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虞禾看到秦北廷,有些意外他這麼快返回來了。

她想問小香豬怎麼樣了,但男人冷著臉,眼神陰鷙的盯著秦永超他們,並未看她。

“……”

再看跟在秦北廷身後的葉子蘇,虞禾倒是冇有太大的意外她會出現在秦家,她要不回秦家,才反常。

隻是既然都要回秦家了,回之前還對外婆那做那麼過分的事,虞禾就有些生氣。

“子蘇,你……”

與虞禾不同,虞老太看到葉子蘇,一臉驚訝。

再看她這一身比當初在葉家還要奢華的裝扮,虞老太便知道,這些日子,一直找不到她,原來是早就回秦家了,秦家也認了她身份。

雖然她之前也猜想到葉子蘇可能會來找秦家,但親眼看到,還是很震驚。

尤其是想起她走之前做的過分事,虞老太心裡更加的難受。

葉子蘇見到虞老太也在,突然有些心虛,但轉念一想,隻要自己不承認之前做過的事,她們就不能拿她怎樣。

而且,她也知道,虞老太不忍心對自己怎樣,畢竟自己可是她的親外孫女,這個世界上唯一的親人。

她現在要阻止的是,絕對不能讓虞禾留在秦家!

她原以為,經過自己這段時間的努力,再次見到虞禾,一定會比她優秀,卻冇想到,虞禾不隻是學神,還是受各大豪門世家追捧的無名神醫!

就連秦永超都掙著想要她留在秦家!

秦永超見同時進來的兩個人,突然有些頭疼,尤其是秦北廷。

他正顏厲色道:“既然都來了,那就一起聽聽虞禾的決定。

他拿秦北廷冇有辦法,便想著從虞禾身上下手看看,將她收為義女,秦北廷和虞禾不但恢複原來的叔侄關係,還能將無名神醫納入秦家,一舉兩得。

“恢複秦家三小姐的身份,自然是享受三小姐在秦家的所有待遇。

”秦永超對虞禾說道。

虞禾哪裡不明白秦永超的用意,就是想把自己收入秦家手中,一直以來她也冇少接收到各大豪門世家類似的請求。

但她看葉子蘇一臉緊張之色,故意問道:“我要恢複了三小姐身份,她呢?”

聞言,葉子蘇誠惶誠恐,生怕虞禾答應了,秦家就冇有她的位置。

她雙手不自覺緊握拳頭,強忍著內心的嫉妒與憤怒,等秦永超的回答。

秦北廷陰鷙的眼神轉向虞禾,像是冇想到她會這麼問。

小姑娘就這麼想恢複秦家三小姐的身份?

“信蘇畢竟是秦家血脈,恢複你三小姐的身份,她便是四小姐。

”秦永超說道。

信蘇,連名字也改回秦家信字輩了。

葉子蘇這速度可以啊!

聞言,葉子蘇掐了自己大腿一把,眼淚盈眶,說道:“虞禾,我可以不怪你當初不告訴我真實身份,可現在我好不容易找回自己的家,你怎麼這麼狠心,又跟我搶身份呢?我明明……”

“你明明當初不願意放棄葉家小姐的身份回山裡,仗著是顧澤的未婚妻,霸占著葉家千金的位置,逼葉家對外公佈虞禾是養女,自己繼續當千金!怎麼現在身份調過來,就不認了?”

秦北廷冷眸睨葉子蘇一眼,磁性的聲音染著冰霜似的,冷酷地打斷了她的話。

葉子蘇一怔,完全冇想到,虞禾都冇有開口,秦北廷竟然毫不留情的揭穿她!

她明明是她的親侄女啊!

葉子蘇眼神無辜的看著秦北廷,像是受了天大的委屈:“小叔,我……”

秦北廷完全不給她在說話的機會,“閉嘴,你那些破事,虞禾有的是時間跟你清算,你這麼急著送上門來,是活不過明天了嗎?滾!”

葉子蘇渾身一震,呆若木雞,臉色是一陣青一陣紅一陣白,被懟的體無完膚。

“……”

虞禾詫異的看著秦北廷,第一次發現,原來這個男人的嘴巴這麼毒的嗎?

秦北廷鳳眸一轉,落在秦永超身上,聲音冰冷:

“還有你,想要女兒,就跟你老婆努力再生一個,彆打她的注意!便宜女兒這麼好認領,還要福利院做什麼!”

他說完,無視秦永超他們的反應,牽著虞禾的手,強行把她帶走了。

虞禾完全被他的冷若冰霜,火藥味極濃的樣子給震驚到了。

雖然她早就知道,這個男人是戲精,有兩幅麵孔,翻臉如翻書。

但一直以來,秦北廷在她麵前,除了之前的病發外,向來都是溫柔體貼的,彆說發這麼大的火了,似乎連句重話都冇有對她說過吧?

今天突然發這麼大的火,吃火藥了啦?

擒在手腕上不勝負荷的力道讓虞禾眉頭輕皺,想掙脫秦北廷的手,卻遭來更大的力道。

“廷哥,你弄疼我了。

”她說道。

秦北廷陰沉著臉,不由分說把虞禾塞進了副駕駛座,看到後麵跟上來的虞老太,強忍著心中的怒火,讓她上了後座。

一路上,車廂裡瀰漫著仄人的低氣壓,氣氛極為的沉寂,就連想找小主人撒嬌的小香豬都分外安靜地趴在後座上,黑溜溜的小眼睛時不時警惕地看秦北廷一眼。

虞禾揉著揉發紅的手腕,看了一眼駕駛座上的男人,臉色陰森可怖。

她還是第一次見秦北廷生氣的樣子,還是不知道他突然生什麼氣。

外婆在,她忍住冇有問。

直到秦北廷把虞老太送到小區門口,後座車門一關,調頭回了四合院。

“廷哥,你怎麼了?”虞禾小心翼翼的問道。

秦北廷拔掉車鑰匙,解開安全帶下車,虞禾也要下車,剛解開安全帶,車門就被秦北廷打開了。

男人寬大的手掌一把擒住她纖瘦的手腕,再次強行把她拖出副駕駛座,一路帶到臥室,摔在床上,還順帶把房間門關上了。

外麵呲溜一下跟上來的小香豬直接撞到了門板上。

虞禾吃痛,悶哼一聲,剛要撐起身體,雙手被男人按在了床上,凜若冰霜的聲音從頭上傳來。

“你就這麼想當秦家三小姐嗎?”

虞禾莫名其妙,“我哪有!”

“冇有想法,你還連問有什麼好處?!”秦北廷嗔睨著她。



“……”

虞禾有些無語,“你生這麼大的氣,就因為我多問了句恢複秦家三小姐有什麼好處?你至於嗎?”

“至於!”

“……”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