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回診所的路上。

“30億加2%的分成,xs集團不一定能給到這麼高的價格,你不會又想故意吊著秦家吧?”時斑開著車,問向坐在駕駛座上的虞禾。

虞禾正在給阮甜心發著資訊,眼皮都不抬一下,“你以為晶片一兩年就能研究出來?”

完全自研的晶片,快的話,十年八載的,慢的話,就不知道了。

“那倒不是,隻是覺得,xs集團雖然現在前景很好,但他的資金不如秦家雄厚,用人成本不一定能給那麼高,就怕他們開低價了,不利於你跟秦家抬價坑一筆。”時斑說道。

虞禾:“……”

她要去xs集團也不一定是要去開價的好不好,她主要目的是去找人。wap.kanshμ5.ξa

“對了,秦信暉說的通緝令的事,你準備怎麼辦?要不我讓南歐找人去覈實一下?”時斑又問道。

誰也想不到國際通緝令還能這麼玩的,不是真的抓人,而是找人。

但兩人也都不確定秦信暉說的是真是假,最好還是找人覈實一下。

“不用了,我已經讓甜心找人去覈實了。”虞禾說道。

車到了診所門口,虞禾解開安全帶,“一號等我聯絡你,一起去xs集團三週年會。”

時斑:“行。”

虞禾下了車,在門口的喬魏立馬迎了上來,說道:“虞禾,葉子蘇在你走後來找過虞奶奶。”

虞禾眉頭輕皺,她還冇有找她,她倒是先找上門來了。

虞禾把回來路上打包的奶茶交給喬魏,讓他分給大家,然後自己放下包,洗了手,敲門進了診室。

診室裡,虞老太剛幫一個病人施完針,叫最後一個病人,虞禾讓她去休息,自己來看。

剛好最後一個病人認識虞禾,激動地不得了。

自從虞禾揭穿祁媛媛真麵目後,虞仙醫診所在京城又火了一把,每天慕名而來的人踏破了門檻,但虞禾規定,診所一週隻開診五天,每天就看十個號,提前一週放號。

看病的線上預約,提前上傳以往病史和治療史,疑難雜症病史優先,不接受現場掛號、急症,普通感冒、小傷勿擾。

至於醫藥費,隨緣收,心情好還能免費看診。

就是這麼任性。

於是病人過來看病就像開高級盲盒似的,遇到無名神醫是賺大了,但虞老太也不錯。就是特彆難掛號。

虞禾給病人看完病,開了藥方,讓護士小晴拿給喬蕎,自己回了西廂房。

虞老太正在廳裡逗著小香豬玩玩,見虞禾回來了,“呲溜”一下,跑到虞禾腳邊蹭。

虞禾蹲下身,撫摸著它,問向虞老太:“葉子蘇來找你什麼事?”

“她讓我跟她走,她在京城給我開個診所。”虞老太如實的說道。

虞禾:“……”

貪心不足蛇吞象。

“你放心吧,我不會去的。”不等虞禾問,虞老太自己給了一個答案。

虞禾還擔心外婆會不會被葉子蘇矇蔽,現在看來,是她多慮了。

她起身過去抱了抱外婆,“不管您去不去,我尊重您的決定,也不阻止你們有來往,但如果她再傷害您,我絕對不會放過她。”

上一次高利貸的賬還冇有找她算呢!

虞老太抱著虞禾,鼻子突然發酸,眼眶發紅。

這麼貼心的外孫女,她怎麼捨得背叛?

三天後。

六一兒童節。

虞禾一早收到一盒秦北廷送的一盒巧克力糖。

“寶寶,兒童節快樂。”

虞禾:???

虞禾:“我成年了!”

秦北廷親了親她額頭,“補過去十一年拉下的兒童節禮物。”

虞禾拆了顆糖,丟進嘴裡,“那怎麼隻有一份?不應該十一份?”

“一年一份,以後慢慢補回來。”秦北廷說道。

“好。”虞禾嘴角上揚,挺甜的,又拆了一顆,丟進嘴裡。

兩人吃過早餐,秦北廷出門前,跟虞禾交代道:

“我晚上要去參加一個活動,估計會很晚,今晚不回來,住天禦,你晚上一個人無聊的話,可以讓甜心過來陪你。”

聞言,虞禾雙眸一亮,正好她今晚要去參加xs集團的三週年會,晚上也不回來。

她立馬應道:“好,彆喝那麼多酒。”

秦北廷有些詫異,今天小姑娘竟然不陪他去上班,之前每天陪著他去公司,雖然辦公的時候有些麻煩,但有小姑娘陪在身邊的感覺很好,突然不陪他去上班,讓他還真是有些不適應了。

不過今天是xs集團三年週年會,他想到應邀的名單裡烏鴉的名字,眼神暗動。

“好的,聽寶寶的話,我去上班了。”

“趕緊去吧,不然要遲到了。我準備睡個回籠覺。”

虞禾懶懶散散地揮揮手,打著哈欠假裝要回房間。

秦北廷不動聲色地把她的催促看在眼裡,還假裝冇看出來,挑起她的下巴,親了親她的櫻唇,才轉身離開。

虞禾回到房間裡,聽見院子裡的車走了,立馬換了套衣服,給時斑打了個電話,“過來接我吧。”

時斑過來接了虞禾,先到了一家造型工作室,做了個造型,一起的還有南歐。

他是xs集團泰初係統的代言人,今晚自然也會到場。

兩人分彆在兩個化妝間裡,化妝師給虞禾化個偏妖豔的妝,一頭墨髮捲了大波浪,大紅唇,換上一條黑色抹胸高開叉禮服,襯得她皮膚白得發亮。

黑色是烏鴉的顏色,神秘、靜寂而富有理性,搭配著妖豔的妝容,過分的妖冶。

時斑敲門進來,看到與平時清冷風格完全變了一樣的虞禾,驚豔了,“很有反派的樣子!”

連在娛樂圈閱過無數美男美女的南歐也不由多看了一眼,隨後用健壯的身體擋住了時斑的視線,“寶貝兒,彆被掰直了。”

虞禾:“……”

時斑從南歐身後出來,把一張黑色燙金的邀請函遞給虞禾,說道:“這是烏鴉的邀請函。晚點我要陪南歐從後台入場。

“你從前門的時候,自己小心點,我聽說,世界黑客榜的前一百名都去了,一開始戚總向他們發出邀請的時候,應邀的人數不多,但聽說你會去,全都來了。”

虞禾:“………………”

都衝著她這個行走的10萬美金來的?!-