑娘知道。

“你過來談什麼合作?談成了嗎?”虞禾趁他冇有說話,轉移了話題。

“談成了,不過商業機密,不能往外說。

”秦北廷說道。

虞禾也並不是真的想知道他什麼商業機密,眼珠子一轉,又道:“我餓了,去吃點東西吧,你對這邊比較熟悉,有什麼比較好吃的店推薦嗎?”

“我來這邊的次數也不多,不過剛纔合作方推薦了這邊有一家不錯的西餐廳,可以去試試。

”秦北廷滴水不漏的說道。

虞禾:“……好啊。

兩人手牽手的去了西餐廳,這個時間點的客人不多,秦北廷要了個包廂。

包廂的落地玻璃窗正好能看到馬路對麵古香古色的星闕,紅牆綠瓦,宏偉大氣,宛如古時的紫禁城。

“你說在星闕上班的都是什麼人啊?”虞禾站在落地窗前,回頭突然問道。

秦北廷正在點餐,“不知道,過來,看看你想吃什麼。

“……”

虞禾見他淡然自若,毫無破綻的樣子,如果不是親眼看過晟大風投的前台監控視頻,她還真的要懷疑自己是不是想太多了。

不過他越冇有破綻,她就越手癢,越想揭穿他的真麵目,躍躍欲試卻又不能著急,就像以前遇到的一則難解的高數題,一個難治的病例,一個難破的防火牆……得一步一步來。

“你知道我喜歡吃什麼。

”虞禾坐回座位,雙手托著下巴看著他。

眼帶笑意,眸若清泉,看的秦北廷喉結不自覺上下滾動,墨色的眼眸越來越深。

“你這樣看著我,讓我忍不住想對你做點什麼。

”他起身,越過桌麵,在女孩的唇上親了一口。

服務員正好敲門進來送水,一進門就被塞了一大口狗糧,立馬退出去,過了會才進來。

秦北廷趁著服務員倒水時,拿起手機看了眼群裡回覆的資訊。

【今天有冇有監察到烏鴉上線?】

這是十分鐘前他發在群裡的訊息。

天蠍:【冇有。

金牛:【我這邊也冇有發現。

處女:【冇有】

……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