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虹兒,你知不知道,這無名神醫曾經是誰?”黃氏狐疑問道。

秦信虹點頭,“我知道。

“知道你還敢吃她給你開的藥?就不怕她在藥裡做手腳?”黃氏說道。

怕!

秦信虹怎麼可能不怕?

可她現在能有什麼辦法?

除了虞禾,冇人能保住她的孩子!

所以明知鋌而走險,她也要試一試!

而且她手上有虞禾想要的東西,虞禾不敢對她亂來。

秦信虹斂去心中的餘悸,故作茫然的問道:“她為什麼要害我?”

黃氏審視著秦信虹,見她一派天真的模樣,一時拿捏不準她是真的不明白自己的意思,還是揣著明白裝糊塗。

現在的虞禾,不再是當年那個黃毛丫頭,任由人拿捏。

她是無名神醫,醫術精湛得人心,隻要她想,很多豪門世家都甘願為她所用,沈家的沈曜就是最好的例子!

要是虞禾有心把十二年前的那件事翻出來,那他們全部都彆想好過!

這個時候,秦信虹還敢接受虞禾的治療,不會是打著彆的注意吧?

黃氏心思千迴百轉,麵上仍無異,和藹的說道:“你說得對,她冇有理由害你,是我多疑了。

現在敵未動,她不該慌張,應該靜觀其變纔對。

一邊的秦錦城的目光在黃氏和秦信虹之間來回,總感覺她們似乎跟虞禾有什麼不可告人的過往。

“有無名神醫出手給你保胎,想必大哥大嫂也都放心,四嬸還有些事,就不打擾你休息了。

”黃氏說著,起身,走之前還不忘叮囑:“雞湯記得喝,不然涼了就不好喝了。

“好的,謝謝四嬸。

錦城,送送你叔婆。

”秦信虹對秦錦城說道。

秦錦城應聲,也起身陪同黃氏出去。

兩人走出秦信虹的院子,秦錦城見四周無人,忍不住好奇的問道:

“叔婆,無名神醫不就是虞禾嗎?她為什麼要害我乾媽?”

黃氏見秦錦城一臉天真無邪的樣子,突然計從心生。

她停下腳步,和藹地摸了摸秦錦城的腦袋,問道:“錦城認識虞禾,那知不知道她跟你小叔公是什麼關係?”

“當然知道!”秦錦城說道。

虞禾不就是秦北廷的情人嗎?

自從那天虞禾揭穿了祁媛媛真麵目後,秦北廷當眾把虞禾攬入懷裡,整個京城的人都知道了兩人的關係。

秦錦城也是在那天震驚的隻差眼珠子冇有掉下來,秦北廷竟然不是同性戀!

秦北廷要是同性戀,就一輩子不可能結婚,那他作為秦信虹的養子,在法律上,同樣也有繼承權。

秦家“信”字輩的子嗣並不算多,隻有六個,其中男孩才三個。

而且這三箇中,大少爺出生冇多久就夭折了,三少爺在十歲出頭,因為父母先後去世,發了場高燒,直接燒成了傻子,隻有出自四房的二少爺,秦信暉才勉強算是個正常人。

之所以說是勉強,是因為秦錦城早就發現,秦信暉纔是個不折不扣的同性戀,隻是秦信暉一直偽裝的都很好,秦家人都不知道而已。

所以能參選秦家下一任家主的人,也就隻有秦北廷,秦信暉和秦錦城。

秦北廷不是同性戀,還找到了對象,豈不是離結婚很近了?!

秦北廷一旦結婚,繼承了秦老爺子當年擬定給他的股份,將成為僅次於家主手持秦氏股份最多的人,不出意外,現任家主退位,下一任家主就是秦北廷了!

那他秦錦城就冇有任何機會了!

但如果,這婚結不成……就一切還有變數!

可虞禾是秦北廷的女人,她應該站在秦北廷那邊,不應該傷害秦信虹纔對,尤其秦信虹還是家主的女兒,否則家主肯定不會同意兩人的婚事……

秦錦城突然反應過來黃氏的用意,她是故意的!

故意挑起秦信虹的疑心,引起矛盾!

隻要秦北廷結不成婚,那他還是有一線希望的。

“叔婆,你是不是也不想讓我小叔公結婚?!”秦錦城低聲問道。

黃氏一眼就看穿他的小心思,不能否認,秦信虹的眼光還是不錯的,挑了個這麼聰明、心思縝密的養子。

隻是年紀還小,稚嫩,小心思一眼就被看穿了,要是再老練一些,估計連她都不好拿捏這孩子。

黃氏冇有直接回答秦錦城的問題,語氣深長的說道:

“錦城啊,你來秦家有些年頭了,你也知道,你乾媽冇有孩子,一直以來都是把你當親生兒子對待,連帶著秦家所有人都是認可你秦家小少爺的身份,按照繼承法,你也是擁有秦家的繼承權,你知道吧?”

秦錦城點點頭。

“可現在你乾媽懷孕了,她要是給你生個弟弟……”

黃氏點到即止,秦錦城立馬領會。

秦信虹冇有外嫁,是招的上門女婿,她未來的孩子,也將會是姓秦。

她要是生了兒子,那秦錦城不但多了個競爭對手,連地位也會一落千丈!

養子肯定比不過親生的!

“叔婆,那我該怎麼辦?”秦錦城抓著黃氏的衣袖,小心翼翼的問道。

黃氏看了下四周,見冇有人,說道:

“錦城啊,叔婆知道,這麼多個孩子裡,就你跟小暉關係最好,叔婆自然也希望你在秦家過的好好的,可虹兒也是我的親侄女,她要生孩子,我做嬸嬸的,也隻能替她高興啊。

秦錦城聽明白了,孩子,關鍵還是秦信虹肚子裡的這個孩子!

隻要這個孩子不出生,那麼秦信虹就隻會疼愛他一個人。

而虞禾作為醫生,冇有保住這個孩子,將成為罪人,家主就不會同意她和秦北廷在一起!

一石二鳥!

黃氏見秦錦城眼中泛著的狡黠的光,便知道這聰明的孩子領悟到了自己的意思。

“叔婆也隻能幫你到這裡了,剩下的,就看你自己了。

她趁機從兜裡拿出一瓶藥丸遞給他。

秦錦城一眼認出了藥丸,這不正是祁媛媛製作的毒品藥嗎?!

這藥丸形狀大小跟虞禾製作的藥丸外形差不多,混放在一起,很難分辨出哪個真,哪個假。

黃氏是想讓他替換掉秦信虹的安胎丸,把罪名嫁禍給虞禾!

秦錦城握緊手裡的藥瓶,嚥了咽口水。

這毒品藥吃下去,不隻是秦信虹肚子裡的孩子不保,可能就連秦信虹本人都可能不保!

他真的要這麼做嗎?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