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翌日。

虞禾換上了凱威的校服,高挑的身材,把中規中矩的淺灰色校服穿的像時裝。

尤其百褶裙下那雙又直又白的大長腿,直接把旁邊的葉子蘇比下去。

兩人乘坐一輛車到學校,下車後,葉子蘇不著痕跡地跟她拉開了距離,不想做她的陪襯品。

但還冇有走幾步,兩人便看到了校門口拉著一個大橫幅。

【熱烈慶祝葉家二女兒虞禾同學四科目考滿分。

校門口還站著幾個穿著製服的女人,笑著給每一個來學校的同學頒發小禮品。

“為了祝賀葉家二小姐四科滿分,今天學校食堂免單,葉家請客。

領頭的人正是葉家的傭人小翠。

虞禾:“……”

這種高調、粗俗地做法,果然是暴發戶的行為。

葉子蘇見葉建明真如此高調炫耀,竟然破天荒的冇有妒忌,反而心裡有些高興。

她走回虞禾的身邊,用一幅經驗豐富的口氣說道:

“你第一次見這樣的場麵吧?一會爸爸會讓你在記者麵前發表感言,你可以先想好說什麼,彆到時候一緊張,話都說不清。

每年她過生日,葉家都會搞宴會,所以對於這種場麵早就遊刃有餘。

至於虞禾,從小在山旮旯裡長大,見過的人,估計都還冇有凱威一個年級的人多,到時候肯定會怯場,出醜。

“你要是不知道說什麼,可以這麼說……誒,你去哪裡?開放教室是往這邊走。

她說著說著,發現虞禾壓根冇有在聽,往教師樓那邊走去。

葉子蘇追上虞禾,拉住她,“你彆亂走,這裡是學校,那邊是教師樓,不比你在山裡,可以到處走。

她的聲音不小,吸引了幾個路過的同學地笑聲。

“哈哈,劉姥姥進大觀園。

“飛上枝頭的不一定都是鳳凰,野雞始終是野雞,改變不了本質。

“哈哈哈。

葉子蘇心裡暗爽。

她想要的就是這種效果。

“彆碰我,我要去哪裡不關你的事。

”虞禾啪地一聲打開她的手。

“你彆亂跑,一會迷路了,遲到了,會耽擱爸爸的事。

”葉子蘇一臉無辜地說道。

她這副楚楚可憐的樣子,落到旁人的眼裡,就像被虞禾欺負了。

“哎喲,脾氣還真不小,還真把自己當葉家的千金小姐了。

“就算長得好看,考滿分,但這野蠻的性格還真讓人喜歡不起來。

“畢竟是山旮旯裡出來的土包子,就算被葉家收養了,野丫頭就是野丫頭,成不了真千金。

虞禾清冷的目光看向那幾個嚼耳根的同學,說道:

“是啊,野丫頭就是野丫頭,成不了真千金;就像市井小人就是市井小人,進凱威鍍了層金,也改變不了其本質。

葉子蘇聽了她這話,臉上閃過一瞬的蒼白。

虞禾這是在嘲諷她纔是野丫頭。

那幾個嚼舌根的女同學聽到前麵的話時,還以為虞禾自己承認了,結果後半句竟然是罵她們!

頓時感覺真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虞禾懶得理她們,徑直去了教導主任辦公室。

“什麼?你要去十一班?是一班不好嗎?”

羅主任聽完虞禾提出的要求後,震驚了。

哪有放著尖子班不讀,去讀差班的學生?

仗著自己的學習成績好,也不帶這麼任性的啊!

更何況,葉建明今天還請來了一批記者,要報道學神進一班呢。

“冇有為什麼,你給我安排就是了,另外,給我安排一間宿舍,我要住校。

”虞禾說完,轉身離開。

麵無表情,目光清冷,高冷的很。

——

開放教室裡。

葉建明和學校宣發部正在招待記者,等著虞禾過來一起采訪。

然而,來的隻有葉子蘇。

葉建明把她拉到一邊,問:“虞禾呢?你怎麼冇有把她帶過來?”

“她應該是怯場了,剛纔在路上,她死活不肯來,也不知道去哪兒了,我拉都拉不住。

”葉子蘇一臉無辜的說道。

關鍵時刻掉鏈子,葉建明的怒火一下上來了。

“山裡出來的就是上不得檯麵!算了,還是取消掉記者對她的采訪,免得一問三不知,丟葉家的臉。

”他低聲說道。

葉子蘇見他生氣了,嘴角噙著一絲不易察覺的笑意。

“彆啊,爸爸,她不露麵,這新聞的真實性就不是很可靠了,她不過來,我們可以帶記者去班上找她,她應該是回班上了。

葉建明一想,很有道理,於是,請記者挪步,前往高二一班。

葉子蘇在前麵帶路,特地繞了一下路。

然後,記者們如葉子蘇所願,發現學校的宣傳欄前圍了很多人,在議論著什麼學神、作弊、不要臉之類的。

記者們的八卦敏感度是特彆強的,單憑著這幾個關鍵詞,就感覺是有新聞。

湊前一看,果然,還真的是發現了大新聞。

“你們就是虞禾的家人吧,作弊狗也好意思大肆宣揚!滾出凱威吧!”

有學生看到了葉建明,還帶著一批記者,紛紛吐槽起來。

“什麼學神,完全就是作弊!”

“還真以為是學神,原來是作弊,簡直就是嘩眾取寵!”

“這行為真的是太過分了,抄陸學長的解題思路就算了,連作文也要抄。

“老師,這種作弊行為有辱校風,把虞禾趕出凱威吧。

圍觀的學生七嘴八舌地,聽得葉建明一臉莫名其妙。

跟著一起來的宣發部門的老師人也聽的一臉懵逼。

待他們到宣傳欄前麵,看到上麵貼著的試卷時,葉建明突然感覺晴空霹靂,把他劈地僵在原地。

他臉色黑如鍋灰,與旁邊滿臉興奮忙著拍照片的記者的臉色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宣傳欄上貼著的是兩個人的試卷,兩份試卷的解題思路十分的相似,連作文寫得幾乎是複製粘貼!

試卷姓名分彆是:虞禾和陸辰宇。

陸辰宇,凱威學院院長的兒子!

凱威國際學院的學霸!

虞禾作弊就算了,竟然抄到院長兒子的試卷!

“不要拍,不要拍了!”

葉建明第一反應想去擋試卷,但整個公告欄貼地滿滿的,壓根擋不住。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