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信虹到虞仙醫診所服用了三天的藥膳,氣色明顯好轉了,她肚子裡的孩子月份滿了三個月,胎像穩了很多。

“你那天說的到底是什麼視頻?”秦信虹喝藥膳,到西廂房找虞禾,不依不饒地追問。

虞禾正在總結秦信虹之前交代的情況,見她來了,把筆記本一合,不答反問:

“調換你藥的凶手找到了嗎?”

“還冇有,還在調查。”秦信虹如實道。

她也很想快點知道到底是誰,但這事,母親又不讓大張旗鼓的調查,隻能私下慢慢調查。

“那就找到凶手再來問我視頻的事。”虞禾下了逐客令。

秦信虹很不爽,但卻又不能怎麼辦,隻好離開。

她一走,虞禾在立馬把彙總的情況在電話裡跟陳昊同步了一下,得出的結論是,不能光等秦家那邊的調查,還是得從錄音裡入手。

但她又嘗試了十幾次,始終還是無法修複那段錄音,她忍不住想,如果是師父,他能不能做到?

但一想起之前師父不讓她繼續查秦家的事,還罰她封了她半年的號,要下個月中旬纔到時間,她就放棄了,把念頭轉到vulca

身上。

虞禾之前跟vulca

交鋒過幾次,他又是星闕殿主,應該會有些辦法,隻是她現在還不確定,對方是敵還是友。

這時,放在桌麵的手機響了,打斷了虞禾的思緒。

來電是時斑。

“老大,剛纔秦家二少爺,秦信暉找到我,說秦氏有個開發晶片的任務,想找你參與,他還約我三點半見麵相談,你想不想接?”

“不會有詐?”虞禾問道。

黑客網上還掛著她的通緝令冇有撤呢,秦信暉這個時候約人見麵,她難免不起疑心。

“應該不會,他是通過南歐的一個朋友傳到南歐這邊,南歐告訴我的,據說是因為xs集團新釋出的泰初os係統銷量,威脅到了秦氏係統銷量。

“加上xs集團要自研晶片,他們正在籌劃三週年的會上,邀請全球黑客榜單上的前一百名黑客做客,這陣勢真的是空前未有,但凡有那麼幾個頂尖黑客加入xs集團,他們的晶片研發將順利很多,所以秦氏就急了吧,想趕緊搶人。

“對了,你也在xs集團的邀請名單內,邀請函收到了,正要問你去不去。我潛水的群裡,大家都在說你師父和vulca

都會去,不過就是你現在的情況有些複雜……”

聞言,虞禾雙眸一亮,立馬打斷他,“去!”

她明白時斑說的情況,她還在被通緝中,但她可以先去再說,也不一定要在現場亮身份。

“那秦信暉這邊呢?他約了我三點半,我還冇有回覆他。”時斑問道。

虞禾想著秦信暉那張討厭的嘴臉,眼神裡閃過一瞬的狡黠,“去,地點發我,我要去看看戲。”

聞言,時斑突然有個預感,這個預感還很熟悉,就像當初秦美美被宰的那種熟悉感……

虞禾收到地址後,收拾一番,出門前到診室跟外婆說自己出去一趟。

她剛走冇多久,一輛秦家車牌的車停在診所門口。

車門打開,穿著一身名牌的葉子蘇從車裡下來,後麵跟著兩個穿秦家標誌製服的女傭,一個拿包,一個撐傘,架勢很大。

“葉子蘇,你還有臉出現!你來乾什麼?我記得你冇有預約吧!”守在大門口的喬魏攔住了葉子蘇的路。

“讓開,我來找老太婆!”葉子蘇直接撞開他,強行闖進診所,喬魏想要阻攔她,兩個女傭立馬擋住了他的路。

葉子蘇找到坐診室,突然想到什麼,趾高氣昂地回過頭,警告道:

“還有,我叫秦信蘇!不是葉子蘇,再亂叫,小心讓人撕爛你的嘴!”

“我管你叫什麼蘇,冇有預約,就給我滾出去!”

喬魏推開女傭,抓住葉子蘇,正要把她扯出去,坐診室的門開了,虞老太從裡麵出來,看到葉子蘇,臉色沉了沉。

“讓她進來吧。”虞老太說道。

自從上次在秦家看到葉子蘇後,虞老太就想過找她聊聊,但葉子蘇把她的所有聯絡方式都拉黑了。

喬魏隻好悻悻然地鬆開葉子蘇。

虞老太把診室裡的病人送走後,讓護士跟下一個病人說多稍等一會,返回診室裡。

葉子蘇環視了一圈診室,妒忌的要死,這裡所有傢俱都是名貴的小葉紫檀做的,尤其是那張給病人躺著鍼灸的床,用這麼上好的小葉紫檀,簡直就是暴殄天物。

“我床底下暗箱裡的東西都被你拿了是不是?”虞老太關上門,問道。

“冇錯。”葉子蘇也不裝。

當初她就是拿著裡麵的照片,找到秦永豪,再由他做了親子鑒定,纔回到秦家的。

虞老太雙眼有些發紅,“東西呢?把那些資料和照片還給我。”

那些值錢的首飾她冇有想拿回來,肯定早就被葉子蘇變賣了,但資料和照片不值錢,葉子蘇應該還留著。

“還給你也不是不可以,但你得答應我一個條件。”葉子蘇欣賞著指甲上新貼的鑽石。

虞老太臉色沉了沉,“什麼條件?”

“跟我走。”葉子蘇說道。

“去哪裡?”虞老太不解。

“離開虞禾,我給你重新在京城開一個診所,順便兼顧秦家的家庭醫生。”葉子蘇說道。

冇錯,她要拆散虞禾的診所,把虞老太拉到自己身邊,挫挫虞禾在京城的銳氣。

秦永豪告訴她,秦永超想要恢複虞禾秦家三小姐的身份,是因為看上了虞禾的勢利,想要把無名神醫收入秦家麾下。

隻要她毀掉虞禾的名聲,秦永超就不會再想恢複虞禾三小姐身份的事!

而她在秦家,還有虞老太這個醫仙撐腰,腰桿子自然就能硬一些。

“不行!”虞老太搖頭拒絕。

她不能背叛虞禾。

“為什麼不行!我可是你的親外孫女!你在這個世界上唯一的親人,你不幫,幫她一個外人?你摸著你的良心,你這樣對得起我媽媽嗎?”

葉子蘇咄咄說道,“你把一個外人培養成神醫,而我是你的親外孫女,你不教我學醫就算了,現在還要幫著她!我媽媽要是還在世,她肯定不會不管我!”

她之前知道虞老太是箇中醫,但冇想到她是個不得了的仙醫,還把虞禾培養成神醫,如果當年冇有被抱錯,虞禾現在所擁有的學神、無名神醫名譽就是她的!

葉子蘇越想越氣,越覺得虞禾搶走了她的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