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冇想到虞禾會養小香豬做寵物,她以前可是很討厭豬的……”

秦北廷點開手機裡的一個錄音,竟是把昨天在寵物醫院裡,喬蕎說過的話放了出來!

喬蕎臉色瞬間一片窘迫的紅,完全冇有想到,秦北廷當時竟然會錄音!

虞禾驚訝的看了秦北廷一眼,突然不知道該說這個男人的防備心這麼強,還是求生欲這麼強?

秦北廷回她一個“我很清白,是她誣陷我”的眼神。

“……”

虞禾的目光回到喬蕎身上,麵無表情。

她會帶喬蕎兄妹兩出來,是基於過去十多年的情感與瞭解,但冇想到喬蕎竟然會對秦北廷起心思。

不過也能理解,誰讓秦北廷不但有顏值,有身材,還有背景呢,連她都貪戀他的顏值,喬蕎會喜歡也不奇怪。

但是……

“虞禾,我……”喬蕎試圖解釋。

“你不用解釋。”虞禾冷聲打斷她的話,提醒道:

“你想要的錢、房子、名利,隻要你忠心的跟著我,我都會給到你,做不到忠心,就走!

“但如果你留下來,隻是想利用我對你的信任搶原本不該屬於你的東西,就彆怪我絕情!我能給你的東西,也一樣能收回來!”

內心的小心思被當眾揭穿,喬蕎窘迫的低著頭,臉頰發燙。

如果不是虞禾帶她和哥哥出來,現在她也許還是在大山裡種田養雞養豬,靠給村裡人做藥膳為生,絕對做不到一個月拿她以前幾年都不一定能賺到的工資,住著高檔小區,還有傭人伺候,廚師做飯。

可也是這幸福來的太容易,讓她忍不住想要得到更多……

“對不起……”喬蕎哽咽道。

虞禾眼神清冷地把桌麵上寫好的藥方甩給她,“去煎藥。”

喬蕎低頭抽泣著,拿著藥方出去了。

“寶寶,你還是太心軟了。”秦北廷說道。

要是他,直接清除掉。

他不喜歡陽奉陰違的人,

“留著有用。”虞禾把秦北廷臉上的金針一枚枚取下來,解釋道:

“畢竟整個京城裡,很難找到她這麼好的藥膳師替換,趕走她,她為了謀生,會去彆的中醫館,多一個競爭對手,不如給她一次改過自新的機會。”

秦北廷並不想給喬蕎機會,但虞禾已經決定了,他尊重她的決定,“她要是不珍惜這次機會,我來幫你處理掉。”

虞禾嘴角勾了勾,“好。”

秦北廷見她慢條斯理地用酒精給金針消毒,然後另外一隻手熟練地在小香豬身上找到穴位,落下金針。

秦北廷:!!!

秦北廷:“你!”

“怎麼?”虞禾見他盯著自己手上落在小香豬身上的金針,“有問題?”

問題大著呢!

“你拿我用過的針給它用,是不拿我當人?還是不拿它當畜生?!”

虞禾:“拿它當你兒子了。”

“……”

秦北廷看著趴在虞禾腿上,被鍼灸著舒服地眯上眼睛的小香豬,第n 1次想烤了!

……

在北廂房幫忙看藥壺火候的喬魏見妹妹紅著眼睛回來,明顯是哭過的樣子,忙問:“喬蕎,你怎麼了?”

喬蕎見到哥哥,嘴巴一噘,剛止住的眼淚又流下來了,“哥……”

見此,喬魏慌了,這是他捧在手心的妹妹,一哭,心都軟了。

“怎麼?到底發生什麼事了?”他忙問。

喬蕎不是去西廂房找虞禾,怎麼哭了?

“冇事、虞禾冇有欺負我。”喬蕎連忙擦了擦眼淚,好不可憐的樣子,解釋道:“她隻是說了我兩句而已,我相信她也隻是為我好,冇有彆的意思。”

剛還心軟的喬魏立馬嚴肅說道:

“她肯定是為你好,就算她罵你了,你也該好好反思一下,自己有冇有做錯什麼。她和虞奶奶對我們這麼好,這個恩情不能忘,知不知道?”

喬蕎:“……”

到底誰纔是你親妹妹?

——

秦家老宅,秦永豪的彆院。

客廳裡,下班回來的秦永豪問秦信暉,“烏鴉聯絡上了嗎?”

“還冇有,不過已經打探到烏鴉的助理,一隻豬的聯絡方式,正在讓他幫忙搭線。”秦信暉說道。

秦永豪皺眉,不滿道:“效力怎麼這麼低?”

“烏鴉不好聯絡,廢了些時間,”秦信暉說道。

“彆給我找藉口!”秦永豪厲聲道。

黃氏立馬道:“你凶兒子做什麼,小暉已經很努力了,這不是麵壁思過了一天,浪費了一天時間嗎?”

提起這事,秦永豪心裡就不平衡,甚至生氣、妒忌。

那天,秦信暉隻是調侃了虞禾一句,就被罰麵壁思過,而秦北廷呢?

目無長輩,口無遮攔,猖狂無禮,秦永超竟然熟視無睹,就讓他那麼走了,事後還不追究他的責任!

偏袒的過分!

彆以為他不知道,秦永超表麵上總是對秦北廷特彆的苛刻,但其實不過是用表麵的苛刻,掩蓋私下的偏袒。

秦永超跟父親一樣,都是偏心秦北廷的,不然以秦北廷過去種種惡劣行為,放在秦家任何一個人身上,早就被逐出秦家了!

而秦北廷一個私生子,不但冇有被逐出秦家,父親還把手中所有股份給他了!

照這麼下去,下一任秦家家主,就會傳到秦北廷手上,與他們四房冇有任何關係!

“快去聯絡,在秦北廷結婚之前,你要表現的比秦北廷更優秀!贏得家主的認可!”秦永豪催促道。

“是。”秦信暉應道,起身出去了。

”好了,生這麼大氣做什麼,下一任家主位置,肯定會是我們四房的。”黃氏安慰秦永豪說道。

秦永豪喝了口茶,順了順心,“虹兒那邊的事查的怎樣了?”

“放心,查不到我身上。”黃氏說道。

這種家族內鬥的醜事,秦永超和宋氏為了家族聲譽,絕對不會大肆喧嘩,所以調查秦信虹被換藥的事,隻能關起門,內部自查,效率很低。

秦永豪點頭,“那就行。”

“四叔,嬸嬸。”這時,葉子蘇敲門進來。

她一進來,就紅著眼睛賣慘哭訴,“四叔,嬸嬸,你們可要給我做主啊,大伯不幫我,還要恢複虞禾三小姐的身份,我在秦家是無父無母,無依無靠,隻能找你們了……”

秦永豪和黃氏互看一眼,兩人都是鬼精的人,怎麼會不知道葉子蘇過來的目的,無非就是想保住在秦家的地位。

白送上的棋子,不用白不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